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 正文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守好长江江苏“第一站”, 引吭新时代“长江之歌”

2019-04-29 16:40图文来源:新华报业网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曲《长江之歌》唱出万里长江的磅礴宏壮。

万里长江进入江苏省的“第一站”就是南京。南京是全省唯一跨江布局的城市,长江南京段拥有干流岸线约190公里,占全省23%。进入新时代,置身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石头城下,阅江楼前,滚滚长江又掀时代巨浪。

“作为长江江苏段‘最上游’和省会城市,能不能守护好长江‘母亲河’,不仅关系南京自身,更关系下游地区及更大范围可持续发展。”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说。

水清岸绿江豚现

“石燕拂云晴亦雨,江豚吹浪夜还风。”唐代诗人许浑在《金陵怀古》诗中写到的“江豚”,2013年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极危物种。如今在长江南京段,驻足鱼嘴,漫步江滩,江豚出水已是司空见惯。

杨镜龙,原是江边一渔民,大半辈子捕鱼捕虾,靠江吃江。2014年9月,南京长江江豚省级自然保护区正式成立,禁止一切进入保护区的违法捕捞等破坏环境的行为。他“上岸”后换了个身份,与江豚“化敌为友”,成了长江三桥江豚观测点的保护员。

据多个观测点统计,去年一年,江豚频频出水,和南京市民打了1950次照面。和江豚的关系的微妙变化,印证着城市发展理念转型。为了避免打扰这些江中邻居,今年初,南京市修改了锦文路过江通道方案,三塔悬索桥改为双塔悬索桥,避开江豚核心保护区。在2014年,长江五桥开工建设前,南京就首次对江豚保护区进行了长达半年的影响论证。

古人用“共饮一江水”的诗句,赞美长江水之清之净。时至今日,南京人的饮用水源仍全部来自长江,沿江布设有8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按照省环保厅要求,涉及南京段的17个问题隐患于去年底全部完成整改。

南京正在打造区域航运物流中心,江面主航道船只穿梭不息,如何控住“移动的污染源”?南京市交通运输局航运处处长何宝林说,市里选址江北新区和新生圩港区建成船舶洗舱水、船舶生活污水集中转运上岸设施,对过往停泊船只进行闭环管理,实现零排放。统计显示,去年南京市交通部门取缔江上“三无”船只956艘,拆解632艘。

江水清了,江岛也美了。2011年,千余户“岛民”搬出了江宁区新济洲岛,湿地修复随即展开。如今,新济洲国家湿地公园岛上的鸟类已经从当年的103种增长到去年初的162种。每年冬季,新济洲中心的明珠湖上,上万只野鸭聚集畅游,蔚为壮观。在江心洲岛,开发建设工程为一条水杉大道“让路”,一条绿道贯穿全岛,40年枝更繁叶更茂……在长江经济带上,拥有1154万公顷的湿地,因其强大的生态净化功能被誉为“长江之肾”。如今,长江南京段湿地保护率约为70%。随着今年六合兴隆洲省级湿地公园修复,鼓楼、江北新区长江沿线湿地保护区建设,以及六合龙袍、栖霞沿江湿地修复,这一数字将提升到80%。

长江之美,在江更在岸。去年7月,浦口区用35天时间打了一场岸线整治“歼灭战”。拆除61个罐体、7000多米输送带、21个砂场。至此长江浦口段全线再无一家工业生产企业,重现“生态江岸”。南京市水务局负责人介绍,近两年,通过拆除原有码头、企业、居民棚户等各类岸线无序占用设施,约有55公里生产岸线被改造为生态、生活岸线。目前,南京市长江生态岸线103公里,生活岸线100.7公里,生产岸线71.8公里,分别占37.4%、36.5%、26.1%。

春风又绿江南岸,也绿了长江北岸。截至目前,长江两岸绿化造林面积达8.5万亩。今年植树节前夕,江苏省林业局审核认定,南京市林木覆盖率达31.15%,超过徐州,首次跃居江苏省第一。水清岸绿,鸟翔豚嬉……南京,正一点点吐露一座滨江城市的气质芳华。

燕子矶涅槃新生、省控入江支流北十里长沟西支告别“五彩河”……25日,江苏省长江大保护现场推进会期间,江苏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市长蓝绍敏亲自做“向导”,展示长江大保护的南京作为,引得兄弟城市纷纷点赞:“老化工园区河道治理难度相当大,南京的做法值得学习借鉴!”

