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不会约车不会扫码,老人频遇尴尬

2019-04-18 07:5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随后几天,记者采访了老许,又通过多种途径采访了十多位南京老人,发现几乎每一名老人都经历过智能化应用带来的尴尬与困境,沮丧情绪普遍。

南报网讯 “为1元钱停车费,我老爸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硬是被卡了半个多小时,你说这是什么事呀!”近日,在南京一家民企上班的小许对同事抱怨道。

小许说,他爸爸年过六旬,当晚10点钟左右开车到一家商场买了件衣服,出停车场时发现商场没有人工收费,都是用手机扫码支付停车费。可他不会,1元钱停车费交不了,就是出不去。老许只得到处转悠,寻找商场保安。整整转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找到一名保安,保安帮忙用手机支付1元停车费后,老许才终于出了停车场。

随后几天,记者采访了老许,又通过多种途径采访了十多位南京老人,发现几乎每一名老人都经历过智能化应用带来的尴尬与困境,沮丧情绪普遍。

真气人  路边招手40分钟才打到普通出租车

4月9日晚8点多钟,气温骤降,小许的爸爸老许着急回家,站在常府街路口打出租车。

一辆出租车驶来,老许赶紧招手,但车没有停,靠近后才发现车上已有乘客。“接下来有好几辆出租车经过,没有一辆停下来。”老许说。 

突然而至的春寒,使得街面上的人越来越少,老许站在路口,瑟瑟发抖。等了10多分钟后,一个小伙来到路口站在了许老汉身旁,“我就看他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没两分钟,一辆网约车就停在他面前,他上车走了。”老许告诉记者,望着小伙离去的身影,他心里不是滋味。

老许沿着常府街边走边回头,期盼着下一辆出租车能停下来。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看着一辆辆网约车从身边驶过,老许过了近40分钟才打到一辆出租车。

第二天,老许感冒了。他对记者说:“如果我也能像年轻人那样会玩智能手机,在手机上点几下就能约到车,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还有一次,老许去超市买东西也遭遇了尴尬。 

当天,老许在超市买完东西,共需付款86.4元。老许将100元现金递给收银员,收银员却没接,说“不收钱”。老许火了,拎着东西就往门口走。

“哎!你还没付钱呢。”收银员喊住老许。 

“你刚才不是说不收钱的吗?”老许反问。收银员解释:“是不收现金,用手机扫码支付。”

这可又难倒了老许,双方为此发生争执,还惊动了警方。最后,由民警用自己手机扫码付了钱,老许再将现金还给民警。

真烦人  热门火车票全被网络“秒杀”了

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不仅让一些老人遇到了类似老许的“囧事”,有时还让出行遇到难题。

临近“五一”,家住后宰门的王老太太准备乘火车去西安看儿子。

“我要买五一去西安的火车票!”10日一大早,王老太太又一次来到南京火车站售票口,得到的答复依然是“票卖完了”。王老太太告诉记者,她知道“五一”去西安的火车票难买,特地提前了很多天去售票窗口去买,可去了几次,哪怕去得再早,也总是“抢”不到票。

后来,王老太太才知道,这些节假日热门线路的火车票,很多人都是在网上“12306”购票,几乎都是“秒杀”,像她这样到售票窗口去买,很难买到。 

王老太太出门遇阻,家住鼓楼区龙江的孙老先生出门旅游时也犯了难。 

孙老先生说,4月6日他和老伴一起坐火车到苏州游玩,一下火车便直奔拙政园。刚到景区,就看到附近贴满了二维码,告知要扫描二维码购买门票。他在景区门口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人工售票口。

“我虽然使用微信,但只会聊聊天。因为没有绑定银行卡,无法使用微信钱包,没办法扫码购买门票。”孙老先生告诉记者,好不容易去一趟苏州,如果不能进拙政园看一看,会非常遗憾。可两位老人面对着二维码,束手无策。

幸运的是,孙老先生他们碰到了一名好心的游客,对方用自己手机扫码帮两位老人购买了两张门票,孙老先生再将门票钱以现金的方式还给这位游客。

真急人  老母亲病了却挂不到专家号

60多岁的张女士跟老母亲住在一起,最近母亲心脏方面的老毛病又犯了,她打听到某医院一位专家是看这个病的权威,便去医院挂专家号。

“我一连去了几天,都没挂到号。”张女士告诉记者,甚至有一天天没亮就去了,可还是没有挂到号。

“我都来好几天了,来得这么早,为什么就挂不到号呢?”想到母亲的病情,张女士怒气冲冲地质问医院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向她解释,医院现在实行网上预约挂号,需要关注医院的微信公众号,实名登记后即可预约哪一天哪个时间段哪位医生的号。而这位专家的号特别抢手,只要在网上一出现,立即就被人预定了,因此在医院挂号窗口几乎挂不到这位专家的号。

同样因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而焦急万分的还有罗先生。 

罗老先生年近七旬,儿子在上海工作。不久前的一天晚上8点多钟,儿子打来电话:“爸,我急需要用钱,能不能给我打10万元,今晚就要。” 

随后,儿子在电话里“远程”一步步教罗老先生下载某银行APP、注册登录、转账等过程。但教了一遍又一遍,罗老先生还是没有学会,急得团团转。

“平时还感觉不明显,关键时刻,不会用智能手机真是急死人!”罗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敲开邻居家的门,请对门的年轻人帮忙,最终才解决了问题。

本报记者 徐宁

作者:徐宁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