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心痛!巴黎圣母院失火塔尖坍塌

2019-04-17 08:4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心痛!巴黎圣母院失火塔尖坍塌

万幸!“卡西莫多的钟楼”还在 

res03_attpic_brief (4)

2019年3月23日拍摄的巴黎圣母院外景。 新华社

4月15日,在法国巴黎,巴黎圣母院燃起大火。 新华社/法新

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屋顶已烧毁。 新华社/路透

巴黎圣母院玻璃花窗可能被毁。 新华社

当地时间15日傍晚6时许,进行维修工程的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滚滚浓烟遮蔽了塞纳河畔的天空,火势迅速蔓延,巴黎圣母院塔尖已经在大火中坍塌。

在巴黎圣母院附近,数百人跪在地上祷告,有人啜泣,有人眼含泪花。巴黎市民尼古拉说:“今天是所有巴黎人伤心的一天,我们祈祷巴黎圣母院大火尽早熄灭。”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总理菲利普事发后赶到现场。马克龙发出重建巴黎圣母院的号召,法国各界人士16日纷纷响应,为重建和修复工程捐款数亿欧元。

中国、英国、德国、美国等国领导人当天对巴黎圣母院大火表示关注。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社交媒体上说:“巴黎圣母院着火令人悲痛,它是法国和欧洲文化的象征。”

法国消防部门16日宣布,当天上午10时,大火已经“全部扑灭”。一名消防人员和两名警察在灭火过程中受伤。

一座巴黎圣母院,一部经典名著

巴黎圣母院位于巴黎市中心塞纳河畔,始建于1163年,1345年完工,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之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每年吸引游客大约1300万人次。

很多没有去过巴黎的人,是阅读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知道巴黎圣母院的。

1831年,《巴黎圣母院》出版。雨果以离奇和对比手法写了一个发生在15世纪法国的故事: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道貌岸然、蛇蝎心肠,先爱后恨,迫害吉ト赛女郎爱斯美拉达。面目丑陋、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为救女郎舍身。这部小说是文学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其文学价值和社会意义深远。 

从上世纪20年代直到今天,《巴黎圣母院》多次被改编成电影,好莱坞和法国还在1996年和1999年分别把这个故事拍成动画片和音乐剧。观光巴黎的游客每年数以百万计,他们首先想看的就是巴黎圣母院,因为他们读过小说《巴黎圣母院》或者看过电影。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火灾发生后,经典爱情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中的一句台词,被许多微博网友转载。电影中男女主人公在塞纳河上的对话,似乎一语成谶。 

塔尖坍塌,“卡西莫多的钟楼”还在

巴黎圣母院开创了哥特式建筑风格先河。此前,教堂建筑多是沉重的拱顶、粗矮的柱子、厚重的墙壁,巴黎圣母院一改传统风格,代之以轻巧的骨架结构,使拱顶看起来更轻快、空间更宽敞、光线更充足,且屋顶、塔楼、扶壁都以尖顶装饰,尽显雍容华贵。此后,哥特式建筑风格很快在欧洲传播开来。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采用石材建造,外形高耸挺拔。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对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有过充满诗意的描绘,称其为“石头的交响乐”。石头材质让巴黎圣母院主体结构幸免于难,目前塔尖坍塌,屋顶烧毁。 

大火疑似从教堂屋顶的脚手架开始燃烧,巴黎圣母院建筑最高点、教堂标志性的尖塔在浓烟中倒塌。不过,巴黎圣母院主体建筑并没有烧毁,建于13世纪、大众最熟悉的双塔造型的正面得以保存。双塔由南北两侧钟楼构成,它们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也是雨果笔下《巴黎圣母院》里的“钟楼怪人”卡西莫多每日鸣钟之地。

网友对此纷纷发表评论,“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荆棘王冠等部分文物获救,玫瑰花窗可能受损 

巴黎圣母院内部的雕刻和绘画艺术,以及教堂内所收藏的13—17世纪的大量艺术珍品举世闻名。 

根据最新消息,巴黎圣母院祭坛和十字架在火灾中幸存,包括荆棘王冠在内的部分珍贵文物获救。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在当地电视台直播节目中宣布,包括荆棘王冠在内的部分文物成功获救。肖维说:“我们救出了荆棘王冠、圣路易的法衣。还成功地挽救了几幅画作,但是大型油画如您所知,难以取下。”

巴黎圣母院内象征“天堂之花”的彩绘玻璃花窗——“玫瑰花窗”,由于火焰的高温和框架的倒塌,其玻璃板部分在大火猛烈攻势下可能已摧毁。据悉,圣母院中有西、南、北三面大玫瑰窗,它们历史十分悠久,部分可追溯至13世纪。其中,教堂西面的花窗在19世纪时被全部重新镶嵌,北侧和南侧的两个花窗面积最大,直径达13米。 

幸运的是,由于事发时,巴黎圣母院正经历一次维修,在火灾发生的前几天,12座十二使徒的铜像和4座福音传教士铜像刚巧被移走,这16尊铜像原来位于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的教堂顶上。

命运多舛,曾被当做藏酒的仓库

历史上,这不是巴黎圣母院受损最严重的一次。历经法国大革命、王政复辟、巴黎公社、两次世界大战,一部巴黎圣母院历史,就是一部法兰西民族的微缩史。 

法国大革命时期,圣母院遭遇一次巨大灾难,宝物被盗,神像被毁,疯狂的民众甚至要把石像拆走倒卖。圣母院还被改名为“理性神殿”,变成了藏酒仓库。 

雨果在对巴黎圣母院施以浪漫想象的同时,也有感于这座建筑的破败凋敝,慨叹它“或许快要从大地上消逝了”。这掀起了读者的共鸣,人们自发捐款,希望修缮巴黎圣母院,最终得到法国政府的关注与支持,并启动了持续20年的修缮工作。 

本报记者 邢虹整理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在南京,涉及鸭子的订单占整体订单的比例,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均高于全国其他城市:在白天,南京鸭子订单占到6.8%,而全国平均是5.4%;在深夜,南京鸭子订单占到7.6%,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6%。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