自古“治国先治水”,讲的是治水之难之艰。沿江巨变的背后,是南京对长江大保护的极端重视,以及一整套系统化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

去年4月,张敬华书记在专题研究滨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时强调,“要坚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极端负责的态度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守护好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南京的生命河。”

去年12月,蓝绍敏市长在乘船调研长江经济带工作时指出,“要做好保护与修复的文章,治理污染不讲条件、严控空间不让分毫、修复生态不打折扣。”

一年多来,南京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多次调研长江生态环境,屡次召开专题会议,以“极端重视”的态度,“力度空前”的作为,切实扛起省会城市的责任担当,打响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

“绝不让一滴污水流入长江,已成南京上下的共识。”南京市水务局规划计划处肖毕伟说,“南京入江支流多达28条,为确保入江支流水质达标,去年6月起,四套班子主要领导每人认领一条劣V类入江支流,先后开展专题调研50余次,治理难度最大的金川河由市委书记认领。”

“长江大保护,南京始终将‘共抓’摆在重要位置。”南京市“长江办”负责人说,长江流经11省(直辖市),仅南京段就涉及8个区几十个部门。破除“九龙治水”,南京成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市长任组长,常务副市长任办公室主任,协调统筹不同区域、不同部门共同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持续改善长江南京段生态环境质量。去年4月,市政府牵头,水务、发改、规划、交通运输等十几个行政主管部门和各区政府建立长江岸线保护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协调重大事项。自此,长江岸线保护“九龙”变“一龙”,奋力谱好“协奏曲”,下好“一盘棋”。

用不变的“法”管理流动的“江”。去年4月,南京在全国率先出台实施《长江岸线保护办法》,长江岸线保护纳入法制化轨道;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牵头编制《南京长江两岸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规划》。今年,南京市生态环境局牵头编制《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实施方案》《南京市滨江生态环境保护要点》《南京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实施方案》……系统化制度创新和政策供给,让长江大保护有章可循,令行禁止。

滔滔江水永不休,长江保护不止步。南京把大保护具体到每个年度和每个项目,制定“南京市长江经济带专项提升行动计划”,排出四大类100个项目,今年计划投资160亿元。把目标具化成一个个项目,一条条任务,画定时间表,给出路线图。

治江先治河,治河先转型

河流汇江江汇海,有没有“一江春水向东流”,关键看入江河流清几许。统计显示,南京全市共有入江支流28条,南岸16条,北岸12条。去年,南京启动主城区劣Ⅴ类水体整治提升行动,对主城入江河道及支流进行系统治理,全市域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在已完成72条河道水环境治理工程基础上,今年计划再实施91条。目前,7条省控入江支流水质已经大幅改善,今年前三个月全部达标。

“从已经掌握的情况看,长江岸线排口非常复杂,有的排口在枯水期才会露出来,调查难度相当大。”环保部相关人士介绍,在南京的入江河流调查中,用上无人机、无人船、热红外成像和管道机器人等“神器”,确保全面掌握每个排口的情况,并绘制出一张最细致的水系图。

“江南2公里,江北3公里,我们正在大江两岸拉网式排查排污口,确保全覆盖无死角。”南京市生态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说,为解决污水进入金川河问题,最近正在对城北污水管网进行全面摸排,清掏污水管道内的淤泥,堵塞雨污井互串渗漏点。据悉,今年主城内1400公里污水主次管道将全面体检,同时扩容3个污水处理厂、新建八卦洲污水处理厂,为推动全流域水质达标、打赢碧水保卫战创造条件。

长江大保护现场推进会强调,要深刻认识到长江生态环境之“病”,本质是发展方式之“病”、发展理念之“病”,解决突出问题、抓好长江大保护,唯一正确的选择是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江苏责任重大、责无旁贷。长江江苏段的“病”不治好,整个长江就谈不上健康;江苏沿江环境质量没有根本性改善,整个流域生态环境质量就谈不上好转;江苏沿江转型发展没有大的提升,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就缺少重要支撑。

