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辱骂学生,“辱骂式教育”是教育的悲哀

2019-03-27 14:24图文来源:红网

近日,有网友爆料上海交大博士生导师倪某,在学术交流群里要求学生无休工作,并辱骂学生称“你们这些垃圾、白痴,有什么资格需要休息”。25日,上海交大电子系回应称已注意到相关反映,正了解情况。(3月26日 澎湃新闻)

自古严师出高徒,导师对学生的要求高可以理解,学生做不好事情,老师加以批评指正无可厚非。但是导师倪某用“垃圾”“滚”“白痴”“文盲”等辱骂性字眼批评学生“没有资格休息”,未免有失师格。倪某此举缺乏对学生基本的人文关怀,更缺乏教育的“温度”。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一位好的老师不仅是是学生学业路上的引路人,更是学生人生路上的指向灯。如果说家庭和父母是学生的第一课堂,那么学校和老师便是学生的第二课堂。学生从幼时踏入校门,在求知的同时学做人学做事,因此老师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本事件当事人已是在读博士,其人生观价值观基本成型,倪某的辱骂对其造成的负面影响或许没那么大,但也不能否认倪某辱骂式的教育对学生造成的伤害。

倪某辱骂学生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学生反映任务太重,想要休息时间,休息时间多便拖慢了研究进度,损害到倪某的利益。二,学生任务完成不出色,倪某恨铁不成钢,企图通过辱骂式教育的“激将法”促进学生学业进步。这两个原因中,笔者更愿意相信是第二条。但老师要求高,不代表可以剥夺应有的休息时间,更不代表可以用“滚”“垃圾”等侮辱性字眼进行所谓的激将法。

辱骂式教育和人们常说的棍棒底下出孝子有惊人的相似,就像是只有痛苦才会磨砺人的意志,实在是谬论。反观当下,诸如此类事件不胜枚举,不论是中国式亲情下的棍棒教育,还是教育体制下人性关怀的缺失,都是教育的一大悲哀。施教者给予受者自以为好的教育好的经验,却没有问过受者是否乐意接受。就像倪某,或许是为了学生学术进步,但是用此等侮辱性字眼,令人不敢恭维。试问,若倪某是当事学生,又该作何感想呢?

作为老师,教书育人当是己任,既是己任,那么该有的同理心共情心必不可少。倪某想要批评学生,完全可以用更冷静,更客观的方式指出错误,提出意见,与学生共同解决问题,而不是在“学术交流群”中大肆宣泄情绪,当众失态。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某高校硕导在任职本科生班主任期间大力鼓吹学生创新创业,一味让学生只创业不学习,用侮辱性言辞辱骂有考研意愿的学生,将学生当众骂哭。更甚者,利用学生实习期,与当地某机构里应外合,指派学生去发传单为自己牟利。这样的老师,不仅对学生身心健康造成巨大伤害,也耽误学生的学业进步,想来令人心寒。

无论本事件背后真相如何,老师也应站在学生的角度,换位思考,适当给予学生休息时间,而不是当众发表侮辱性言辞,对学生身心造成伤害。受过辱骂式教育的人成材了,不代表辱骂式教育是成材的必经之路。辱骂式教育也许会量变产生质变,但谁能保证这个质变是好的变化呢?不给予学生应有的人文关怀,反而一遍遍重复着辱骂性的言辞,还美其名曰为恨铁不成钢,才是教育最大的悲哀。

作者:汤惠芹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