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走近一群特殊岗位上的女性 “三八”节倾听她们追梦的足音

2019-03-08 09:58图文来源:新华日报

记者走近一群特殊岗位上的女性 ——

“三八”节, 倾听她们追梦的足音

“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记者走近一群特殊岗位上的女性,听她们讲述追梦路上的精彩故事,看她们绽放的美丽人生。

女特种兵:秒换弹匣看傻男兵

“你好,我是马严!”在陆军工程大学宿舍楼里,迎面走来一个短发“小子”,向记者敬了一个军礼。

陆工大通信工程学院学员四大队十一队队长郭悦介绍,她就是东部战区某集团军“红三连”特战班班长,军中“霸王花”马严。

皮肤白皙、短发,一米六出头的个子,瘦瘦小小……千万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狙击、伞降、格斗、攀登……马严的训练标准,不仅是男特种兵的标准,有些甚至超越了男特种兵。

一天,集团军组织集训,要从中遴选3名女兵进入特战旅。爱玩好胜的马严一下子来了精神,第一个打申请,当时她只是单纯地想要成为这个神秘兵种的一员。

2013年,78名男兵和3名女兵进入初选,来到“特战尖刀集训队”。马严通过层层考核,从这批尖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集团军“特等狙击手”,也是所在特战旅的第一位女狙击手。

接下来是更残酷的淘汰赛——海训,考核是必须完成海泳5000米。马严原来是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顶着烈日酷暑,马严在大海里一泡就是四五个小时。最终,她能无动力划船1公里,一口气海泳5000米,在集训中被集团军评为“先进个人”,被所在特战旅评为“特战尖兵”,荣立“三等功”。

马严心目中,自己最美、最酷的高光时刻应该是这样的:手持95步枪,面前放20个弹匣,40秒,像变戏法一样完成装卸,后面站一排看傻了的男特种兵!

这个场景,就发生在马严参加中央电视台七套“我是一个兵”的升级版挑战赛中。为了完成秒换弹匣、准确射中移动靶的挑战任务,她连续一周强化训练,手掌练到红肿,并最终挑战成功,成为擂主,获得CCTV终极英雄年度个人风采奖。

“女焊神”,焊接璀璨人生

8日上午参加小组会议审查预算报告,下午到人民大会堂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晚上回到房间继续完善自己的建议——全国人大代表、南京浦镇车辆有限公司电焊工孙景南的“女神节”日程安排将是忙碌而充实。

从一名普通电焊工成长为中车首席技能专家、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全国人大代表,在业界有着“女焊神”之誉的孙景南说,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总有回报。

小时候,孙景南经常到父母所在的浦镇车辆厂参观。车间焊接时火花四射的炫目,让她深深着迷。1990年,19岁的孙景南从职高毕业,正好厂里招聘电焊工,她第一个报了名。

实习期间,为了练好技术,每天下工后她都自己留下来继续练。别人的练习箱都能搬得动,她的箱子里因装有几百块焊料,需要用吊车吊。电焊虽然有防护,但紫外线多了之后,脸上的皮会一块一块往下掉。孙景南坚持下来,两年后她在公司的技能比武中取得第一名,相继取得MAG焊、MIG焊、TIG焊等各种欧标焊接资质证书18个,获得国际焊接技师证书,成为铝合金焊接方面的专家。

2000年,浦镇公司与法国阿尔斯通合作承接上海城市轨道项目,她被公司选派去法国学习。听说派了个女人来学电焊,法方专家连连摇头。浦镇公司反复交涉后法方才勉强同意。在考核“侧墙”焊接技术时,有位法国焊工表示难度太大,不能完成。孙景南见状大声说:“他不行,我行!”考核一结束,现场的法国专家就向孙景南竖起大拇指:“非常漂亮,非常完美!”

