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我们的节日·清明|清明时节话

2019-04-04 08:4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未标题-1

点击上图查看《风雅秦淮》周刊·我们的节日·清明特辑

清明节不论在南京,还是在外地,都有着丰富的民俗活动,都以祭祖为中心、以青绿色为标志,体现了节气与节日的合一。在我国第一位民俗文化学博士、东南大学教授陶思炎的眼中,清明节的主题,不仅是缅怀先祖,也有亲近自然、热爱生活、拥抱春天。本文详细阐释了清明的前世今生,让我们更多了解这个“联系着死灭与再生的,既肃穆又欢快的”节日。 

清明民俗为何以祭祖为中心

扫墓原为寒食的风俗。由于寒食、清明两节前后相连,到唐代它们逐渐合一,于是清明包容了原寒食的风俗,成为既是节气,又是节日的特殊日子

清明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是根据地球绕太阳公转而测定的,每年总在阳历的4月5日前后。其判定的方法,依《淮南子·天文训》的说法是:“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为清明。”所谓“清明”,据宋人陈元靓《岁时广记》的解释:“清明者,谓物生清净明洁。”也就是说,到了清明时节,大地皆春,万物复苏,水木清华,清新明洁,无论南方与北方,都迎来了温暖、明丽的春天。 

那么,为何清明节的民俗活动以祭祖为中心呢?传说它与寒食节纪念晋文公的大臣介子推有关。又有说,寒食源于周代“仲春以木铎循火禁于国中”的防火旧制。寒食节的日期在冬至后的105天,一般在清明前的一日或两日。由于寒食、清明两节前后相连,到唐代它们逐渐合一,于是清明包容了原寒食的风俗,成为既是节气,又是节日的特殊日子。

扫墓原为寒食的风俗,《旧唐书》载开元二十年(732年)敕云:“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代相沿,浸以成俗。士庶之家,宜许上墓,编入五礼,永为常式。”随着寒食、清明两节的合一,祭祖扫墓成了清明的主要节俗。 

南京的清明节俗也以扫墓为主要活动,一般由男人带上孩童到郊外祭扫祖墓,顺便在城外的水际和山坡踏青赏玩、寻挑野菜。古代还曾有清明时节生新火,用柳叶、锅巴加红糖煮食等风俗。儿童们则要“斗蛋”,就是用整煮的熟蛋,各持一只,同用蛋的大头或小头相互挤压,看谁的蛋壳破来决胜负。这一儿童的清明游戏有深层的文化隐义,它以蛋壳破表示小鸡破壳而出,生命开始复苏,同柳枝重新发芽一样,具有呼唤新生的意义。

南京人扫墓的地点过去多在南郊,旧时各家要带上盛祭品的竹编“春笥”,笥分三四层,内放荤素菜肴、饭团、酒水、碗筷、杯盏等物。扫墓时要拔除坟墓上和墓道上的杂树,填土修坟,做“坟帽”,以作为已有后人来祭扫的记号。 

此外,在坟头上要插上柳枝,以寄托对逝者再生的祝愿。在公墓未辟之前,扫墓人拜祭后,所有祭供的菜肴都照例送给照看墓地的“坟亲家”,同时会另给现金若干,以作为守坟的谢金。有的人家在扫墓时还会带一刀生肉,在祖坟旁祭祀山神、土地,在他们心中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本就联系在一起。 

当今南京人的扫墓方式已发生很大的变化:祭品以水果、糕点取代了酒饭,献物以鲜花取代了柳枝,行礼以鞠躬取代了磕头。同时,墓祭由单一的家族祭扫向社会、家庭、个人三个层面拓展,即增加了社会性的公祭和个人性的网祭等形式。拿南京来说,清明节祭扫雨花台烈土陵园,追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遇难同胞,个人用微信、微博、网页等表达对亲友的悼念和追思等,改变了家族祖墓祭祀的单一形态。

在当代,墓制已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物质条件、信仰观念、人口增衍、风俗嬗变、殡葬法规、土地政策、社会舆论等,成为引导墓制走向的主要因素。骨灰墓的形制也趋向多样化,出现了“碑石型”“棺屋型”“纪念型”“艺术型”“集存型”等种类,同时,树葬、花葬、江葬等自然葬式受到了倡导。当今南京清明扫墓的风俗既有传承,又有变异,能反映出时代的变迁。

清明节物为何首推杨柳

除了折柳插坟的习俗,清明时节旧有带柳还家、插柳于门,身戴柳枝、脚蹬柳屐、头簪柳叶等做法

岁时节俗往往以节物为符号表达其文化意义。说到清明的节物,不能不首推杨柳。柳在清明节俗中曾广泛应用,成为清明节中最富文化内涵与情感色彩的象征符号。

除了折柳插坟的习俗,清明时节旧有带柳还家、插柳于门,身戴柳枝、脚蹬柳屐、头簪柳叶等做法,在南京还曾流传着“清明不戴柳,死了变黄狗”的谣谚。柳不仅是报春的应时节物,其风俗应用更是内涵丰厚的社会文化现象。柳树的易生易活、早生早发的物种特点,成为大地回春、生命复苏、超越死亡、转世复活的象征,并被赋予哲学的、宗教的和美学的意义。

