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南京解放,国民党反动统治覆灭

2019-04-23 08:1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一举摧毁了蒋介石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攻占了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中心南京。南京的解放正式宣告了国民党在全国统治的灭亡,为新中国的诞生奠定了基础,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辉煌壮丽的篇章。南京解放前后几天发生了什么?人民解放军是如何渡江的?本报记者查阅相关史料,为您还原“历史上的今天”。

22日

激烈战斗后,江浦、浦口、浦镇率先解放

1949年3月,在国民党首都南京对面,长江北岸的江浦县和浦镇、浦口两镇的国民党军队倚仗这一带地处丘陵、难攻易守的地形,修筑了坚固的碉堡工事,以图死守南京。 

4月上旬,人民解放军积极投入了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第三野战军八兵团三十五军担负了正面夺取浦口、配合兄弟部队相机攻占南京的任务。 

4月20日深夜,进攻“三浦”的战斗打响了。一〇三师猛攻江浦县城。战斗开始前,敌人对我军的主攻方向有所察觉,驻守江浦的敌军,突然增加了一个营的兵力,守敌有一个正规团、一个加强连和一个县保安大队,共2000多人,因此,围城攻坚战打得异常艰苦激烈。从城北主攻突破口进攻的部队,受到敌人暗堡炮火的猛烈袭击,而我军反击时,却因敌暗堡隐蔽坚固,攻城屡次受挫,担任主攻的三〇七团伤亡很大。 

距离计划的战斗结束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几名指挥员决定用双管齐下的方法,把原来的一个进攻突破点改为两个。他们重新组织力量,用炸药包捆在一起进行爆破,终于攻破了敌人暗堡。 

经过激烈的战斗,城东北首先被突破。部队入城后迅速占领了敌团部,我军团作战参谋立即命令敌电话总机接通县城各处守敌的电话,向敌人喊话劝降。敌人军心动摇,纷纷向城南方向蜂拥溃逃,团长在南门附近被击毙。 

21日清晨,攻打江浦的战斗全部结束。三〇七团俘虏敌人近700人,在城南一线打阻击的三〇八团俘虏敌人1000多。随之,三十五军加强了对浦镇、浦口的攻势。浦镇守敌大部被歼,少数仓惶逃往浦口。江浦、浦镇的被攻克,迫使浦口敌军仓惶向南京逃跑。 

22日深夜,三十五军占领浦口。

23日

国民党守军纷纷溃逃,中共地下党组织护城

按照记载,南京的解放定在了4月23日。那么,23日当天,南京城到底是以什么样的状态迎接解放的呢? 

23日整天,国民党驻守南京的军警纷纷出中山门沿京杭国道(即今宁杭公路)溃逃。南京陷入了“真空”状态。敌人在溃逃之前,曾布置用炸药炸毁两岸轮渡栈桥和渡船,还企图炸毁浦镇机车修理厂,烧毁浦口新架的公路桥及下关火车站等交通设施,妄图阻止我大军前进。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潜伏下来的特务分子也四处活动,一些社会上的不肖之徒乘机抢劫。 

但是,中共南京地下市委各级党组织早有准备,党员、积极分子采取口头和书信的形式,向各方面人士宣传我党的城市政策,对军警特务及流氓地痞发出警告;重要的工厂、学校、商场、机关都发动群众组织了纠察队。 

