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老南京女子喜欢这样妆饰

2019-03-08 14:2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20190308B02_pdf

大多数南京女子更喜浅妆淡抹,不肆奢华,所以有了流行数百上千年的“簪茉莉”“梅花妆”“戴绒花”等妆饰习俗。 

“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古代的女子与今人一样,在装扮上有着对时尚的追求。千百年来,南京女子的妆饰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潮流的影响,多有变易,各具风情。东晋时有北方南迁的贵族女子兴云鬓高髻、敷粉施朱,明朝初期的教坊司和民国时期夫子庙的歌女喜浓妆艳抹,而大多数南京女子更喜欢浅妆淡抹,不肆奢华,所以有了流行数百上千年的“簪茉莉”“梅花妆”“戴绒花”等妆饰习俗,亦足见古都民风淳朴。 

簪茉莉 一千多年前就出现了

茉莉花以其玉洁冰清和幽香四溢赢得人们对它的喜爱,在南京人心目中更有特殊的地位,一曲《茉莉花》从南京唱响神州,传唱海外。600多年前的洪武初年,部分南京人迁往甘肃,他们把“鲜花调”(民歌《茉莉花》的原型)也带到了甘肃洮河流域,至今传唱不衰。除了吟咏歌唱,早在1000多年前,南京的女子就喜欢把茉莉花作为妆饰,簪在发髻上,日渐形成“簪茉莉”的习俗。 

《晋书》有“都人簪奈花”的记载。“奈花”是何种花?晋代的嵇含在《南方草木状》中解释为“末利”,《洪迈集》中将之记作“末丽”,还有记作“抹厉”“没利”的,“盖茉莉本胡语,无正字,随人会意而已”。而明人杨慎《丹铅录》和李时珍《本草纲目》皆明确表示:“即今之茉莉花也。” 

晋时建康(今南京)即引种南海奈花,明朝南郊花神庙更是广种茉莉,作为香料用于制茶或者作女子配饰。直至清末及民国时期,簪茉莉还是广受南京女子喜爱的一种妆饰。 

《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写明末清初南京人的穿着打扮和生活情趣时,有这样的描述:“那秦淮到了有月色的时候,越是夜色已深,更有那细吹细唱的船来,凄清委婉,动人心魄。两边河房住家的女郎,穿了轻纱衣服,头上簪了茉莉花,一齐卷起湘帘,凭栏静听。所以灯鼓船一响,两边帘卷窗开,河房里焚的龙涎、沉香一齐喷出来,和河里的月色烟光合成一片,望着如阆苑仙人,瑶宫仙女。” 

就在上世纪40年代,笔者从乡下来到南京状元境附近的亲戚家。初夏时节,茉莉飘香,每天清晨即有年轻女子提着浅帮竹篮,走街串巷叫卖茉莉花。据亲戚说这些卖花人都是花神庙的,她们天不亮就采摘茉莉花,赶到城里也不过7点左右,正是家家户户妇女梳妆打扮之时。记得亲戚家的夫人喜欢用毛刷蘸刨花水刷在头发上,再用木梳仔细梳理,将头发梳得服贴乌亮,在脑后盘个传统的巴巴髻,然后她便招来沿街叫卖的卖花女在身旁坐下。只见卖花女左手抽出一根约5厘米长的细铅丝,右手轻取茉莉花,一朵一朵顺次穿上,约有20来朵。卖花女一双巧手将花朵按相同方向理顺,花蕊向上,然后把铅丝弯成弧形,两端各弯一小钩,往巴巴髻上一戴,两端顺手一扣钩牢,就稳妥了。乌黑发亮的头发配上朵朵洁白的茉莉,让人立刻平添几分温馨与妩媚,从早到晚,走到哪里便会把淡淡的幽香带到哪里。 

梅花妆 兴于南朝南京城以唐代最盛

梅花妆是南朝时期都城建康(今南京)女子的时尚妆饰。相传此妆始于南朝宋武帝刘裕的女儿寿阳公主。据《太平御览》引《宋书》:寿阳公主在一个新年的人日(正月初七),与宫女们在庭院里嬉戏,随后休憩于含章殿檐下。其时梅花盛开,花香扑鼻,一阵微风吹过,梅花随风落下,落到寿阳公主的额头上,额上遂留有花的印痕,拂之不去,令公主更显得妩媚动人。此后,寿阳公主常取梅花花蕊的黄粉点饰额头,有时也随手摘下梅花的花瓣贴于眉心。宫女们见了都觉得很美,于是一个个仿效起来。 

