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72岁仍山间奔波 一位“脚板医生”对五代人的呵护

2019-04-28 13:48图文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贵阳4月28日电 题:一位“脚板医生”对五代人的呵护——记贵州省湄潭县乡村医生雍元书

新华社记者李春惠、肖艳

贵州省湄潭县复兴镇湄江湖村乡村医生雍元书坚守山区51年,服务五代湄江湖人,他的足迹遍布每一条山间小道。如今,71岁的雍元书为了村民健康,每天仍背着出诊箱奔走山间。

初心:14岁就想做医生

“14岁我就想做医生。”雍元书说。

湄江湖村是武陵山区中的一个小山村,地处三座山之间,中间被湄江湖拦腰分成两半。20世纪五六十年代,湄江湖村缺医少药,生病的人尤多,小病丢命不时发生。雍元书的一个弟弟中暑死亡,另一个弟弟和妹妹被麻疹夺走生命,14岁那年,他成了家中独子,“多希望自己是医生,救回他们的命!”

1968年,雍元书成为一名赤脚医生,对工作充满激情。他用“一把草”给村民治病,村民散居大山中,一家接一家看病,他常常三五个月不回家。他还用“一根针”治病,有人上坡干活,风一吹,面瘫了,脸扯着,眼斜着,嘴巴歪到耳根。通过扎针灸,一个月五官就“复位”。

跌打损伤在农村最常见,雍元书摸索出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续筋接骨,消肿止痛。村民田景贤回忆,30多年前她皮肤过敏,外地一位医生认为缺钙,在她左臂静脉注射氯化钙,但是漏针,注射到肌肉组织里,左臂肿胀不消。

“医生说要截肢。”田景贤说。

雍元书想保住她的手。注射封闭药、用新鲜草药敷患处。渐渐地,手臂紫色淡了,开始有了红润。3个月后,手臂抬起来了。再敷药3个月,能端碗了,一年后痊愈。

雍元书声名鹊起,但很少有人了解背后的努力,有的采药点远至正安县、绥阳县,常常一去十几天;扒拉荆棘寻找草药,经常老伤没好新伤又来;经常亲自试药,各种苦痛尝遍。

最苦的是进药,需挑着药过悬崖、爬陡坡、穿树林,有一次下大雨,树枝把装药的纸箱刺穿,一些药漏在山间,雍元书回村才发现,心痛得又跑回去……

暖心:船沉丢我一条命,船不沉我救两条命

20世纪80年代,雍元书从湄潭卫校毕业,经过考核转为乡村医生。他依然用暖心的服务呵护着病人,给许多人带来生的机会。

1989年初春的一天凌晨,急促的敲门声把雍元书惊醒。敲门男子是马山镇清江村的李玉中。原来,清江村的王明会生下孩子后产褥感染,持续高烧,情况危急。

出于救死扶伤的本能,雍元书抓起药箱就走,到湖边一脚踏上小船,“那一刻,我忘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雍元书说。

雍元书回忆,他抱着出诊箱,3米来长的竹竿在水里划一下,小船波动一下,他的心就颤抖一下。一路上,他头皮绷紧,牙关咬紧,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船沉丢我一条命,船不沉我救两条命。”

当雍元书赶到患者家中时,母女均在高烧,母亲已经意识模糊。输液、打退烧针……最终母女脱险。

51年来,雍元书累计上门诊疗1.2万余次,治愈重症病人300余人次,免掉医药费10余万元。

仁心:一生的愿望就是给村民防病治病

近几年,村里修通了水泥路,雍元书的服务内容也增加了预防疾病、公共卫生管理等。全村3000多人中,65岁以上的留守老人有300多名。近日,记者跟随雍元书走访69岁的梁龙菊,她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病,雍元书一个月至少去一次。

雍元书脚步轻快,40分钟就从卫生所走到了梁龙菊家门口。

戴上听诊器,雍元书为梁龙菊听肺部声音。梁龙菊曾患严重肺气肿,雍元书往她家跑了两个月,将梁龙菊从死亡线上拽回。

“没问题。”

雍元书蹲下来,把梁龙菊的裤脚撩开。“有点水肿。坐着不动,血液循环就差了。每天要走走,拄着棒棒也要走。”雍元书说。

他的诊疗箱里有台式水银血压计和腕式电子血压计,担心撸高袖子使梁龙菊受凉,雍元书拿出后一种套在她手腕上。

“血压正常。平时少吃盐!”雍元书去厨房拿盐罐,舀出一小勺说:“一个菜放这么多,多了血压要上来。”

雍元书为梁龙菊一家四代看过病。她的公公周占荣30多年前去世,去世前头痛脑热都找雍元书。女儿周建琴长蛔虫,家人把给牲畜吃的兽药敌百虫片给她吃了,找雍元书。外孙拉肚子,也找雍元书。

还有刘静一家四代;

金大勇一家五代;

熊永财一家五代;

雍张杰一家五代……

“我一生的愿望就是给村民防好病、治好病。只要还走得动,就想为大家做点事。”雍元书说。

在卫生室药架上,放着一张写着“天地仁心”的牌匾。这块牌匾是患者对雍元书的感激和赞誉,更被雍元书看作对自己的提醒和鞭策。

作者:李春惠、肖艳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