浦镇机车修理厂工人在老工人刘澍、刘春亭(均为地下党员)带领下,搬走了敌人为炸厂运来的几十箱炸药,保住了工厂。 

地下党员依靠20余名进步警察,设法对银行实行武装保护,并驱散到米厂抢粮的人群,保护了4000担大米和2000多袋面粉。 

由于各大工厂学校及许多商店机关有组织地进行了护卫,城市公共秩序也有党领导的工人民主自卫队和警察队伍进行维持,所以迅速阻止了城市的混乱状态。

23日晚

人民解放军陆续渡江

根据记载,从4月23日夜9时左右开始,人民解放军陆续渡江,至24日凌晨我军开始整营、整团地横渡长江。 

自国民党当局3月间宣布“封江”以来,过往船只受到严格控制。江北三浦战斗打响后,南岸随即禁止行船,大小船只全被赶到内河停靠。 

下关水上警察分局局本部的八艘巡艇,也被撤到汉西门护城河内“隐蔽”起来了。这给南京地下党领导人民迎接解放军渡江的工作带来了困难。

长江北岸,三十五军指战员的渡江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着。23日拂晓,军部接到上级命令:南京守敌要逃,必须立即渡江,抢占南京。由于江北的民船在敌人逃跑时已被掳掠—空,而军中原来准备的船只都已支援了其他突击渡江的兄弟部队,寻找渡船成了急待解决的首要问题。 

指战员们分头行动,一〇四师和一〇三师的侦察员们终于在群众帮助下找到了几只幸存的小船。傍晚时分,侦察员们分别在连长和班长的带领下,肩负着到南岸为部队寻找渡船的重任。 

在暮色苍茫中,首都电厂下关发电所的值班员发现有一只小船正由远及近,从长江北岸朝下关码头驶来。不久,五位身着便衣的壮士出现在下关电厂,他们就是前来找船的一〇三师侦察员。听他们说明来意后,工人们立即给新街口电厂办事处打电话通知船工。不一会,吉普车载着黄兴发等六名船工赶到下关,直奔“京电”号小火轮(可载几十人)停靠的运煤码头。 

渡运解放军过江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船工们无比喜悦。但是上船后却发现炉膛内压火的煤已经燃尽,时间就是胜利!负责烧炉的工人立即添煤烧炉,只用了一小时就达到了轮船起动压力。“京电”号小火轮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向北岸驶去。 

几乎与首都电厂下关发电所工人接待五位侦察员同时,机务段轮渡所中党的积极分子,工人王德太、马国才也在焦急地期待着人民解放军的到来。 

早从1949年1月起,王德太就按照党的要求组织工人进行了反搬迁、保护渡船的斗争,并将“浦口”号火车渡轮和“凌平”、“沧平”号拖轮保存了下来。 

4月23日傍晚,一〇四师几名侦察员渡江后先后找到马国才、王德太,王德太当即与事先约好的陈忠厚、胡盛贵、许春山、汤世友等船工上船抬煤升火,几小时后,“凌平”号便发动开赴北岸。 

由于北岸待渡的部队越来越多,“凌平”号只能载30余人,于是临时又在江边找一只可载两三百人的趸船,两船同时投入工作,运载量顿时大增,还解决了部分马匹、辎重的渡江问题。

4月24日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水上挺进队”巡艇队到达北岸。队员们不顾疲劳,立即投入了紧张的渡运战斗。 

随后,他们又动员了南岸沿江一带的一批民船及公、私营轮船公司的大小机动船加入运渡行列。 

阳光冲破了迷蒙的江雾,天亮了!这时江南江北人喧马嘶,宽阔的江面上千帆竞发。

24日

凌晨占领“总统府”,

上午解放军从挹江门进城

4月24日凌晨2时,一〇四师三一二团所属二营奉命占领了“总统府”,只见“总统府”内到处散落着文件、纸张,一片狼藉。一张桌子上摆着一本只翻到4月22日的日历,这正是国民党政府反动统治末日的一个标志。 

战士们把连队战斗的红旗升上“总统府”的上空,向全世界庄严宣告:南京解放了! 

4月24日上午,人民解放军的雄壮行列,在南京人民的夹道欢迎中,经挹江门源源开入国民党盘踞了22年的反革命统治中心——南京城。 

解放军进城后纪律严明,城市秩序迅速恢复正常。4月26日,在南京地下市委领导下,《中央日报》社的员工用保护下来的原国民党印报设备纸张,出版了《解放新闻》日报。4月28日,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刘伯承任主任。接管工作顺利进行,许多工厂恢复了生产。 

5月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刘伯承任市长。

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四新”行动计划和《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均提前布局,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提供沃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