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南京解放的光辉历程与重大意义

2019-04-23 07:2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渡江胜利纪念碑

毛泽东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喜看“南京解放”号外

渡江战役总前委,左起: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纪律严明的解放军部队和驻足观看的南京市民

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手迹

□ 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洞察世界、昭示未来的判断。1949年的初春,在历经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赖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被摧毁,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挥师南下,直抵长江北岸一线。古老的中国大地历经千年沧桑正孕育着凤凰涅磐,古都南京经历漫长寒冬之后,伴随着隆隆炮声即将迎来冰雪消融的明媚春天。这一切顺乎历史发展的必然逻辑与事实,也印证了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那句名言:“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正因如此,1949年的中国历史,永远值得南京人民铭记。 

光辉历程

南京这座历史名城,因其特殊的身份与地位,既承接了近代中国的开端,也见证了南京解放的光辉历程。列宁指出:“在分析任何一个问题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要把问题提到一定历史范围之内。”1947年5月20日,京、沪、苏、杭学生首先在南京举行大游行,发起挽救教育危机、反饥饿、反内战运动。同一天,北平、天津学生举行“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随即,由南京肇始的五二○运动,迅速扩展到全国60多个大中城市,几十万学生罢课。5月30日,毛泽东在为新华社撰写的《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评论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从南京兴起的五二○运动,已发展成“整个人民运动的一部分。学生运动的高涨,不可避免地要促进整个人民运动的高涨”。 

为了挽回颓势,1948年8月3日至7日,国民党统治集团在南京召开军事检讨会。蒋介石在开幕式上承认:“就整个局势而言,则我们无可讳言的,是处处受制、着着失败。”斥责多数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精神堕落,生活腐化,革命的信心根本动摇,责任的观念完全消失”,并要求他们“振作军心,提高士气”,加强“精神的武装”,以便使“军事转危为安,转败为胜”。这次会议还决定将作战重点置于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区,加强以主要城市为战略要点的守备兵力和防御工事。 

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1948年秋,中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国民党统治集团的重大变化。9月24日,济南战役胜利后,中央军委因势利导,及时地将秋季攻势引向就地歼灭国民党军队大兵团的战略决战,先后组织了辽沈、淮海、平津三个战略性战役及其他几个重要战役。正当这些战役一环扣一环,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地向前发展之际,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支持和策划下,国民党统治集团发动了一场“和平攻势”。他们企图利用和平谈判的手段,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形势的发展,给中国人民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

思想走在行动之前,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在为新华社写的《将革命进行到底》新年献词指出,必须“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这样,就可以使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使中国人民来一个大解放……如果要使革命半途而废,那就是违背人民的意志,接受外国侵略者和中国反动派的意志……使全国回到黑暗世界。”毛泽东还号召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真诚合作,采取一致步骤,粉碎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政治阴谋,将革命进行到底,并自信地向全世界宣告:“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随着革命形势的急遽发展,为了加强渡江作战的统一领导,1949年2月11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在淮海战役期间组成的总前委,在渡江作战中“照旧行使领导军事及作战的职权”。3月下旬,总前委根据中央军委的意图制定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决定由粟裕、谭震林、刘伯承分别指挥的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在江阴至湖口间500余公里的地段上,有重点地分路突破国民党军队的江防。但为了争取国共两党谈判达成有利于人民的协定,人民解放军在完成渡江作战的一切准备之后,曾数次推迟渡江时间。 

经历过严冬,才倍加珍惜春天的温暖;经历过黑暗,才倍加珍惜光明的可贵。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和谈破裂。当晚8时,人民解放军突击集团首先渡江,迅速突破了安庆、芜湖间防线。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3日午夜,第三野战军第35军由下关经挹江门进入南京,将红旗插上了“总统府”,宣告南京解放。第二天,毛泽东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得到南京解放的消息后,挥笔写下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1949年4月24日,新华社发表《庆祝南京解放》的社论指出,“南京的解放正式地表示了国民党统治的灭亡”,蒋介石及其死党的“末日真正到来了,中国人民民主革命即将取得完全的胜利,除了疯子以外谁也不会有丝毫怀疑了”。5月1日,中共南京市委成立。同一天,中共中央发来由毛泽东亲笔修改的贺电:“现在整个形势对于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极为有利,尚望前线将士继续攻进,后方人民努力生产,各界同胞齐起协力,共同为消灭反革命残余力量,解放全国人民,建立统一的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5月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成立。从此,中国共产党人带着渡江胜利的战火硝烟,开始踏上建设新南京的执政新征程。 

