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网约车乘客开门与电动车相撞致死 滴滴是否担责

2019-04-26 07:3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一位网约车乘客下车开门时,车门与一辆电动车相撞,致骑车人死亡,滴滴公司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

网约车乘客开门与电动车相撞致人死亡

滴滴公司是否担责?法院:要!  

一位网约车乘客下车开门时,车门与一辆电动车相撞,致骑车人死亡,滴滴公司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

近日,秦淮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滴滴公司与驾驶员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这一判决。 

“这是我市法院系统近年来审理的首例此类案件。”昨天晚间,市中级法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 

案情简介

2018年7月11日,网约车驾驶员胡某驾驶轿车在某公交站台附近停车时,乘客王某开右后门下车过程中,车门撞上骑电动自行车的顾某,造成顾某连人带车倒地受伤,后顾某抢救无效死亡。顾某丈夫、儿子将胡某、王某、某汽车租赁公司、滴滴公司、某财保公司、人保公司诉至秦淮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六被告承担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944123.9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该事故发生后,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胡某驾驶机动车在禁停路段未紧靠道路右侧停车、乘客王某在开车门时妨碍其他车辆通行是造成事故的原因;认定胡某和王某分别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顾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法院另查明,胡某所驾轿车为被告某汽车租赁公司所有,在被告某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人保公司投保了保额为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含不计免赔险,该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事故发生时,被告胡某驾驶轿车与被告某汽车租赁公司系挂靠关系。

法院判决

本案中,司机、乘客、汽车租赁公司、保险公司,毫无疑问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对滴滴公司是否要承担责任、应承担什么责任产生了争议。 

法院认为,原告的损失应由某财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的部分,由人保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超出保险范围的,根据过错程度,依法认定由胡某承担70%、王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滴滴公司与胡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最终,秦淮法院做出判决:某财保公司赔偿原告110000元,人保公司赔偿原告465977.8元,王某赔偿原告248226.1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王某、滴滴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市中院。市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释法

判决生效后,一审法官沈小军就本案最大的焦点问题——滴滴公司是否承担责任进行了释法。 

滴滴公司在庭审中表示,本案系侵权纠纷,其与胡某系合同关系,亦未对死者有直接侵权行为,故不应承担责任。 

沈小军认为,滴滴公司这一观点不能成立。首先,胡某与滴滴公司之间并非典型意义上的劳动关系、劳务关系或者雇佣关系。因为二者之间并未对此作明确约定,且胡某虽然使用了滴滴公司运营的打车软件,但其并不始终按照滴滴公司的指令进行活动。同时,胡某与滴滴公司之间不应定为承揽关系,二者之间反复进行的接受指令、前往运输、完成任务的行为,若每次都被认定为独立的承揽关系,以至需要一天形成数次甚至数十次承揽关系,则显然过于牵强。 

他认为,对于胡某和滴滴公司之间关系的认定,应当从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的角度进行分析。滴滴公司在胡某与王某的客运合同履行过程中,享有运行支配权并与胡某共享运行利益,应当被认定为“机动车一方”。其与胡某在运营过程中共同经营、共享收益,也应共担风险。因此,滴滴公司应与胡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非补充赔偿责任。 

对胡某和乘客王某各自应承担多大责任,沈小军认为,关键是要对以下情节和行为进行梳理、明确和评价: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是否经常重复侵权事件发生时的行为和动作;在事发地点停车下客的行为究竟由谁发起和动议;胡某有无对王某进行提醒。 

他认为,胡某每天频繁地进行停车、上下客的活动,理应对他人安全持谨慎注意义务,但其将车辆停放于禁停区域供乘客下车,对于事故的发生具有最直接的责任。而王某在下车前也未对车外状况予以应有的关注,则是一个不争事实。因此,胡某应承担主要责任,王某应承担次要责任。 

作者:许震宁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