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在经典中重温南京解放的激情时刻

2019-04-23 08:2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百万雄师过大江、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时隔70年,重温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我们依然能感受到当年解放军将士和百姓激动振奋的心情。在70年的历程中,呈现历史、鼓舞人心的文艺创作从未缺席,南京解放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一直是主流艺术的重要创作题材。

邹健东拍摄《百万雄师过大江》

将渡江先锋的光辉形象

永留史册

说到渡江战役留给人们的影像记忆,战地摄影记者邹健东拍摄的《百万雄师过大江》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张名作。画面中,渡江先锋连的战士弯着腰从木船登岸,如猛虎下山般冲向敌人防线,与身后的风帆构成一幅完美生动的“渡江冲锋图”。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张广为流传的摄影名作,其实是邹健东在先锋连渡江后第二天补拍的。

邹健东当时在新华社华东前线总分社任摄影记者。1949年1月淮海战役结束后,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邹健东奉命来到扬子江边,去20军报道渡江战役。

1949年4月21日晚,夜幕降临,胸前挂着“渡江先锋”红条的战士们集合上船,如离弦之箭直发长江南岸,很快突破敌人的江防阵地。从渡江到登陆追击敌人,先锋连仅伤亡4人。 

邹健东生前回忆说,那晚天空很暗,那时的摄影记者没有照明设备,就是有也不能用,为了节省胶卷,他没有拍照片。几十年来,他对此一直引以为憾:“当时哪怕留下一个黑影也是有价值的啊。”

“解放军以木船突破敌人海陆空立体防线,在中外军事史上都称得上奇迹。摄影记者如果没有留下这一瞬间,就对不起指战员,对不起历史,心里会留下永远的遗憾。”为了弥补这个遗憾,邹健东第二天向部队建议,留下渡江先锋连拍摄几个镜头。 

拍摄这张照片时,画面上的第一个战士面朝前方,手握步枪,弯着腰从木船跃上登岸踏板。按下快门时,战士的右脚刚刚落地,提起的左脚正作势向前,整个身姿充满了冲锋时的动感,身后的风帆则巧妙地成为战士登岸的最佳背景。在他身后,拥上的几名战士手握钢枪,撑船的竹竿向前倾斜,大部队登岸身姿动感很强,构成了一幅完美生动的画面,给人以极深的联想。 

“当时微弱的光线是侧背光,有些木刻画的味道,这也让战士的英雄形象更加突出。”这张照片让邹健东有了些许欣慰。渡江先锋连的光辉形象在他的镜头下定格,永远留在了共和国的史册中。 

尽管是一张补拍的照片,却丝毫无损其记录的时代精神和史料价值,在那个摄影器材匮乏、战事紧张危险的年代,邹健东留下的这张《百万雄师过大江》成了弥足珍贵的历史见证。    

杨建侯油画《解放南京》——

展现总统府前军民欢庆的热烈场景

1957年初,中央军委政治部为“八一”建军节举办画展,选定杨建侯创作一幅以南京解放为题材的油画。时年47岁的杨建侯任教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

《解放南京》的画面中,民众们聚集在残破的总统府门前,热烈欢迎开着坦克的解放军。在创作过程中,这一构思一度引起争议。

杨建侯曾在回忆创作过程时谈道:当时,“对于有些人认为‘攻克南京,人民无须出场,不用伪总统府为背景’的见解,在创作思想上形成了很大的争论。我认为:只有以残破的伪总统府才能说明国民党政府的垮台和南京地方特点。而解放军只有以和蔼可亲军民一家的形象,才能说明人民战争的性质。”

正式创作前,杨建侯拟就8份草图寄往总政,等待意见。与此同时,他紧锣密鼓地开始了采集素材、找寻模特儿和写生的工作。1957年3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展览馆筹备处为《南京解放》来函,基本肯定了他“军民欢庆”的构思。

这时离建军节的画展仅剩3个多月时间。杨建侯夜以继日地工作,终于按时完成。7月初,《南京解放》油画在双门楼宾馆装箱运往北京。此时的杨建侯面庞消瘦,嗓音沙哑,托调色板的左手已经抬不起来了。

杨建侯的《解放南京》是最早的一幅在总统府上飘扬红旗的绘画作品,为后来画家的创作开了先河。他的手绘草图还被制作成纪念邮票,传播全国。

陈逸飞、魏景山创作《占领总统府》—— 

定格南京解放的标志性瞬间

以南京解放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中,最具影响力的是陈逸飞、魏景山于1977年完成的油画《占领总统府》(原名为《蒋家王朝的覆灭》)。

占领总统府,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事件,它标志着一个旧政权的覆灭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在这幅家喻户晓的画作中,一群英武的战士,荷枪实弹冲上伤痕累累的国民党“总统府”门楼。红旗在总统府上空迎风飘扬、鲜艳夺目,而青天白日旗则灰暗、破落地垂落在下面石檐上。战士脚下散落的弹壳以及石质台阶和墙壁上斑驳的弹痕都在提醒观众,这里刚刚爆发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战斗。画面背景是笼罩在浓烟战火中的城市。

画面内容并非真实历史的再现——事实上解放军没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总统府。但壮观的场面、俯视的视角、细节的真实,让画作极具感染力,呈现出一种壮丽的史诗感。

