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渡江老战士:我们亲历南京解放

2019-04-24 07:4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老战士杨德福、陆裕康、李剑锋来到渡江胜利纪念馆。本报记者 徐琦摄

渡江老战士:我们亲历南京解放

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庆祝南京解放70周年。昨天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纪念日,本报记者兵分多路,采访当年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老战士,听他们讲述当年战斗经历,缅怀一起浴血奋战不幸牺牲的战友,感慨祖国和南京发生的沧桑巨变。

徐法全:亲身经历红旗插上“总统府”  

昨天上午,“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升国旗仪式在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举行。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年近九旬的渡江老战士徐法全,思绪被拉回到70年前“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难忘时刻。

徐法全,山东淄博人,1931年3月出生,1945年7月参加工作,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战争,是第一批进入“总统府”的战斗人员,先后荣获一等功2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11次。

“我14岁就参加解放军了,大大小小经历了很多次战斗,对渡江战役解放南京印象深刻。”徐法全说。

老人回忆,1949年4月23日午夜,当35军大部队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时,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我们进城时,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

4月24日凌晨,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35军104师312团在师参谋长张绍安率领下,高举红旗,向“总统府”飞奔而去。“我看到战士们一进门,就冲上门楼,争先恐后地扯下青天白日旗。接着,一面鲜艳的红旗就升了上去。”徐法全说,一大批欢迎的群众拥向“总统府”,争相目睹红旗和护旗的解放军战士。

往事悠悠,徐法全如今已经年近九旬,仍忙着进行红色教育,进行爱国主义宣传。“前两天在‘总统府’做活动,看到《红旗插上总统府》的历史照片,自己就站在上面,家人第一次看到,非常开心。我有幸成为历史的见证者,我为我们国家的强大而自豪!”徐法全老人一再说。

李剑锋:回忆那段历史好像就在昨天  

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升国旗仪式现场,渡江战役老战士李剑锋给记者唱起了《胜利歌》。

“今年是个胜利年,全国胜利在今年,同志们再努一把力,打到那南京过新年……”老人中气十足、字字清晰,有节奏地挥着手臂说:“就是要这样唱,有劲!回忆那段历史好像就在昨天。”

渡江战役时,李剑锋担任34军101师302团2营副教导员。“今天来参加活动,我特别高兴。”说到兴奋之处,李剑锋又唱起了一首自己写的歌。“毛主席叫我们上淮南,切断浦蚌津浦线……”李老乐观的性格、幽默风趣的话语感染了在场的每个人。

采访的最后,李剑锋勉励后辈要珍惜今天的幸福,不忘过去的苦。要继承发扬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做到理想坚定、意志坚强、斗争坚决。

陈金川:很多战友没看到新中国成立  

昨天一大早,在江苏省军区南京第27离职干部休养所,91岁的渡江老战士陈金川见到记者,直言:“我不是渡江战役先头部队,但我是亲历者,因为后勤保障做得好,还荣立过渡江战役二等功。”

陈金川,1928年出生在江苏金坛,1945年8月入伍,1946年4月入党,1987年1月离职休养。曾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

渡江战役期间,陈金川属于三野供给部粮财处,是一名会计。“部队打到哪,我们就跟到哪,做好后勤保障。渡江战役涉及的长江中下游九江、铜陵、芜湖、滁州、常州、镇江、江阴等城市,我都待过。”陈金川说。

“很多战友在渡江战役中牺牲了,没有看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刻。我很幸运,活到现在。今天是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纪念日,我好想他们。”老人突然降低了声音。

老人很快从对历史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眼神里充满愉悦:“现在国富民强了,一切都满意啊。”陈金川老人说,这得益于70年来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陈金川告诉记者,通过报纸电视,看到这些渡江战役沿线城市的70年巨大变化,真可谓“旧貌换新颜”。像他住在新街口,年年有变化,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见证着这个城市的繁荣发展。

“今天的好生活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珍惜。只有祖国繁荣昌盛,我们才能享受幸福生活。”陈金川动情地说。

陆裕康:渡江战役,一生引以为豪  

4月23日,参加过渡江战役的多名老战士相聚渡江胜利纪念馆。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提起那段经历,老战士陆裕康眼中隐隐闪着泪花。“渡江战役是我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经历。”陆裕康告诉记者,1949年,他19岁,当时是30军88师262团一名机枪手。

“渡江时,我们10多个人坐着一艘小木船,我架着机枪坐在船头。”陆裕康说,渡船借助人力和风力,直扑南岸,船工们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炮火的袭击。我军在嘹亮的冲锋号中,在预定的地点顺利登上了长江南岸。

