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朱偰先生视角中的秦淮旧影新颜

2019-03-01 11:0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wenmai

点击上图查看本报“风雅秦淮·文脉”版面

早在20世纪30年代,朱偰先生就曾对南京及周边的文物做了系统调查,可谓是进行了南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文物普查,他通过实地测量、拍摄和考察,参考了大量的历史文献,著成了《金陵古迹名胜影集》《金陵古迹图考》《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三本书(合称“金陵考古三种”),一方面督促政府保护历史文化资源,一方面向广大民众作名胜古迹的启蒙。这些著作中,保留了大量南京文物古迹的可贵影像和第一手资料,使后人得以了解其当时面貌,也为南京城留下了丰富的城市记忆,至今仍是相关研究者的必读之书。 

朱偰先生对南京文化所做出的贡献,如今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为表敬意,本文作者与上海市园林设计院龙腾老师合作,在朱偰之子朱元曙老师的指点和帮助下,以《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的照片所呈现出的视角,去走访记录先生当年走访拍摄过的文物古迹现状,并进行对比拍摄,看看它们的前世与今生。

引 子  

民国二十一年(1932)夏,朱偰先生从德国留学归来,应聘为南京中央大学经济系教授。十月五日,他回北京接即将赴广州中山大学任教的父亲朱希祖先生南下,七日上午抵达南京。九日,他们一道游览了中山陵、明故宫、莫愁湖、清凉山等处,是晚他与父亲在“灯下共读《明末本事诗》及《秣陵集》,谈及《桃花扇》《燕子笺》”。朱希祖曾经购得一部原刻本《桃花扇》,孔尚任笔下的离合兴亡,让父子二人感慨万分。《桃花扇》中的背景之地,当是在那秦淮河畔的贡院与旧院。于是他们起了寻访的念头,想去考证一下故址所在,“决更改行期,明日游旧院、长板桥、东花园及秦淮河一带”。 

旧院长桥

  

走过文德桥,父子二人在秦淮南岸寻觅。当时朱偰认为“旧院在贡院南,邻东花园(系武宁王园榭),当长板桥头,《桃花扇》中所谓媚香楼,即在其地;秦淮名妓,如马湘兰、李香君,皆出其中。据是则文德桥即昔长板桥故址,而桥东亭榭,皆系当年旧院遗墟,复社诸名士出没之处也”。不过在几年以后,朱偰对此又进行了一番新的考证:“旧院故址,逶迤颇广,西至院门口,北至钞库街,东与中山东花园一河为界,建长板桥以通行人。其地水烟凝碧,杨柳翳青,为歌舞胜地。即在今日,小石坝街一带,犹多湖沼,惟荒凉芜秽,令人不胜今昔之感耳”。 

面对故址,朱偰“想见当年杨柳残照,鸡犬萧条”,又默诵着《桃花扇》的文段佳句,叹其“写来是伤心惨目,读来是凄怆苍凉”,颇为感伤。 

所谓“旧院”,与明初所设安置官妓的教坊司有关。据说这作为枢纽的长板桥原本是木质的长桥,用来沟通洼地沼泽,在渡船之外便于行人往来,但在清康熙年间就圯废了,改筑了石坝。沼泽逐渐湮平后,石坝附近的人家越来越多,也就变作了街巷。如今穿过文德桥至秦淮河南岸,一路穿行到白鹭洲公园的北门,之间横横竖竖的街巷,还有大石坝街小石坝街交叉相连,白鹭洲公园内有一处小景也被命名为“长桥选妓”,这当然是附会,离公园不远处尚有小区依然冠以“西石坝街”的名号,也许这些就是旧院长桥故址留存至今不多的一点记忆了,耐人寻味。 

桃叶渡 
 

饮罢过桥,朱偰父子沿秦淮南岸东行,直到利涉桥。利涉桥即大名鼎鼎的桃叶渡所在,传说因“风波了无常,没命江南渡”的凶险,东晋的大书法家王献之多次在这里迎送爱妾桃叶,还作歌相送。“桃叶复桃叶”“桃叶映红花”,一位世家贵族的子弟,一位婀娜多姿的姑娘,沉湎于爱情的甜蜜之中。百转千回,千呼万唤,字里行间散发出清纯而羞涩的浪漫气息,代代流传。千百年后清顺治时,善人金云甫出资在渡口建了一座木桥,桥名取“利于涉水”意,往后又改石桥。利涉桥后来被拆除是因为南京城内的小火车(京市铁路)不再使用,附近的铁路桥改为人行桥。 