为了这幅作品,陈逸飞和魏景山不仅看了有关资料和纪录影片,还多次来南京收集创作素材。为了达到艺术的真实,两位画家做了很多工作。他们制作雕塑模型来观察光线效果,以便更合理地安排人物关系、建筑比例。为了画好红旗飘飘,他们借来鼓风机対准红旗吹。枪械子弹之类,也都从南京军区借来实物,为的是细节的真实。

最终,这幅画不仅让人感受到一个伟大的历史瞬间,更以其强大的艺术感染力让观众产生共鸣。

徐悲鸿、吴作人饱含激情的画作——

刻画民众听闻南京解放的振奋之情

南京解放,不仅让身在南京的解放军战士和百姓欢欣鼓舞,也振奋了所有渴盼全国解放的中国人。

1949年4月23日,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之一,徐悲鸿正在布拉格参加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当会场上传来南京解放的消息,全场沸腾,参会各国代表为中国人民热烈鼓掌,中国代表团欢呼雀跃、握手拥抱。徐悲鸿用中国水墨描绘下这一激动人心的场景。画作名为《在世界和平大会听到南京解放的消息》,画幅高3.52米,宽0.71米。徐悲鸿5月份从布拉格返回后,只用大约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这幅巨型立轴画的创作。

南京解放的消息也点燃了身在北京的画家吴作人的创作激情。

消息传到北京时,北京印发号外,路人奔走相告,全城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吴作人携妻带子在街头抢号外,心潮澎湃,由此催动了油画《解放南京号外》的诞生。

在《父亲吴作人创作油画<解放南京号外>的点滴回忆》一文中,吴作人的女儿萧慧回忆说:

“南京解放的当天,消息通过电台传来,北平的街头巷尾,人人面带笑容,爆竹声不断……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已从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着的速写本和炭笔迅速作画,他用一张张现场速写生动地记录下这些动人心弦的瞬间。”随后,吴作人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布面油画《解放南京号外》,生动再现了当时的人们在得知这一重大新闻后的各种表现。

电影、杂技剧、图书、交响乐……

南京解放题材佳作频出

南京解放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给了文艺工作者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和创作激情,70年来,各种类型的佳作不断涌现。

1954年版黑白电影《渡江侦察记》堪称经典。情节曲折、悬念丛生,这部由沈默君编剧、汤晓丹导演的电影一上映,就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长江,长江,我是黄河,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等台词更是家喻户晓。男主角扮演者孙道临,成了许多人心中的偶像。扮演敌情报处长的陈述,牢牢地抓住了这个反派人物老谋深算的特点,将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1974年,《渡江侦察记》重新被拍摄成彩色故事片。年轻演员王惠和张金玲成了新版的李连长和刘四姐。最出彩的,依然还是陈述再次塑造的敌情报处长这个角色。

2017年8月1日,为庆祝建军90周年,南京市杂技团打造的杂技剧《渡江侦察记》首演,引起轰动。该剧当年获得江苏省文华剧目大奖,同时也获得了江苏艺术基金的扶持。

这两年来,《渡江侦察记》在不断演出中继续精心打磨。以渡江战役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不少,但以杂技舞台剧的形式来表现则是第一次。南京市杂技团团长池文杰告诉记者,为用好、用活南京本土红色资源,南京市杂技团组织编创团队,多次走进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聆听渡江战役老兵对往事满怀激情的回忆,在艺术真实的基础上,为观众打造一场内容丰沛的红色主题视觉盛宴。为了让杂技剧更加精彩好看,南京市杂技团还邀请了曾经执导《长征》《血战台儿庄》《共和国不会忘记》《大决战》等经典战争电影的著名导演翟俊杰担任该剧艺术顾问,编剧和技术结构总设计由杂技业内名家董争臻担任。

杂技剧《渡江侦察记》充分发掘杂技艺术“惊、险、特”等特点,紧扣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调集高空攀跃、翻腾特技等多种艺术形式,力求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此外,剧中还巧妙地融入了江南评弹的艺术元素,以“说书人”的角色串引剧情,既便于观众尽快融入历史情境,也为整部剧增添了江南文化风韵。

全剧共分六幕,剧情紧张激烈,人物个性鲜明。临近尾声时,“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歌声响起,全场大合唱《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尾声画面最终定格在一枚由杂技演员在空中造型而成的五星形状的“勋章”上。在恢弘壮丽的音乐声中,这枚熠熠生辉的“勋章”冉冉升起,让人心中不由升腾起对渡江英雄的崇高敬意。

电影《风雨下钟山》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战争题材电影,讲述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和平协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天险,蒋家王朝彻底覆灭的故事。该片由袁先、韦林玉、里坡执导,张克瑶、王铁成、孙飞虎等主演,于1982年上映,获得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多项提名。

图书方面,《百万雄师下江南:渡江战役》《渡江战役实录》《大决战·渡江战役》等都以不同的方式记录了1949年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

今年,还将有一部以南京解放为题材的大型民族交响乐亮相——《解放·1949》正在创作中。南京民族乐团邀请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创作的这部民族交响乐,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南京解放70周年倾情打造。

作者:邢虹 朱凯 杨静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五峰山长江大桥是继南京长江大桥、沪苏通长江大桥之后长江江苏段第3座公铁两用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