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对标世界一线城市创造发展“蓝海”

2019-03-13 07:0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对标世界一线城市创造发展“蓝海”

——对话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教授 

20190313A10_pdf

点击上图查看本版更多内容

张鸿雁,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江苏省城市现代化研究基地主任和首席专家、江苏城市经济学会会长。长期从事城市规划与设计、城市经济与文化产业规划与设计、特色小镇规划与设计等方面研究、规划和操作。首创提出“城市文化资本”概念、“中国多梯度社会结构”概念、“循环社会型城市社会发展理论”和“城市社会精准治理理论”。主持国家级重大课题3项、省部级重大课题15项,出版学术专著20余部,主编《城市前沿科学丛书》等丛书10套,发表学术论文230余篇,获得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等30多个奖项。 

本报记者 冯芃摄

本报记者 宋广玉

回答好“南京之问 ”专家谈

南京一定要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前提下创造新功能补充上海不足,构成与上海的互补关系和协同发展效应。南京的产业发展、创新能力、人才特色及城市功能等,要在某一方面超过上海,才能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支点,成为长三角的一个“文化发展极”和“区域经济协调极”。

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宣布,中央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将之上升为国家战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编制实施发展规划纲要”。 

作为长三角唯一特大城市的南京,在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中,如何扛起南京责任、展现南京作为、作出南京贡献?“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京要超前定位,先走一步、领先一步、快走一步、早走一步,在直接面对全球化中对标世界一线城市,直接介入全球市场、全球经济和全球创新中去创造发展‘蓝海’。只有南京有长处、有优势,才能对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有帮助、有贡献。”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长三角一体化

是推动我国现代化发展的区域增长极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对长江流域发展空间引导会有上传效应;长三角城市群巨大的龙头作用,会带动长江中上游武汉、重庆发展;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整合,会形成一个经济发展具有高强度物流空间的主干地带,带动中国大面积地区进入现代化过程。

记者:多年以来您一直研究长三角一体化。这次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对这个地区乃至我国发展意味着什么? 

张鸿雁:我的专业是研究城市发展战略、城市经济和城市规划理论。1986年,在苏州建城2500周年纪念大会上,我就提出过长三角一体化,后来一直研究这个问题。1999年发表《迈向二十一世纪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战略定位分析》,2008年发表《“大上海国际化都市圈”的整合与建构——中国长三角城市群差序化格局创新研究》。

西方学者坎尔曼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曾预测长江三角洲可能成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我是从城市学、城市规划学和城市发展战略意义上,将城市作为地域生产力构成来研究和认识这个问题的。 

观察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一个很重要的视角,就是区域发展极和区域现代化。当下,全球都在推进现代化。区域发展极和区域现代化,是全球现代化发展中一个重要发展趋势和格局。不过,按照经济发展规律,现代化不可能在全球均衡发展,只能是局部地区率先发展。对中国来说,长三角就是推进现代化发展的一个区域增长极。

记者:为什么? 

张鸿雁:因为长三角具有历史文化传统、区位空间和自然地理以及城市文化资本等特定优势。 

文化发展极是带动区域发展极的核心要素和重要力量,也是城市文化自觉与自为的原动力。长三角城市群有一个很好的文化向心力和文化认同性,江苏、浙江、安徽甚至山东一部分地区,均认同上海的海派文化,具有共同的江南文化和沿海文化属性。这种文化认同,是长三角能成为区域增长极的一个特定优势。 

区位空间上,长江和沿海地区形成一个T字形黄金通道,通江达海。T字形黄金水道,会有一个回波效应,或者叫做集聚扩散效应。长三角地区发展通过长江流域的空间融合和传导功能会产生经济文化的协调效应;长三角城市群巨大的龙头作用,可以带动整个长江流域特别是中上游武汉、重庆发展;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的整合,会形成一个中国经济发展具有高强度物流空间的主干地带,带动中国大面积地区进入现代化过程。这是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意义所在——通过区域发展极的发展带动周边发展,进而有可能成长为世界一个发展极,或者成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中一个最有特色的城市群。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还会把长三角变成一个共享平台,改变产业发展空间布局,加上交通快速发展的整合,形成一个“长三角都市圈生活方式共同体”。因为在长三角,江浙沪既是江南文化作为中国文化根柢的集中表现地,也是江南文化积淀最多最深厚的地方,还是国际化交流、后现代科技文化与经济生活、创新发展最充分的地方。随着全球网络社会的形成,这一地区的交通方式、交往方式、通讯方式、工作方式及各种壁垒的打通和同城化的形成,居民的生活选择机制更充分,每个人都能很及时地参与和享受整个长三角都市圈的生活方式,未来会构成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领先地区。 

不仅如此,当下的智能化网络时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组织形式、消费方式、个体的媒介运作还有价值观。其中,最关键的是区域空间一体意义上的交通方式、交往方式、通信方式和物流方式等的改变,不仅使人与人之间的时空距离发生了变化,生产组织形式也变了。在产业发展上,长三角地区初步形成了“发展极”整合下的全域空间再生产功能,或者叫做“全域空间再生产的产业化价值重组”。无论是乡镇、县市还是省一级,产业空间布局都在向高度集聚和高素质化方向发展。原来的行政壁垒被打破后,可以在长三角这个更大空间里形成新的产业布局,创造新的产业流和新的产业协作体系、全球城市价值链。而且这个价值链能与国际价值链连接,形成一个新的有比较优势的“区位熵”,各城市产业发展形成一种“共生性竞争关系”。这就改善了长三角的生产力结构,为特色产业布局和特色产业集群发展提供更好条件。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由区位熵和吸引力共同塑造构成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首先是一个文化认同过程,然后才是城市群结构和空间的改变。

记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京有哪些可资借鉴的经验? 

