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渡江战役老战士王美田:“拆敌人电话线,子弹擦耳飞过”

2019-05-07 08:4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年轻时期的王美田。

近日,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内,“胜利记忆——解放南京部分参战老战士口述史实展”吸引了众多参观者,展览中的14位老战士,有一位就是王美田老人。 

王美田,山东济宁人,1931年出生。1948年9月参加革命,195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在第35军103师电话连担任电话员,后随103师南下到衢州军分区。解放战争期间荣立三等功1次、四等功2次。后转业至杭州,1991年离休,现定居杭州。

向老乡借澡盆,池塘里训练划船

“渡江之前,上级领导给我们做动员,说这是一次大战役,比较艰苦。”王美田说,部队当时驻扎在香泉镇,离江浦县城不到20里。

“当时有些战士年纪比较小,很多人不会游泳。民间也有一些传言,说长江水无风三尺浪,长江里还有江猪,会咬人。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就和他们做思想工作,要解放全中国,为人民服务,就算牺牲了也是光荣的。”王美田说,到后来,战士们都士气高涨,哪怕不会水也争着往前冲。

后来部队还对战士们进行了训练。“就是找老百姓借洗澡洗衣服的大盆,让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上池塘、河沟去学游泳、划船。”王美田说。

此外,他们还向老百姓借铁锨等工具,修防御工事。“部队十分守纪律,借东西都要登记,是在什么村,向什么人借的。用完后统一收取,逐一归还。”他说。

以战养战,拆敌人电话线

“4月20日,我们103师接到攻打江浦县的任务,我听着师长指挥,一边背着电话机,一边扛着线,随时给307、308、309团下指令。”王美田说。

到了夜里12点,外围战斗基本就结束了。12点以后,师长通过电话给3个团下命令,开始向城里全面进攻。次日拂晓时这个地方就解放了。

“当时我军的电话线设施为单线接通,国民党电话设施比我军先进,是双线接通的。采取以战养战的策略,攻打江浦县之后,我们需要把国民党电话线拆下来。”王美田说,自己个子比较矮,行动灵活些,于是爬到电线杆上取电话线。“谁知城墙上还有没撤退的国民党敌军,藏在暗处,朝电线杆上的我‘啪啪’射击。我感觉到子弹擦着耳朵飞过。下面的首长和战友们焦急万分,大声朝我喊,快下来!我连爬杆的设备都没来及卸,就顺杆滑溜了下来。”

坐能拉火车车厢的大型渡轮过江

接下来,部队就到了浦镇附近,随后又到浦口过江。“我们过江的时候,坐了一艘可以运火车车厢的大型渡轮。渡轮非常大,火车沿着铁轨直接开到江边,渡轮上有专用的轨道,火车车厢可以分节推上来,乘客都不用下车。我们一个师的战士,全部到这个船上过了江。”王美田说。

部队进城后,驻扎在原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厅。“进驻南京后,因为我电话员的身份,不允许单独上街,每次外出都很珍惜。有一次我和两名战友在新街口,看到一家照相馆,于是大伙儿就进去,一人拍了一张照片作纪念。照片直到今天我还珍藏着。”

本报通讯员 张洪 张婉颖 邢慷

本报记者 李子俊

作者:李子俊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宫颈癌二价、四价、九价HPV疫苗进入市场后,市场供应一直“冷热不均”。近日,供应充足的二价疫苗宣布在我市秦淮、鼓楼等6区针对9—18岁人群“第三针免费”,而四价、九价疫苗仍“一针难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