贡院
  

十日一早,朱偰就与父亲乘车来到了贡院。这里前身是建于南宋乾道四年(1168)的建康贡院,是县学与府学的考试场所,规模尚小。明朝定都南京后,开始办乡试会试,永乐年间重建并作为专门的乡试场所,清代江苏与安徽两省合称江南省,苏皖学子同来赴考,始名江南贡院。后又数度修葺扩建,规模不断扩大,享有盛名。到了光绪三十一年(1905),科举被废除,江南贡院便闲置了下来。民国七年(1918)开始拆除房舍,辟为市场,仅保留了明远楼、飞虹桥等中心建筑供人观瞻。从1927年至1949年,此处一度作为南京市政府的办公用房。明远楼扮演了府门的角色,“高凡三层,登临而望,秦淮两岸,历历可睹”。 

作为中国目前所保留的最古老的一座贡院考场建筑,1989年建成开放的江南贡院历史陈列馆即坐落于此。2014年陈列馆经改扩建辟为中国科举博物馆,新设计的中国科举博物馆整体沉入地下,上部为方形浅水池。当我们从贡院牌坊穿过,与遗址区的主体建筑明远楼相对时,博物馆就如同一面镜子,明远楼的倒影在波光中闪现。池水的面积是1300平方米,设计师匠心独运地以此寓意着前后约1300年的科举历史。当然,为了保护文物,时至今日我们已不能随意登楼了。 

夫子庙
  

朱偰父子在明远楼上赏罢秦淮全景后,漫步走到文德桥。此桥跨秦淮南北,始建于万历年间,与武定桥相望且桥名相对,木桥石桥屡屡翻建。又西邻夫子庙,“夫子庙为宋元旧学。明初曰国学,后建国子监,以是为应天府学,并省上元、江宁二县学入之。又其后再毁再建,其棂星门则建于明成化十六年”。朱偰与父亲倚靠着桥栏环视左右,可见“两岸台榭依然,画舫犹存”, 视野极为开阔,钟山山脉起伏都看得无比清晰,那魁星阁更是显眼。以秦淮为泮池,在泮池之东即是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魁星阁,六角三层,“耸临水上,岚光波影,风景颇佳”。 

夫子庙历经了千年的岁月洗礼,战火之中兴衰往复,旧物或毁或废或存。20世纪80年代,夫子庙地区经规划设计,魁星阁得以重新修建;文德桥的桥栏杆也改用汉白玉砌筑,桥面铺饰了花岗岩板。现立于文德桥上,虽然周遭高楼林立,草木繁茂,但于天朗气清之时,依旧能看到远方山形隐约依旧,让人惊喜万分。 

东园故址
  

在旧院长桥流连了许久,他们才转身离开,行至乌衣巷。“乍暖风烟满江乡,花里行厨携着玉缸;笛声吹乱客中肠,莫过乌衣巷,是别姓人家新画梁”,今天的乌衣巷已经不是王谢堂前飞燕的乌衣巷了。朱偰与父亲“入巷曲折而南而东,颇多菜圃,问之土人,咸谓即东园也”。“东园一曰太傅园,有心远堂、月台、小蓬山、一鉴堂诸胜。庄丽为诸园冠,有园丁苑姓居桥旁,故桥以苑名矣”“当年画楼朱阁,尽已鞠为茂草;仅有瓢儿菜数畦点缀衰草间而已”“今园已泯,仅馀茶肆草亭,今改为白鹭洲公园”。只可惜园林之貌再现不久,就因战乱又成废墟,藏污纳垢,日益荒凉。1976年,经一段时间的整修后新的白鹭洲公园对外开放,呈现江南园林传统风格。朱偰所觉不胜今昔的落败的鹫峰寺也得以恢复,“白鹭芳洲”成为新评的“金陵四十景”之一,也是城东一处休闲玩乐之地。

归 途  

回家的途中,他们又去寻了寻大功坊。洪武十五年(1382)四月,明太祖朱元璋为表彰徐达功勋卓著,“乃命有司即旧邸前治甲第,表其坊曰‘大功’”,时至今日,曾为中山武宁王徐达府邸一部分的瞻园可觅,坊已荡然无存。 

朱偰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而我们循着他的足迹,也重温了一番原以为司空见惯了的秦淮风光,在感悟了他的昨天的同时,也见证了我们的今天。 

本版旧照均摘自《金陵古迹名胜影集》,长乐渡照片由王腾提供,其余照片由作者拍摄。

作者:程瑶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