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突破“环城七十里” 让明外郭展现“大南京”风采

2019-03-01 10:4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1

点击上图查看本报“风雅秦淮·阅城”版面


南京城墙在主城区的现状图。

如今提到南京城,多数人想到的恐怕还是“环城七十里”。事实上,明代35.267公里京城城墙围合的城区仅50平方公里左右,即便用当年的眼光来看,也只是“小南京”。而同时期修建的明外郭城墙,总长度约60公里,围合面积达230平方公里,故而成为明代南京被称为世界第一大城的重要载体与物证。 

可惜,作为南京现存最长、最重要的线形文化遗产,明外郭城墙遗址至今尚处在“养在深闺人未知”的状态。本文提出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设想和建议,希望能够通过科学的保护和合理利用,提升明外郭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让已经沉寂数百年的明代第四重城垣——外郭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助力全面提升南京城墙的国家影响力和知名度,打造世界级城市文化名片。

前世 明代南京为何称“世界第一大城”

60公里长明外郭就是重要物证明朝南京城墙从内到外由宫城、皇城、京城、外郭四重城垣构成,不仅在我国历史上绝无仅有,在世界城市建设史上也是盖世无双 

明朝外郭城门观音门旧影。

1938年吉田初三郎绘制的这幅《南京景胜鸟瞰图》中,详细标注了南京城墙上的9座城门的位置和形态。

外郭又叫外城、罗城。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二十三年四月庚子(1390年5月),为了加强首都南京的防御,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建造南京城的第四重城墙——外郭。 

外郭环绕在京城周围,规模宏大,周长号称“一百八十里”,实际约为60公里。它是利用京城外围的天然岗垄建造而成,平面形状大致呈菱形。据明朝陈沂《金陵古今图考·国朝都城图考》记载,外郭西北据山襟江,东南阻山带岗,逶迤曲折,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环。它将幕府山、雨花台、紫金山等重要山丘,以及秦淮河、金川河、玄武湖、莫愁湖等重要水域,甚至大片的农田全都包罗在内,同时还将太平门外的都察院、刑部、大理寺等中央机构包罗在内。 

由于在大多数地方都是依据自然山丘地形用土夯筑垒砌而成,只有在重要的具有标志性的城门位置才用砖石砌筑,所以南京人俗称其为“土城”或“土城头”。 

明朝南京城由内到外的四重城垣构造,不仅体现了南京至高无上的国都地位,而且在中外都城建设史上也是个创举。其中,总长度约60公里外郭城墙更是明代南京被称为世界第一大城的重要载体与物证。国家文物局原古建筑专家组组长、中国文物学会原会长罗哲文先生称赞南京城墙是“中国筑城史上成熟时期的杰作……其建造结构及特点与南京地形、地貌有很大关系,是在传统筑城技术基础上又有创新并与南京实地完美结合的产物”。 

今生 观音门至夹岗门间尚有当年城垣遗存

许多相关地名沿用至今南京明外郭城墙是南京现存最长、最重要的线形文化遗产,南京也由此成为明代三都(凤阳、南京、北京)中迄今唯一仍保留四重城垣遗迹的城市 

在建成后的近700年间,明外郭的身份和地位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明朝时期,外郭“西北据山带江,东南阻山控野……周一百八十里”,是南京城墙四重城垣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道重要的军事防御屏障。在明外郭城垣内部还有大片的农田和马场,在外敌入侵时,可以有效地提供南京城的粮食供应和军事之需。

清朝时期,明外郭城墙因疏于修葺,逐渐荒废,部分地段沦为行人和牛羊漫步的野道。

清朝《同治上江两县志》云:“今则外郭俱夷为平地。道光中,尚存城阙形式,其垣惟余高阜,俗犹呼为土城头焉。” 

民国年间,明外郭城门陆续被拆毁,城垣则被用作地基来修筑公路。自1930年起,将尧化门——仙鹤门——麒麟门——沧波门——高桥门——上坊门段城墙,作为首都南京与江苏省属江宁县的分界线,因此得以较好地保存下来。 

时至今日,南京明外郭城墙自南京城南双龙大道与双麒路交界处的夹岗门至南京城东北门坡附近的观音门一段作为郊区公路路基,地面尚有遗存保留;明外郭18门关——石城关、江东门、驯象门、小安德门、大安德门、凤台门、双桥门、夹岗(冈)门、上坊(方)门、高桥门、沧波门、麒麟门、仙鹤门、姚坊(方)门、观音门、佛宁门、上元门、外金川门,如今虽然均已无存,但作为地名大多保留下来,成为地名中的“活化石”,在民间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作为南京现存最长、最重要的线形文化遗产,南京明外郭城墙遗址和南京明宫城、皇城遗址及京城城墙共同构成明代南京城的空间格局,南京也由此成为明代三都(凤阳、南京、北京)中迄今唯一仍保留四重城垣遗迹的城市。 

展望 突破传统思维模式,全面保护和利用

将明外郭打造成南京亮丽夺目的“珍珠项链”身处高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应该站在历史的高度,从更高站位上来重新审视今天的南京城 

展望

然而,长期以来,提到南京城,人们往往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以明故宫为核心的皇城和宫城,以及中华门、中山门、通济门、太平门、水西门、神策门等为代表的明代京城。因此,对于南京城墙的保护和利用一直局限在京城范围内,对明代外郭城墙的保护和研究一直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如今已经进入了21世纪,身处高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应该站在历史的高度,突破既定的思维定式,从明代外郭城墙、秦淮新河与长江围合的310平方公里的“主城”,甚至是6582平方公里的南京行政管辖范围(“市域”)内来重新审视今天的南京城。 

