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渡江战役老兵徐法全:亲眼看见红旗插上“总统府”

2019-03-06 08:1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回忆起1949年渡江的情形,年近九旬的徐法全老人仍然激动:“战斗打响后,从江南岸往北看一片漆黑,但如果从江北往南岸看,就可以看见无数个小红灯在闪烁,非常壮观。渡江战役时,我是第一批进入‘总统府’的战斗人员。”

res15_attpic_brief

徐法全结婚照。本报记者 马道军翻拍

res11_attpic_brief

渡江战役老兵徐法全。本报记者 马道军摄

3月1日,在江苏省军区第六干休所,对记者回忆起1949年渡江的情形,年近九旬的徐法全老人仍然激动:“战斗打响后,从江南岸往北看一片漆黑,但如果从江北往南岸看,就可以看见无数个小红灯在闪烁,非常壮观。渡江战役时,我是第一批进入‘总统府’的战斗人员。” 

“我带着5名侦察兵潜入南京”

徐法全,1931年3月出生,山东淄博人,1945年7月参加工作,参加过淮海、渡江、淞沪战役以及抗美援朝战争。 

“我14岁就当解放军了,大大小小经历了很多次战斗,对渡江战役解放南京印象深刻。”徐法全老人回忆,他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27军侦察营排长,进攻南京前夕,被调到35军,执行侦察南京的任务。 

“当渡江战役总前委把进攻‘三浦’和夺占南京的任务交给35军时,全军官兵欢呼雀跃。”徐法全对记者说,“渡江战役发起前夕,我带着5名侦察兵潜入南京,在地下党组织配合下,摸清了‘总统府’、狮子山炮台等地的地形地貌和兵力部署。那时,南京城内,国民党官兵人心不稳。”“当时,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徐法全回忆,战斗到4月23日上午,35军各师先后抵达浦口江边,一路上,满地都是死掉的马匹和骡子,熊熊大火烧个不停。 

“我们进城时,没有任何抵抗了”

老人回忆,接到渡江命令后,徐法全等6名侦察兵在104师侦察连指导员杨绍津的指挥下,在江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一只小木船。冒着枪林弹雨,徐法全等人从南京造纸厂附近上船,奋力划向江对岸。半小时后,当徐法全等人在下关煤港顺利登陆时,却遇到了4名荷枪实弹的国民党警察。 

“我们手疾眼快,几枪就把他们干掉了。”徐法全说,来不及喘气,赶紧寻找地下党负责人,“很快,我们就见到了南京市委的女书记陈修良。” 

在陈修良等人的帮助下,徐法全等人在南京电厂找到一艘能容300余人的大船。“我们第一时间把船开到江北,接大部队过江。”徐法全说,4月23日午夜,当35军大部队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时,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我们进城时,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 

扯下青天白日旗,升上红旗

4月24日凌晨,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35军104师312团在师参谋长张绍安率领下,高举红旗,向“总统府”飞奔而去。“我看到战士们一进门,就冲上门楼,争先恐后地扯下青天白日旗。接着,一面鲜艳的红旗就升了上去。”徐法全说,一大批欢迎的群众拥向“总统府”,争相目睹插在南京的第一面红旗和护旗的解放军战士。

往事悠悠,徐法全如今已经年近九旬。老人告诉记者,1997年,在一次例行体检中,他被检查出肺癌。“枪林弹雨都经历过,癌症也不怕,它压不倒我。”老人说,那些年,他以乐观的心态积极与病魔抗争,如今20多年过去了,“目前我身体还不错,感到很幸福”。        本报记者 马道军

作者:马道军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