重大意义

历史性事件一经实践检验,往往更加彰显其划时代的伟大意义。南京解放无论在党史、军史还是国史上,都是一个极具标志性的历史事件。“423”毫无疑问“是一个划时代的日子”“从这一天起,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就成为人民的南京了……”不仅如此,南京解放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南京解放粉碎了国民党“划江而治”的图谋,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提供了镜鉴。这一胜利,彻底粉碎了国民党统治集团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支持和策划下,企图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完成了“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的使命。1949年4月20日至21日,正当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之际,侵入中国内河长江的“紫石英号”等4艘英国军舰先后驶向人民解放军防区,不顾警告强行溯江上驶,双方发生激烈炮战。“紫石英号”军舰也被人民解放军击伤后停搁在镇江江面,其余3艘英舰逃走。事后,英国政府宣称“英国军舰有合法权利在长江行驶”,保守党领袖丘吉尔甚至主张派出航空母舰到中国海上“实行武力的报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立刻发表声明,严正指出:“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这个声明,表达了中国人民不怕任何威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立场。4月23日南京解放,一方面美国政府要求驻华机构人员不要做出外交上承认中共政权的任何表示;另一方面,又要求中共政权给美国驻华人员以外交待遇。为此,周恩来以中央名义13次电示南京市委处理好“紫石英号”事件和司徒雷登返美事宜。这不仅表达了中国人民不怕任何威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立场,也为维护国家主权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提供了历史镜鉴。 

南京解放实现了党的工作重心首次由乡村向城市的转移,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培养了领导和建设国家的人才。这一胜利,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首次实现了党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移到了城市”的战略。“从现在起,开始了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的时期……必须用极大的努力去学会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必须学会在城市中向帝国主义、国民党、资产阶级作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和文化斗争,并向帝国主义者作外交斗争。”在南京刚刚解放时,发生了103师307团一营营长谢宝云带着通讯员在为部队安排食宿的时候,不慎误入美国大使馆事件。当天晚上,美国之音播出了“驻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搜查美国大使馆”的“新闻”。在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下,一方面,派南京市军管会外侨事务处处长黄华与美方进行谈判沟通,另一方面对部队进行外交政策和外事纪律的教育,最终经过谈判妥善处理了这起事件。同时还通过电台、报刊、布告、电报等方式广泛宣传党的外交政策,阐明外事纪律,使党和人民军队在外交斗争中逐渐处于主动地位。特别是刘伯承、宋任穷、万里、邓小平等一大批曾参与解放南京的同志,后来都成为了中国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领导者和国防事业的奠基人。 

南京解放提供了历史转折时期加强党的思想和作风建设的方法,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开展整党整风积累了经验。这一胜利,不仅是工作环境和工作重心的转变,也标志着党的地位和领导方法的转变。面对错综复杂的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1949年5月1日,来自9个解放区的随军南下干部和南京地下党干部3000余人,在南京人民大会堂(时称国民大会堂)召开会师大会。会议特别强调了外来干部和地下党两部分力量加强团结的重要性,要求两方面的干部互相学习,各自克服缺点,在各项工作中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为建设一个崭新的人民的南京而共同奋斗。刘伯承等市委领导还告诫党员干部:要继续发扬艰苦朴素的光荣传统,警惕腐朽思想侵袭,并严厉批评了少数干部“以胜利者自满,对群众骄傲,忘掉战争年代艰苦斗争和光荣传统”,指出“这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思想滋长的结果”,部分人只是“半解放(即人解放了,思想上还没有解放),有些人甚至还存在剥削阶级的思想,很容易受城市生活的坏的方面诱惑。国民党在南京留下的毒素很多,每个同志应站稳立场,永保艰苦朴素的品质”。市委在南京解放之初加强党员干部思想和作风建设的举措,为中国共产党在重要历史转折时期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提供了方向指引、方法指南。 

南京解放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军队和人民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丰富了革命精神谱系。这一胜利,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敢于斗争、不怕牺牲的精神写照。恩格斯指出,“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由此就产生出一个合力,即历史结果”。面对异常复杂的南京革命斗争形势,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以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的品格,前仆后继地为迎接南京解放而英勇斗争,展示了南京共产党人的精神风貌。同时,在渡江解放南京的过程中,彰显出的“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无穷力量和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作风,铸就了渡江胜利精神的内核。时任渡江战役随军摄影记者邹健东,曾在《新华日报》上刊登了一张《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照片。由于照片是抓拍的,解放后邹健东一直都在寻找大辫子姑娘。1999年5月即50年后,邹健东首次与颜红英见面后激动地说:“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这样的船工奋不顾身的支援前线,百万大军是过不了长江的。”这不仅是对当年参加渡江战役支前作战的320万民工的点赞,无疑也进一步丰富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谱系的内涵。 

南京解放翻开了城市建设的新篇章,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从胜利走向胜利奠定了基础。这一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发展的方向,也实现了南京历史上伟大而深刻的社会变革。1949年5月10日,南京《新华日报》发表创刊以来第一篇社论《为建设新南京而奋斗》。该社论提出了改造旧南京、建设新南京的四大任务,即全力恢复生产,逐步发展生产;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力量,使潜伏特务匪徒无活动可能,建立安定的社会秩序;扶助、劝导失业半失业人员生产,造成生产建设的良好环境;肃清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法西斯文化余毒,建设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南京解放不仅使人民获得了新生,也使这座饱经风霜的历史名城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与此同时,南京解放也为解放苏南、皖南、浙江广大地区和向华南、西南地区进军,争取建设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奠定了基础,更是新中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开端。

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作为国内规模最大、最复杂的单体地下空间工程,江北新区地下空间一期项目已经建设近3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