古时送别故人多有折柳相赠之俗,从《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之句,不难看到柳枝在风俗中的应用,不论是为死者,还是为生者,所共有的都是“依依惜别”之情。柳作为连接生死、彼此的象征,往往牵心动情,在应和着春天气息的同时,又带着人伦的情感。

折柳送别系由“杨柳依依”的自然本性所触发的社会联想,杨柳众多的枝条随风摆荡,相互偎依,正是它们的不离不弃引发了人们托物寄情的心绪。陶渊明因“宅边有五柳”,自号“五柳先生”。宅边植柳,乃因柳为“仙木”,以招引阳气,拱卫吉宅,而“五柳先生”之号,又隐含着对逍遥洒脱仙人的自喻。 

清明节还有“插柳节”之称。人们带柳还家,插柳于门,因柳有“仙木”“鬼怖木”之谓,故用以驱邪辟鬼。《齐民要术》中有“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之载。宋吴自牧《梦粱录》则曰:“家家以柳条插于门上,名曰‘明眼’。”所谓“明眼”,即有“鬼怖”的效用。至于清明戴柳,也是从前各地多见的风俗:女子于头上簪柳,男子则身上佩柳。 

在南京,无论大人、孩子均曾有清明佩柳的习俗。据明《正德江宁县志》载:“清明插柳,村夫稚子皆佩之。”其中,妇女所戴的柳往往做成柳球状,戴在鬓边。近人杨韫华有《山塘棹歌》言及清明妇女以柳插头之事:“清明一霎又今朝,听得沿街卖柳条。相约比邻诸姊妹,一枝斜插绿云翘。” 

人们为何要在清明戴柳呢?有民谣说:“戴个麦,活一百;戴个花,活百八;插根柳,活百九。”柳作为清明节物,成了护身延命的符号。至于“清明不戴柳,死了变黄狗”的谣谚,除了强调柳能护身的神能,还有道德训诫的成分,因不戴柳者,不仅漠视了自己的性命,更有忘祖不孝的意味。作为生命的礼赞和人世的祥物,可以说,柳在清明节俗中的一切应用, 都演示了生生不息的文化象征意义。 

清明节以青绿为节日色调,除了插柳、踏青,吃青团、挑青螺、挖野菜等民俗活动也都烘托着这万物明洁的颜色主题

青团传入南京是在明代

“青团”作为节物与寒食的冷餐有关,它以糯米粉和黏米粉为基本原料,加油、糖,裹豆沙、芝麻糊搓制而成。

青团又叫“艾团子”,系采集新生的艾草,捣汁染米粉成鲜嫩的青绿色而得名。青团在唐代已有,并已形成寒食吃青团的风俗。白居易有诗云:“寒食青团店,春低杨柳枝。酒香留客在,莺语和人诗。”可见,那时已有专门制售青团的店铺,“青团”与“柳枝”已同为寒食的节物。

青团传入南京是在明代,明初它随着苏杭一带的移民而传来。青团适合冷食,能点画节令色调,同时又甜绵可口,越来越受到南京人的青睐。在南京,除了自家制作外,糕团店、食品厂也应时制售,颇能烘托出南京的清明气氛。 

吃青螺后要扔几个壳上屋顶

青螺也是清明节的节物, 吃青螺又叫作“挑青”。因煮熟的整螺蛳需用针或牙签挑食,而螺蛳壳多泛绿色,故有“挑青”之说。

清明时的螺蛳鲜嫩肥美,有“清明螺,赛肥鹅”的谚语。清明后的螺蛳因恐有蚂蟥等虫害寄生,南京人就不再吃它了。 

吃青螺,也是以“青”来点画清明时节“清净明洁”的岁时特征。老南京人在清明吃了螺蛳后,会扔几个螺蛳壳到自家房顶上,作为镇宅之物。早在商代,就有以螺蛳头辟恶气的做法。明顾起元《客座赘语》卷四载:辟恶气,“夏后氏以苇茭,商人以螺首,周人以桃为梗。”南京所在的东部地区本是商人的发祥之地,因此,以螺蛳为镇物,守护宅室的俗信观念还有所传承。江浙一带的养蚕农民,把螺蛳壳扔屋上说成是驱鼠护蚕,其实也是对上古的螺蛳为镇物观念的附会之言。 

此外,因“青螺”与“青龙”谐音,古人也以青螺作为“青龙”的象征。有苏南竹枝词说:“好是风风雨雨天,清明时节闹桑田。青螺白虎刚祠罢,留得灰弓月样圆。”所说的“青螺白虎”就是喻指“青龙”和“白虎”。在这里,原本作为镇物的青螺,开始带上了吉祥物的性质。

挑野菜放风筝放松身心

挑野菜作为踏青活动的一部分,也以野菜的“青绿”贴合着清明节俗的主色调。南京人爱挑的野菜包括荠菜、马兰头、苜蓿头等,这些野味也能给南京人家带来浓浓的春意。

至于风筝、秋千等物,以户外运动的方式,主要是给儿童带来无尽的快乐。南京城南的儿童放风筝主要在雨花台、中华门、白鹭洲等处,他们既有买来的风筝,也有不少是自家动手糊制的,虽色彩、形制、 精粗不一,但都使清明时节成了放松自我身心的游乐日子。

作者:陶思炎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社会保障……一项项事业的投入,回应着习总书记对江苏的谆谆嘱托,回应着百姓对“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期待,书写出一张张南京人的“幸福答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