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文娱 > 正文

对话周杰:别人以为我是愤青,其实我不是

2019-03-15 08:47图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周杰一直有个习惯,坚持写微博。内容五花八门,有时谈演艺圈,有时晒自己的生活,有时怼标题党。今年春节,他特意发了一条微博,提到了曾经的各种传闻。

从1998年《还珠格格》以来,他不止收获了名声,还有很多黑粉。但在舆论场中趟过这么多回,周杰似乎也没学会怎么成为一个“讨喜”的演员。

有人说他耿直,有人说他是个愤青。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因为觉得说来说去都是一样的内容。

在见到他之前,记者也心存疑虑,他会好采访吗?当天,周杰刚结束话剧《北京法源寺》的演出,有点累,但意外地很健谈,说起角色来滔滔不绝,会经常反问:“是不是?对不对?”

《北京法源寺》中,他饰演光绪皇帝。他说自己跟光绪有一点很像,就是都能隐忍。所以之前很多事他都不愿意解释,也不愿意公开。

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这是错的,讲出来也没什么,信就信,不信拉倒。

他认为,演员这一行并没什么特别,就像吹的泡泡一样,再绚烂也会破灭。所以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生活中,收藏旅行读书,干点更精彩的事。

以下是记者整理的口述:

光绪的性格很隐忍,这个跟我有点像

在工作上,我是个没有计划的人。我没有想过一年一定要拍多少戏,遇到了就拍,没遇到就不拍,话剧也是一样。我本身演舞台剧就很少,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只演过两个舞台剧。

作为一个从业30年的人来说,演两个舞台剧实际上非常少。《北京法源寺》这个剧本非常精彩,它需要大量的相关材料。把戊戌变法写进一个三个小时的舞台剧中,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大大小小人物有30个,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光彩,而且台词不好背。因为它不是情节戏,都是跳进跳出、时空穿插的,所以词也没有什么连贯性。

演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也是重新回炉的体验,给我的感受是挺好的。

我也蛮喜欢历史,当然演这部戏之前,我没有系统地去研究过这段历史。除了读原著,我也看了一些史料。我觉得历史在改革的关键节点上,一定是不寻常的,出的人物也不寻常,发生的事件也是惊天动地。

光绪第一场戏接见了康有为,其实光绪内心非常希望变革,但他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理想主张。光绪多委屈,是不是?

他的性格很隐忍,这个跟我有点像。因为我也是一个前半生很隐忍的人,不希望解释,不愿意公开,总想猫起来躲起来,性格所致。其实后来觉得这是错的,当然性格无对错。

走到今天觉得其实也没什么,讲出来有什么不好呢?他信就信,不信拉倒,反正要讲出来。

所以我演一个角色是希望能够有作用的,所谓的使命感,其实这个使命感有多了不起呢,也未必。可能就是投了一个小石子,没有用,但它还是会有波纹。

明星就是大家吹的泡泡

再看《还珠格格》,我觉得挺好啊。那天在剧组我还跟他们探讨这个问题,我说你看今天看那个时候的表演,肯定会觉得那个时候好生涩,但是不可以这么想。如果我那时候演得老气横秋的样子,是成熟了,但不对啊。

我们不可以站在这个角度去评判过去。你现在还能演出当年的状态吗,演不出来了,已经过去了。少年说少年的话,中年说中年的话,老年说老年的话。

生命都有时效,明星这个行业也一样,就像我们小时候玩吹泡泡,吹了一群泡泡飘向空中,群星灿烂。但不管大中小泡泡都是要破灭的,有的先爆有的后爆,一瞬间大家都爆了。然后再出新泡泡,再破灭,再出新泡泡。

我20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是他们不相信而已。不就是泡泡吗,你都知道这个答案,知道人是要死的,还去讲什么?

我留了十个形象跟留一百个形象是一样的,只是量的问题。只要留了,观众能记住我一个阶段就好了。我也会被淘汰的,我这个泡沫不破,人家的泡沫怎么吹起来。我留点时间,干点别的精彩的,也挺好的。

我十年前就不吃垃圾食品、作息规律,对我来说很容易。就像戒烟一样,我戒烟20年,没有什么难的。

别人可能觉得我不像个演员,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像演员。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工作,对吧?谋生的职业而已。演戏的时候我是演员,不演戏的时候,我就马上变成老百姓的身份。

我一直追求这么做,我希望我在上班的时候,我以角色的身份来跟任何人去接触。演的不对,你随便评论。不工作的时候,互不干扰。

责任编辑:尹淑琼
关于周杰访谈的新闻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我市首次民办小学网上报名昨天中午12点结束。据统计,5月8日—12日网上报名期间,全市共有约2万人报名,没有一所民办小学报名人数达到4000人,较往年有不小降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