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产业兴旺须考虑微观主体选择

2019-03-13 07:2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 高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作为总要求。在市场化体制转型背景下,我国实现乡村产业兴旺必须考虑企业、农民等微观主体的选择。

一是继续通过产权细分放活土地使用权。我国要促进农村产业兴旺,应继续通过产权细分来放活土地使用权,继续实施耕地的“三权分置”改革,积极开展宅基地的“三权分置”试点——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在试点过程中,可允许农户以宅基地使用权与外部资本联合,开展符合法律政策的居住、商住或经营性用房项目,也可允许以农村社区为单位农户开展宅基地使用权入股,以集体经营宅基地资产的方式取得收益并按股分红。

二是通过降低壁垒引导各类生产要素下乡。通过农村耕地和宅基地产权制度改革,为资本进入农村从事休闲农业、旅游农业等提供土地政策支持;通过结构性减税和加快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在税收和金融资源支持中体现出对从事涉农产业资本的必要倾斜;应按照人口集聚的空间分布特征,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力度,完善农村产业的商业性和政策性保险体系,进而降低资本从事农村产业的交易成本和自然风险。

三是不断壮大农村新型职业农民的形成规模。拓展新型职业农民的来源渠道,新型职业农民可是本地户籍人员,也可是外来户籍人员;应通过资格认定时的教育培训、认定后的教育培训以及构建新型职业农民的互动平台,提高其人力资本含量并释放新型职业农民的创新活力;鼓励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增强与周边农民的互动,促使新型职业农民和周边农户形成联结更紧密、方式更多元的利益共同体。

四是借助互联网等信息化技术推进农村产业发展。当前我国正处在信息化技术快速发展、信息化产品广泛使用的黄金时期,我国应继续加大对农村电信、通讯等基础设施的供给力度,将农村的信息化进程放在更为突出的基础设施建设位次。此外,应通过制度完善来解决涉农产业的“信息孤岛”问题,推动农村从“互联网+农业”走向“互联网+农业+工业”“互联网+农业+服务业”,依靠互联网的交易成本节约优势来促进农村产业的交叉融合,激发市场需求形成对农村产业融合的持续拉力。

五是鼓励各地形成契合本地特征的农村产业发展方式。鼓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开展农村产业发展的“地方探索”。大城市周边农村地区可率先通过充分发挥农业的生态、休闲、体验、旅游、创意等服务功能形成都市现代农业,而远离大城市的农村地区则可依托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提高粮食等传统农业的产出效率。应形成更能体现创新、协调等发展理念的行政绩效考核体系,并通过适度的财权下沉和事权上移赋予地方政府更多的财政资源,促使其在农村产业兴旺中更好地扮演“服务者”的角色。

六是不断完善我国针对农村产业的补贴支持政策。我国农业补贴支持政策需做适应性调整,补贴政策在范围上应从传统农业拓展至农村的多样化产业,从传统农民拓展至农村的各类型农民。在此基础上,应形成不同补贴政策相互分工、彼此搭配的补贴政策体系,并明确特定补贴政策的主要目标,依据主要目标锁定补贴对象和方式。如果农业补贴的目标是提高小农户的抗风险能力,则其主要实施对象就是传统农民,如果补贴的目标是推动农业创新和产业融合,则其主要实施对象就是农村中的经营大户、专业合作社和涉农龙头企业。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据《南京社会科学》) 

作者:高帆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