从南京城墙历史文化资源的角度,今天我们除了一如既往地重视明代宫城、皇城和京城的保护利用外,还应该花大力气,按照“生态、景观、形象、活力”四个现代使用功能定位,对明外郭进行有条不紊的保护和利用,使其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鉴于此,受南京明外郭秦淮新河百里风光带建设有限公司约请,笔者牵头的“南京明外郭城墙研究课题组”,对南京明外郭遗址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史料搜集整理和实地调研,并结合东南大学建筑学院、东南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2010年编印的《南京百里绿廊——明城墙外郭城墙沿线综合规划设计》,以及 2010年南京市考古研究所许志强、王志高等人对明代南京外郭城遗址的考古调查成果,针对明外郭的保护和利用提出了可行性设想和建议。

首先,明外郭的保护利用要从宏观上进行顶层设计。我们要从打造一座全新的富有历史积淀和特色的“大南京”的站位上,结合南京“山水城林”四大要素,对明外郭进行全局性的统筹,制订切实可行的近期、中期和长期的保护利用规划,确保明外郭作为一个整体,得到全面的、合理的保护和利用。 

其次,明外郭的保护利用要从中观上进行考量。鉴于明外郭城墙保存状况参差不齐,可以考虑选取其中保存较好的一段,加强活力功能利用,使世人对明外郭有一个较为全面客观的认识,加深对“大南京”的理解。 

再次,明外郭的保护利用要从微观上入手。对于明外郭的相关城门、水关、遗留地名、遗物遗存等,进行深入细致的挖掘整理,打造城市休闲活力节点,加深人们对“大南京”的热爱。 

概言之,南京外郭城垣与京城城墙之间的区域,属于一个“面”,外金川门—上元门—佛宁门—观音门—尧化门—仙鹤门—麒麟门—沧波门—高桥门—上坊门—夹岗门,以及江东门—石城关城垣遗址属于“线”,江东门、安德门、双桥门、夹岗门、高桥门、沧波门、上元门,以及相关的马群、白马村、青马、南湾营、北湾营、门坡等属于“点”。三者属于不同的层次,如果笼统划作“历史文化街区”、“历史风貌区”或“一般历史地段”,缺乏针对性,反而不利于保护和利用。因此,有针对性地进行规划设计,建立全面的多层次的保护利用体系,更有利于明外郭历史文化资源的弘扬和光大。

具体来说,明代南京外郭城遗址的保护和利用重点,是观音门至夹岗门这一段地面尚存遗迹的城垣。这一段外郭城墙,除保护城墙主体外,还应保护相关的门址、水关、水洞及其附属建筑遗址,以及城濠和城垣两侧的穿城水系和古道。另一方面,对于地面已无遗迹或遗迹不连续的部分外郭城垣和门址,在得到考古勘探发掘确认后,也应立碑标示或采取其他保护措施。

总而言之,明外郭作为南京城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作为南京文化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亟待我们进行积极科学的保护和利用,充分发挥明外郭的“线形遗产”优势,将明外郭打造成南京亮丽夺目的“珍珠项链”。

明外郭特色游线路一览  

■延伸阅读

明外郭旅游资源很多,根据不同需求,可以打造出多条不同特色的旅游线路。

外郭环城游

明外郭城垣可以用城门串连起来,形成一条明外郭环城旅游特色路线:

外金川门遗址——上元门遗址——佛宁门遗址——观音门遗址——尧化门遗址——仙鹤门遗址——麒麟门遗址——沧波门遗址——高桥门遗址——上坊门遗址——夹岗门遗址——凤台门遗址——安德门遗址——驯象门遗址——江东门遗址

四重城垣串联游

将明朝四重城垣遗址、遗迹串联起来,也可以形成多条特色旅游路线:

A.明故宫遗址——神策门遗址公园——观音门遗址——佛宁门遗址——上元门遗址

B.明故宫遗址——中山门——麒麟门至仙鹤门段土城头

C.明故宫遗址——中华门瓮城——夹岗门至高桥门段土城头——上坊桥——高桥

D.明故宫遗址——石城门遗址——江东门遗址

E.明故宫遗址——通济门外九龙桥——七桥瓮——高桥门至上坊门段土城头——高桥——上坊桥——夹岗门至上坊门段土城头

外郭城垣与周边景点串联游

对于地面尚存遗迹的城垣,如观音门到夹岗门段,可以将周边的景点串联起来,形成特色旅游路线:

A.仙鹤门至麒麟门土城头遗址——邓廷桢墓——徐绍桢墓、尤列墓——宋武帝刘裕初宁陵——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

B.上元门遗址——幕府山“岩山十二洞”——佛宁门遗址——燕子矶——观音门遗址——观音门城楼(复建)

C.安德门遗址——邓愈墓——雨花台风景区——刘智墓——菊花台公园——浡泥国王墓——皖南事变三烈士墓——驻外使节九烈士墓

外郭城垣与六朝石刻混搭游

还可以开辟一条明外郭与南朝石刻旅游专线,将周边的石刻景点与明外郭串联起来。具体来说,就是仙鹤门至麒麟门段土城头遗址——南朝陵墓石刻群(宋武帝刘裕初宁陵、昭明太子萧统陵、梁桂阳王萧融墓、梁始兴王萧憺墓、梁鄱阳王萧恢墓、梁安成王萧秀墓、吴平忠侯萧景墓、梁新渝宽侯萧暎墓以及陈武帝陈霸先万安陵等)

(作者系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研究员)

作者:朱明娥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