作为技能工人代表,孙景南此次的两会建议也离不开本行:“还是聚焦高技能人才培养这一方面。中国的智能制造急需大量高素质的技术工人。国家也出台了很多鼓励技能成才的政策,但要让这种意识深入人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快递大姐:独自开车扛大件

3月7日清晨,久违的阳光露出了笑脸,“快递大姐”支桂红开着送货车在高淳村镇上穿梭着。破旧的面包车在这位“快乐司机”的驾驭下,似乎也变得活力十足,在乡间小道上欢欣奔跑着。

见到支桂红的一瞬间,记者很难相信眼前这位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的漂亮大姐居然是一位快递员。在男性世界摸爬滚打14年的支桂红,爱美、爱养生。“刚干快递那几年,我皮肤又黑又糙,后来经济条件好些了,我也注重美容了。那时候,大家都叫我物流‘一枝花’。”

这个绰号有两层涵义,一是支桂红真的又美又有活力;二来她是当时苏宁物流唯一独自开车、扛家电运送大件货物的女员工。虽然是唯一的女性,支桂红干起活来却毫不含糊,跟男员工一样参与排班配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个人开着大货车送家电,冰箱、洗衣机直接往肩上扛。有一次,恰逢商家搞以旧换新,一位家住4楼的顾客订了一台三匹空调。“三匹的外机,有上百斤重。我把新外机背上4楼,已经精疲力尽了,还要把旧外机背下来。下到二楼,肩膀一松,突然撕裂一般疼痛。回去一查,肩膀已经严重扭伤了。”

现在支桂红不送大件了,改送乡镇快递,但也不轻松:乡镇用户住得分散,有时候一个巴掌大的小包裹,要跑上十几公里。有一个酷暑天的中午,车突然没油了。支桂红翻遍口袋,只找到22元钱。她到加油站买了柴油,没钱打车,她拎着重重的油桶、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步行三公里才走到车边。支桂红说,她也曾无数次产生放弃的念头,但最终都坚持下来了。

支桂红还是南京市首位捐赠造血干细胞的外来务工人员。2010年9月,支桂红接到红十字会打来的电话,说她的骨髓和天津一位小伙配对成功。那时,正是苏宁电器“以旧换新”的高峰期,物流配送业务繁忙,收入也水涨船高。若捐赠骨髓,几个月不能干体力活,起码要损失两三万。但支桂红二话没说,捐赠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还将积攒下来的5000元钱塞给那位受救助的小伙子:“钱可以再赚,救命一刻都不能等!”

女舞龙队长:白天刷漆晚上舞龙

3月6日上午10点多,扬州市江都区吴桥镇政府门前广场上,吴桥民间艺术团女子舞龙队队长倪梅换好演出服后,凑到电动车后视镜前整了整头饰。当她高举龙头,换装完毕的队员们迅速跟上,广场上立即腾飞起一条神气活现的金龙。

伴着欢快乐曲,一颗龙珠欢蹦乱跳。紧随其后,九节身子的金龙,时而腾空跃起,时而贴地嬉戏。盘旋起伏之间,龙门、龙舟、荷花等造型一一亮相。记者拿着相机拍视频,感觉手都拍酸了。拍完一看,这条龙舞了6分54秒。如此长的乐曲,举着几十斤的金龙满场奔跑,10位平均年龄超过50岁的姐妹着实不易。

舞龙,属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吴桥社火”的一项内容。2011年8月吴桥镇成立舞龙队时,因男子多在外地打工,索性招女队员。姐妹们跟着南京理工大学的教练学了几次,连续练习48个晚上,从零基础起步到能把龙舞得像模像样。自那时起,倪梅白天做油漆工,晚上便多了个重要活动——舞龙。

2016年倪梅当上舞龙队队长。这支江都地区唯一的女子舞龙队,渐渐地能让金龙变幻出20多个造型,长期参与吴桥镇文化志愿者协会组织的“欢乐村村行”等公益活动,还到南京等地进行文化交流,并在里下河地区舞龙邀请赛等比赛中摘得奖项。舞龙队的名气越来越大,去年参加20多场演出。

给别人送去快乐,自己也收获快乐。开烟花爆竹店的吴秀、厨师潘亚平、车间主任陆菊华、当过幼儿教师的彭晋云……女子舞龙队舞出了龙的气势、妇女的风貌、文化志愿者的精神。

吴桥镇文化志愿者协会会长张正才告诉记者,作为“省优秀志愿服务组织”,协会吸引了500多名注册志愿者,其中400多名为女性。像倪梅一样的女志愿者们,扎根乡土,从民间文化、服务他人中获得丰润的人生。

作者:唐 悦 黄红芳 刘 霞 徐冠英 宋金萍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为大力弘扬平安志愿服务精神,推动平安志愿服务在我市持续深入发展,12月4日,由中共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南京市平安志愿者联合会组织开展第五届南京市“最美平安志愿者”评选正式启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