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跟着《金陵吟》,品读诗意之城

2019-04-19 14:5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20190419B02_pdf

点击查看风雅秦淮·文脉整版详情

跟着《金陵吟》,品读诗意之城  

南京素有“诗国”“诗城”“诗都”之美誉。据不完全统计,历代吟诵南京的有名诗词有上千首,其中广为流传的也有上百首。近期即将播出的电视文化系列片《金陵吟》中,从中精挑细选出了21首。让我们跟着著名作家、诗人冯亦同先生的点评,一起来品读这些名篇佳作,感受这座诗意之城的丰厚蕴藏。 

入朝曲  

谢朓[南朝]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专家点评:《入朝曲》为谢脁所作《鼓吹曲》十首之一,全篇以高昂的格调和饱满的热情,赞美都城建康的非凡气象,描绘了藩王进京的煊赫场面。如同一曲响遏行云的铜管乐,将“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这个饱含着美好意蕴与景仰之情的联句,谱写进泱泱华夏记忆的长天,给历史文化名城南京留下了流传千载的礼赞,也成为诗城脍炙人口、深入人心的“诗歌名片”。 

过石头城  

张祜[唐]

累累墟墓葬西原,六代同归蔓草根。唯是岁华流尽处,石头城下水千痕。

专家点评:清凉山古称石头山,公元前333年楚威王在此筑金陵邑,至东吴孙权迁都秣陵后在此筑城,始称“石头城”。自从诸葛亮说出“钟山龙蟠,石城虎踞,此帝王之宅”后,它更是名声大噪,成了南京别称。张祜此诗着力点在“过”字上:六代同归、岁华流尽,均为“过客”;唯有石在、城在,蔓草根与水千痕,才留住了“永恒”。

登金陵凤凰台  

李白[唐]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专家点评:唐代诗人中,李白留下的金陵名篇名句最多,他多次来到金陵,凤凰台、白鹭洲、长干里、城西楼、瓦官阁、劳劳亭……都因为诗仙的吟咏而千秋留名。《登金陵凤凰台》这首诗人笔下少见的七律,写于天宝年间因遭受权贵排挤离京南游之际,是诗人踏上金陵胜地访古抒怀的代表作,也是唐代律诗中广为人知、传诵率最高的佳作之一。

泊秦淮  

杜牧[唐]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专家点评:诗中翻出了为前人所未道、让当世者警醒的新意,作者的用心并非专在秦淮月色笼罩下的南朝痛史,《后庭花》已是前朝曲;让“夜泊”者芒刺在背的是“不知亡国恨”的商女“隔江犹唱”这种鲜活的现实感受与讽喻意味。

石头城  

刘禹锡[唐]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专家点评:有“诗豪“之誉的刘禹锡在和州(今安徽和县)刺史任上写了一组咏怀金陵古迹的七言绝句,总名《金陵五题》。白居易盛赞首篇《石头城》说:“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矣”。有趣的是诗人当时尚未亲临一江之隔的石头城,仅凭对六朝古都的强烈向往与满腹才情,就写出了李白之后金陵怀古诗中的“扛鼎之作”,也可谓是刘郎“梦得”了。 

江南春  

杜牧[唐]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专家点评:读杜牧《江南春》如欣赏微缩版“清明上河图”,不仅“诗中有画”,每个字都似乎铆足了劲,形、音、义全开,组成了3D甚至4D风景,也像一阕来自大唐、流淌“远韵远神”的《江南曲》。诗中还涉及南朝统治者的佞佛,劳民伤财,审美中不乏讽刺,内涵更加丰富。 

专家呼吁读书真的要“读”让“吟诵”艺术

传承下去  

本报记者 邢虹

诗词吟诵是一门独特的传统艺术,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先秦起始,盛于唐宋,千百年来口耳相传,绵延不绝。在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联合摄制,苏南文化艺术中心、橙果影视承制的《金陵吟》中,当代中华诗词界名家、年逾九旬的俞律先生倾情吟诵,声情并茂的演绎穿越古今,令人荡气回肠。市人大教科文卫委主任、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陈炜表示,“这个片子最大的积极意义,就是把俞老这种吟诵、吟唱的形式记录下来,也希望可以继续传承下去。”

吟诵是语言、音乐、诗歌结合最紧密的一种方式。吟诵包含了很多语言本身没有的意义,这些意义也是附着诗文一起流传的。古人的心态、情态、意境,只有吟诵的时候最接近,最能体会。通过声情并茂的演绎,彰显吟诵者自身修养、艺术表现与创造力,更有助于听众深入了解经典诗词的丰富内涵,品味和欣赏诗词作品的形式美、音韵美。如今,我国能够以吟诵的方式来表现诗词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著名作家、诗人、画家俞律先生却是诗词吟诵界的翘楚。其诗词吟诵,以气驭声,依字行腔,听来别有一番滋味,堪称“俞韵”。

江苏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安华对以吟诵的方式传承南京的经典诗词十分肯定,他说:“吟诵是中华文化的独特呈现,是‘国粹’,包含了中国文化精神的精髓,渗透着中国文化对世界和人生的理解,是汉语诗文的活态表达,堪称‘中华文化一绝’。”他说,“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言之不足故有咏歌。吟诵正是为了更充分表达诗词文赋文字不能‘尽’之‘意’。故吟诵是我国诗乐传统的核心,唯有吟诵的形式最能接近古代诗词文赋的原貌,传达其深厚而精约的涵义。”

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戴珩建议,挖掘俞律先生吟诵的价值,“这对传统文化传承是有价值的,对激发人们对古诗文吟诵的热情是有价值的,对传播南京形象也是有价值的。”

吟诵这种方式在今天也有特别意义。南京文化学者、著名作家薛冰表示:“我们讲‘读书’,看书和读书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看书一目十行,读书却是一字一句读出来。好比《乌衣巷》这首诗,我们看书一眨眼就过去了,但是听俞老吟诵,一种苍凉的感觉就油然而生,感受完全不一样,因此我提倡读书真的要读,读有朗读,也有吟诵。”他建议,要把《金陵吟》这种方式,作为传承俞老吟诵艺术的一个开头,继续深入做下去。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建议从老百姓便于理解、接受的角度,对吟诵进行更加深入的解读。“吟唱一体、诗文并茂、情景交融、古今汇集。”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刘永昶也建议,可以在中小学进行一些吟诵教育的传承,通过网络让更多中小学老师和家长将其作为教辅材料下载学习。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