这种妆饰被称作“梅花妆”,简称“梅妆”,又因起自寿阳公主,也称“寿阳妆”。这花蕊之粉,在古诗文中多被称为“花黄”或“蕊黄”。五代前蜀诗人牛峤《红蔷薇》中有一句“若缀寿阳公主额,六宫争肯学梅妆”,说的就是这个典故。因为用花粉要受季节限制,后来无花的时节,人们即以研制的黄色粉料取代,此又称“鸦黄”。 

这一妆饰流传甚久。唐代女子仍以饰梅花妆为美。唐代诗人李商隐在《对雪》诗中曰:“侵夜可能争桂魄,忍寒应欲试梅妆。”由于当时这种妆饰多在少女中流行,所以称未婚闺女为“黄花闺女”或“黄花女”。“今朝白面黄花姐,明日红颜绿鬓妻”,道出了女子出嫁前后妆饰的不同变化。 

梅花妆后来有所发展,不止是黄色,还有红色、绿色,也不止是梅花形,还有牛角形、扇面状、桃子样等。除了用颜料点画,还有用金箔、纸片、玉片等贴在额头的,最妙的是用蜻蜓翅膀剪成花瓣形,涂上金粉贴在额上。

这种风尚以唐代为盛,唐人画的仕女图上常见这种点缀在额头眉间的妆饰,把女子装扮得雍容华丽。 

戴绒花 至民国时期仍长盛不衰

绒花为南京女子又一独具特色的传统妆饰。绒花是用缫丝的下脚料,经练丝、脱脂、染色等工序制成绒条,由熟练的工匠扎制成花的形状。“绒花”因谐音“荣华”,寓有吉祥祝福之意,深受人们的喜爱。 

据《南京民俗志》引著名绒花世家传人吴长泉《绒花史料》介绍,南京人遇婚嫁喜事、春节、端午节、中秋节,即俗称的“一事三节”,普遍用绒花作饰。绒花明朝始兴,清康熙、乾隆年间极盛,直至民国时期仍长盛不衰。 

绒花分鬓头花、帽花、胸花、罩花、戏剧花等几大类,女子妆饰用的就是鬓头花。当年南京城南绒庄街和马巷为绒花的集中产地与销售市场,大批外地客商常年驻此收购转运,南京绒花远销华北、西北、中南等地,甚至作为贡品进贡朝廷,供宫廷女子佩戴。据史料记载,清朝乾隆帝的富察皇后平时就喜欢“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 

女子佩戴绒花颇有讲究。富贵人家的女子多佩戴由“龙”“凤”组成的“龙凤呈祥”,寓意富贵吉祥,显得雍容华贵、庄重大气;未婚姑娘多佩戴“万事如意”;已婚妇女戴“百福吉祥”;老太太戴“福寿双全”;孀妇则戴淡黄或白色造型单一的绒花。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笔者尚见到一些出席婚嫁晚宴的女子仍戴着这种传统绒花妆饰。 

绒花一般插于鬓,但造型大、层次丰满的“喜鹊登梅”(寓意喜上眉梢)等,则戴于脑后发髻上,给人以华而不佻、含香吐瑞之感,庄重大气典雅,有较强的烘托渲染效果,若在晚宴上戴上这么一枝绒花,会立刻引来众多宾朋艳羡的目光。身材修长、长发披肩的女子,多会将头发用发夹拢住,将绒花插于发夹的上方;打长辫子的女子,将绒花插于发辫根部束结上,显得风姿绰约,亭亭玉立。还有的将绒花插在鬓边,下垂花蕊,随着移步轻摇微颤,娇媚可人。 

南京绒花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丰富和美化了人们的生活,其倩影风韵使人久久难忘。

作者:陈济民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在南京,涉及鸭子的订单占整体订单的比例,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均高于全国其他城市:在白天,南京鸭子订单占到6.8%,而全国平均是5.4%;在深夜,南京鸭子订单占到7.6%,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6%。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