把脉河流生态,问诊的是岸上产业。燕子矶片区是南京的化工业集中区,鼎盛时期拥有化工生产、仓储物流、砂场码头等各类企业404家。近年来,南京市累计投入150多亿元,完成全部404家企业的关停搬迁。如今,幕燕滨江风光带、燕子矶滨江公园建成开放,燕子矶滨江湿地公园正在加快实施,6.4公里生态岸线成市民亲江近水好去处。南京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换得似曾相识“燕”归来。

铁腕治污和产业转型并举。近两年,南京先后关停、转移、重组、升级化工企业131家,江北化工园聚焦石化、新材料两大产业链,提升安全环保水平。目前南京市相关部门已经签署梅钢转型战略合作协议,确定南化首批转型项目清单,与复星集团初步拟定南钢转型协议,金陵船厂正在搬迁选址。从当年的“电气化特”到如今的“4+4+1”主导产业,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已成为南京发展的鲜明色调。

1月2日,在南京新年首会——2019年南京市创新名城建设推进大会上,扬子江生态文明创新中心正式揭牌。这是南京市和南京大学共同推进的高水平科技协同创新平台,将建设“生态眼”系统,打造长江生态保护的“智慧大脑”,全面、实时、动态感知长江生态环境状况,为新时代《长江之歌》加入曼妙“科技音符”。

江城相融打造“南京外滩”

春节期间,持续了一个月的青奥艺术灯会点亮了扬子江畔。灯火璀璨的大江景与桨声灯影的秦淮风交相辉映,刷爆了南京人的朋友圈。

令人遗憾的是——“南京眼”的绚丽夜景在南京沿江岸线上并不多见。夜晚登高眺望,南京江北一侧仍是漆黑一片。就是江南,滨江夜景也未串珠成线。

溯江而上,遗憾更甚。在沿江内陆城市中,南京和武汉、重庆一样,依水而居,临江而建。武汉亮眼的滨江天际线早已成为城市风景,2017年又提出将长江主轴打造成世界城市中轴文明景观带;嘉陵江夜景亦是重庆的重要标识,近年来,又响亮提出将“两江四岸”打造成“世界级城市滨水景观”。反观南京,滨江地带“城不见江、江不见城”的现象依然存在。“相比武汉和重庆,南京长江段岸线曲折,江面宽窄不一。最窄处仅300多米,最宽处超3公里,客观上对滨江景观打造带来了难度。”南京市规划局详规处负责人说。

好消息是,南京正迎难而上。《南京滨江地区总体城市设计》《南京市域滨江岸线利用详细规划(2014-2030)》等规划相继出炉,南京滨江地区即将“涅槃”。

翻看规划,南京滨江核心地段细化分为包括河西-现代科技片区、鼓楼-民国风韵片区、幕燕-大山大水片区等在内的“八大片区”;规划建设绿水湾湿地公园、江心洲洲头洲尾、幕府山观景台、上元门观江平台等九个“滨江城市客厅”;南京长江二桥至三桥之间约30公里范围作为南京滨江核心地段,将打造成“山水交融、古今辉映的世界级山水城市主轴”。

“长期以来,长江横亘南京主城之外。进入江南江北双主城时代,长江已经成为一条穿境的‘内河’。未来,城与江的联系将更加紧密。”南京市规划局相关人士介绍,正在进行快速化改造的扬子江大道将特设行人地下通道,提升滨江风光带的通达性。滨江夜景将打造成南京标志性城市景观。“腹地融合,江城一体,未来,滨江地区就是南京的外滩!”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不发展,而是要坚持新发展理念,推进全流域的高质量发展。”南京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共抓大保护突出一个“共”字,南京作为省会城市、南京都市圈中心城市、长三角特大城市,必须切实扛起长江大保护的责任,与整个长江经济带上下游兄弟城市协同共舞。

新的目标已经确立,南京长江段将打造成“绿色生态带、转型发展带、人文景观带、严管示范带”。新时代的《长江之歌》已经唱响——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

看石头城下,一条大河波浪宽!

作者:仇惠栋 鹿琳 王世停责任编辑:邢宝文

周刊

11月8日至15日,将在南京市举办首届“南京墨竹一家亲 格桑茉莉共芬芳——格桑花开南京墨竹周”活动。这是南京市和墨竹工卡县拓展交往、交流、交融渠道的一次崭新尝试,这也是南京市关爱墨竹工卡县人民群众、关心支持墨竹工卡县发展的又一创举。[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