陆裕康如今生活在南京建邺区。“这些年,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南京更是日新月异,百姓的日子也越过越好。”陆裕康感慨说,幸福来之不易,年轻人要不忘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贡献自己的力量。 

董传裕:用诗歌记录时代、礼赞金陵  

渡江战役老战士董传裕在看“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直播活动。 本报记者 马道军摄

昨天上午,在鼓楼区上海路36号五台东苑小区,92岁的渡江老战士董传裕一早打开电视,收看“庆祝渡江战役胜利暨南京解放70周年”活动直播。 

董传裕,山东荣成人,1927年2月出生,1945年入伍,同年入党,1987年9月离职休养;参加过胶东保卫战和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斗;曾荣立三等功7次,多次被表彰为先进工作者,两次出席英模代表大会。

当看到一张张老照片、一幕幕熟悉的场景,老人感慨万千。“渡江后,我是从挹江门进城的,看到很多南京景点,像朝天宫、鬼脸城,很兴奋,还写了一首诗,描写了初进南京的情景和心情。”董传裕对记者说。

“渡江进南京,一派金陵景。城墙高高耸,挹江大字明。刚过鬼脸城,又到朝天宫。马路长又宽,法桐树两边。四轮马拉车,公交称江南。蒋军溃败逃,总统府换哨。雄师过大江,钟山换新貌。”老人大声地对记者朗诵着。 

一晃70年过去,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董传裕谈起南京的变化,直呼“变化大,了不得!”

老人告诉记者,他喜欢诗歌,还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对于新中国、对于金陵城的70年变化,他每年都会用诗歌进行表达,记录时代的变迁。

“这些年,我们国家克服了很多困难,获得了长足发展。像在南京,让我自豪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南京长江大桥。它是长江上第一座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公铁两用桥,非常了不起。”董传裕说,在纪念大桥通车50周年的时候,他还专门写诗礼赞:“跨江飞架南北桥,南京大桥中国造。多少英雄流血汗,雄姿一展世人赞。古老金陵长江边,一变通途百姓欢。铁流滚滚五十年,为我中华做贡献。尔今桥隧多地建,高歌共贺心头暖。”

杨德福:渡江胜利,迎来新中国诞生  

再忆70年前的渡江战役,老战士杨德福神情慷慨激昂。

他告诉记者,渡江前夕,他们用砖粉、白灰、污泥混合涂抹船身,使船水颜色相近,不易被敌人发现。大家日夜苦练,他是河南人,原本不会游泳,就在那时学会了游泳。4月21日晚上,他和战友们顺利从安徽安庆渡江南下。 

“渡江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划江而治’的美梦,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作为渡江战役一名战士,我非常自豪。”杨德福说,他1958年来到南京,此后一直在南京生活。这些年南京的变化太大了,就比如新街口,刚来南京时新街口绝大多数是平房,少数几栋两三层的楼房。如今再去新街口,高楼大厦数不胜数。

张福伟:老百姓卸掉门板修战壕 

正在雨花台烈士陵园举行的“胜利记忆——解放南京部分参战老战士口述史实展”,吸引了众多参观者。14位老战士中,有一位就是张福伟老人。

张福伟,江苏徐州人,1928年1月出生。1941年2月参加革命,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渡江战役时担任第34军101师303团卫生队队长。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期间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6次。后长期担任医院院长等职务。1986年离休,现定居福州。

张福伟说,1949年4月,自己所在的团到六合准备渡江,筹集船只。

筹集工作开展得挺顺利,老百姓非常支持。“我们足足筹集了两车的船,都是民船,有的有帆、有的没有帆。”他说,当时条件艰苦,除了筹集船只,部队还要修建防御工事,同样得到了老百姓的大力支持。

“乡亲们什么东西都拿来给我们,把自家的门板卸了、箱子搬过来、甚至床铺也掀掉,都扛来给我们修战壕、做掩体。”张福伟说。

张福伟说,过江后,部队从镇江进军南京。第34军接管南京城内警备任务,军部驻在长江路、“总统府”那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我们参加了从挹江门到中华门一线的庆祝游行,当时许多群众也参与了游行,欢呼声排山倒海,十分热烈。”

作者:毛庆 许琴 马道军 李子俊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在南京,涉及鸭子的订单占整体订单的比例,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均高于全国其他城市:在白天,南京鸭子订单占到6.8%,而全国平均是5.4%;在深夜,南京鸭子订单占到7.6%,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6%。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