张鸿雁:城市群发展,有着自己的生长机制、内在规律和需求,是由它的区位熵和吸引力共同塑造构成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首先是一个文化认同过程,然后才是城市群结构和空间的改变。南京首先要成为长三角的一个“文化发展极”,才能创造区域比较优势。在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目前上海的政策举措有着很好的前瞻性,值得南京学习借鉴。

上海推进长三角一体化的政策优势,一是主抓文化优势构建,做好红色文化、神话文化和江南文化,重构文化高地,提升文化发展极,增强文化吸引力和城市软实力。 

二是它的政策有战略,有战术,也有具体抓手。比如建构上海文化空间时,上千个石库门都有具体有效的改造措施。 

三是它更注重城市内在温度,通过重建公共空间、建立典型市民生活体系以及把上海通达长三角所有城市的断头路打通等,让更多人喜欢上海。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别的城市大多是招商,而上海则是选商。 

产业发展创新能力人才特色要有超过上海的地方

南京要集中力量办好事、办精事、办世界最前沿的事:集中发展一个国际一流的智慧园区,集中力量办一个世界一流大学特色专业群,集中力量建立一个完整的国际化人才集聚高地。

记者:作为长三角唯一特大城市,南京如何扛起南京责任、展现南京作为、作出南京贡献?

张鸿雁:推进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四省市要合建世界一流硅谷、一流大学、一流产业群、一流智慧产业带、一流组合港和一流创新创业高地以及人才流动高地,直接参与全球城市竞争。 

南京要超前定位,先走一步、领先一步、快走一步、早走一步,深入思考如何利用优势加长板,创新板,补短板,舍烂板。 

首先要在直接面对全球化中对标世界一线城市,直接到全球市场、全球经济和全球创新中去创造发展“蓝海”。只有在某种方式比上海有优势、有特点,长三角才需要你。南京一定要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前提下创造新功能补充上海不足,进而在特色发展上超越上海。南京的产业发展、创新能力和人才特色,一定要有超过上海的地方,才能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支点。和纽约、伦敦、巴黎、东京和上海等全世界一线城市相比,南京最缺什么?我觉得是国际金融服务中心和智慧科技产业创造中心。我们必须想方设法建构自己的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科创中心新体系。 

其次是做特色。大体上,旅游目的地城市也是人才比较集中的城市,同时也是创新创业空间比较好的城市,更是优质生活空间比较好的城市。要挖掘南京的人文优势,创造“城市文化资本”的再生产过程,像巴黎一样形成一个全新的、真正的世界旅游目的地。宜居宜业宜学宜游,打造一个世界文化之都,就是创造全球意义的文化认同城市的“城市照顾体系”,将南京变成一个温暖的城市、幸福的城市,创业创新人才会随之而来。南京要以守护中国历史文化为己任,打造一个世界文化旅游名都,把与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相关的文化建构起来,把南京2000多年建城史的文化挖掘出来。中山陵、夫子庙、秦淮河、紫金山、栖霞山、幕府山……南京是山水城林融于一体的城市,特别是内外秦淮河,和塞纳河、泰晤士河、莱茵河一样,是一条传统文化底蕴和国际性兼具的河。要以世界名河为标杆,把它利用好。要与世界直接接轨,把南京的博爱之都、和平之都的文化以及十朝古都,特别是具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特色的历史文化主动传播出去,创造世界性的“文化身份识别”。在我看来,南京是一个有望成为中国文化守望者的城市,可以比肩巴黎,成为东方的世界文化之都! 

再次是要集中力量办好事、办大事、办精致的事、办世界最前沿的事。一是推进创新发展,建构科技创新与高校结合区域,集中打造一个国际一流的智慧产业园区,发展机器人、3D打印等智慧产业;二是结合南京优势集中力量办一个世界一流大学特色专业群,建立一个完整的国际化人才集聚与流动高地;三是完整打造国际化金融服务产业中心,形成对标全球城市的基本标准,形成区域金融中心的“金融港”功能;四是创造国际化交通枢纽结构,既要通江达海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又要与上海无缝对接;五是打造国际化社区生活体系,完善国际化法律、医疗、教育服务等,凸显南京的国际化城市社会生活;六是在网络信息产业和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直接面向国际,创造国际“信息港”功能;七是建设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城市,利用传统文化优势争取游客;八是把南京打造成一线国际商务会展(会奖)中心。集中力量办一个真正的国际化会展经济体产业链,创造世界有特色的会展(会奖)经济模式。一个城市会展经济是其国际化和国际交流水平与能级的表现。放大会展产业经济,是南京国际开放度和上海发展互补的一个重要关口也是缺口。现在,南京的会展场馆面积国内排名在20左右,与南京作为特大城市的地位十分不匹配;会展的关注度、影响度、产业链环节还不够高,还没有一个大型活动能够真正引起全世界关注。南京可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创新名城的过程中,通过做大专利创新创业会展产业来做大做强会展经济,希望能看到世界专利博览会在南京举办。 

第四,江北新区要实现跨越性发展。江北、江南高度融合共同发展,是南京成为长三角支点和增长极的一个前提,也是南京辐射带动苏北发展、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的一个表现。南京要推动江北江南平行发展,长江通道建设还应加快,产业布局要创新,商业业态也要高端。更重要的是,江北的生活配套要不亚于甚至超过江南,江北居民的生活体系要不依赖于江南。  

作者:宋广玉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