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长得好看还能打!这位“空中侠女”当起航空安全员

2019-03-08 14:51图文来源:中新社微信公号

长得好看,还这么能打!这位“空中侠女”棒棒哒!

“谁说女子不如男!”航空安全员是个挺“爷们儿”的职业,一般女性极少能胜任,而秦洁就是“极少”女性中的一人。

格斗、器械、仰卧起坐、万米长跑……在通过航空安全员的选拔后,她成为了东航浙江分公司保卫部的安全员,同时也是浙江首位航空女安全员。

江南水乡姑娘的蓝天梦:放弃“铁饭碗”

初见秦洁,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扎成一束马尾,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把她衬托得很精神,皮肤白皙的她说起话来总是在微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声音如铜铃般悦耳,谁也想不到这个女孩竟是一朵“空中玫瑰”,保卫着航空班列的安全。

“我是真的喜欢蓝天,之前在银行工作,有事业编制,尽管安稳,但我还是向往蓝天。”2012年,秦洁从银行辞职,成为一名东航的乘务员。

2013年,东航浙江分公司首次面向空中乘务员内部招聘女子安全员。秦洁的丈夫鲁洪涛想到妻子体能这么好,很有做航空安全员的潜质,于是动员妻子报了名。

因为爱,秦洁参加了此次报名。

但是,保卫部历来是男性的“天下”,在秦洁没来之前,该部门所有的职工都是男性。“训练场上不分男女!”在秦洁看来,女性也能适应航空安全员的工作。

下定决心后的那段时间,鲁洪涛成了妻子的专职教练,一有空就指导秦洁锻炼:器械、仰卧起坐、万米长跑等项目。而那段日子,秦洁每天训练着各种器械、长跑、擒拿格斗、反爆破……

“空中玫瑰”转型女安保:用实力说话

从乘务员到安全员,迎接秦洁的是“劈头盖脸”的各项考核。

“最难的是体能和技能的考核。”2014年7月,秦洁到南京政治学院进行三个月的封闭训练。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似娇弱的女孩在进校摸底考中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当时老师就对我说‘你可以的’,摸底考1500米我的成绩就达到了考核标准。”回忆起当初训练的日子,秦洁直言痛并快乐着。

在学校训练的日子,扎实而又充满干劲。每天一早,秦洁和其他学员都需要围着操场跑步热身,“一圈400米,跑8圈。”

热身后,便是进行格斗、擒拿、匕首使用等课程的教学。令秦洁印象最深的课程便是45度坡跑步,“背着一个40斤左右的轮胎,在45度左右的坡上跑步,即使现在回忆起来也感觉很‘酸爽’。”

“谁说女子不如男。”三个月后,秦洁以优异的成绩从南京政治学院毕业,并入职东航浙江分公司保卫部,成为浙江首个航空女安保。

入职后,秦洁并没有放松对体能和技能的训练,“每周起码去三次训练房,加强锻炼。”此外,秦洁也利用空闲时间跑步、竞走。

航空女安全员日常:护卫飞机安全

在保卫部,秦洁的工作忙碌而又充满了能量。

“全年无休,5年没有在家过年。”秦洁笑着说道,入职安保部后,原本期待可以和丈夫一起“上下班”,但是没想到电脑随机排班后,一年也就排到一两次在一起上班的机会。“机场‘擦肩而过’可能就是说我们夫妻俩了。”

事实上,安保工作并非只是在飞机上维护安全。

在飞机起飞前,安保员要进行航前准备。“了解此次航班的特殊之处,例如天气和乘客组成,最重要的是进行分工,例如遇到非法干扰和扰乱事件的处理。”秦洁解释道。

此外,还要进行清舱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我们一般进行交叉重复检查。”秦洁举例说道,“就像地面上的螺丝刀,带进飞机后就有可能变成凶器。”

清舱检查后,飞机便开始准备起飞。

而此时的秦洁则隐匿在人群中,时常保护着乘客的安全,“有时候是乘务员,有时候是游客,‘玩转’不同身份的Cosplay。”

但不管以何种身份上机,秦洁都需在航行中进行巡舱检查,排除潜在危险。“有时候假装上厕所、喝水,来回观察乘客的表情和举动。”秦洁表示,一般情况下,乘客的面部表情较为自然流畅,但是有异举的乘客往往面积较为僵硬,且交谈时语无伦次,没有逻辑关系。

押解女犯罪嫌疑人 呼吁女性力量

随着飞机出行的普及,机上的纠纷事件也逐渐增多,这给秦洁的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让秦洁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执行宁波飞北京的航班时,前后两排的旅客因为调试座椅靠背的角度大打出手。

而当时最简单的处理方法是移交地面公安,但秦洁考虑到这样解决双方一定不服气,“而且双方都在气头上,都认定自己有理。”

于是秦洁告诉动手的两名旅客,他们当天的行为可以把他们移交给地面公安,但不想因为他们的一时冲动,让他们后悔,耽误他们的行程。

站在他们二人的角度,秦洁把他们如果鲁莽行事可能产生的后果进行分析,双方听了都冷静下来,都觉得因为一时之气耽误正事不值得,提出握手言和。

“事实上,航空安保是一份很需要女性的工作。”秦洁直言,近年来,随着中国多地经济诈骗犯的“回归”,秦洁也开始了空中“押解”的工作。

在此前的温州“6·25”特大通讯(网络)案中,温州警方南下北上两次包机押解通讯(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回温审讯。

该次押解航班由东方航空执飞,秦洁就是东航空中安保人员中的一人,“因为我是女性,所以遇到女犯罪嫌疑人需要在机上上厕所时,就很需要我们懂机上操作的女性安保力量了。”

爱好运动,热爱生活,蓝天上的“空中玫瑰”守护着航班的安全。

秦洁“无奈”地笑道:“现在除了我先生,公司没人觉得我是女孩,同事将我当做‘兄弟’,称呼我为‘金刚芭比’。”

作者:林波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我市垃圾分类工作全面提速!今起,《南京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草案建议稿(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建议稿)公开征求意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