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考古勘探成现实 政协委员贺云翱去年的提案已实施

2019-03-02 11:39图文来源:扬子晚报

土地出让前 先考古勘探成现实

政协委员贺云翱去年的提案,昨起已实施

昨天,出席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住苏全国政协委员启程前往北京。对于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这一天有更深的意义:《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昨天正式施行,《条例》首提土地出让前就要考古勘探发掘。这是国内地下文物保护的重大进步,其背后正是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贺云翱提交的相关提案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部门的积极回应与落实。

从事考古40年

为保护地下文物,曾被包工头赶出工地

考古挖掘和开发建设曾是一对几乎“水火不容”的冤家——一旦地下发现文物,就要进行勘探、发掘,建设单位或开发商不得不大幅延长建设周期,还要承担考古经费,增加了成本和风险。因此,建设中发现的地下文物被建设单位故意破坏以避免考古部门进场发掘的事件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造成了大量地下文物的破坏和流失。

两者矛盾之尖锐,从事考古事业40年的贺云翱有切身体验。“20世纪90年代,有一次听说南京一处工地发现文物,我赶到了工地,刚一进去就被包工头揪着衣领推搡了出去,这里地下文物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尽管考古工作屡屡受挫,但贺云翱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化解这一矛盾。“因为考古工作影响了建设单位的经济利益和眼前利益,但考古工作代表的是公共利益和长远利益,也决不能退让。双方立场不同,必然造成矛盾。”

当选委员这一年

南京立法“考古前置”,与他的提案相一致

2018年2月,即将首次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参加全国两会的贺云翱,准备好了一份《建议拟开发土地在出让前应完成地下文物抢救发掘以保护国家文物及有效解决保护与开发相冲突矛盾》的提案,并在两会上正式提交。“提案的重点,简而言之就是‘考古前置’,考古经费由政府承担——在土地出让前就完成开发地块的考古勘探,将原先的双方冲突转化为‘双赢’。”

“这一提案得到了很好的反响,国家文物局8月就明确答复‘已交由我局会同自然资源部办理’,并详细说明下一步如何做。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对于国家文物主管部门这样的回答非常满意。”2018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在第7条明确了“考古前置”。贺云翱参与起草、昨天正式施行的《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也包含了这一重大变化,成为全国率先明确“考古前置”的地方性法规。“《条例》还明确了对于面积达不到开发前强制勘探发掘标准的地块,如果建设单位主动申报提前考古,考古费用也由政府买单;反之,如果不这样做,后期建设中如果发现地下文物,建设单位则要停工考古,同时承担发掘费用。”

今年上会关注啥

继续关注文物保护,准备提出3个提案

去年全国两会,首次走上参政议政最高舞台,贺云翱的努力就立即发挥了作用,推动了文物保护工作。“这也体现了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重要意义,让我备受鼓舞!”今年全国两会,贺云翱关注重点依旧是文物保护。对此,他准备提出3个提案:首先是加强地下文物考古力量。目前国内考古机构有80多家,而韩国有130多家。“要知道韩国的国土面积只和我们江苏省差不多大。”贺云翱认为,考古力量太弱就会造成大量文物破坏、流失,因此建议在全国大幅增加考古机构数量,首先确保每个设区市和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都要有1家。同时,贺云翱还准备建议,把文物执法问题纳入中纪委的巡视对象,让地方主要领导同志负起责任;加强关注中国在海外的文物情况,尽快开展调查确认和研究,建立清单,“要有一本账,才有利于为‘我’所用。”

“现代中国既要有现代化的物质与精神文明建设,也要保护传承数千年来先人的创造成果,让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比翼齐飞、共创辉煌!”贺云翱说,这是他作为一名考古和文化遗产学者坚持不懈追逐的梦想。

作者:张可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