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首位电竞员是“巾帼女将”

2019-02-27 10:18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电竞从夹缝生存到观赛人次破百亿

南京首位电竞员是“巾帼女将”

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2.5亿,市场规模突破50亿,观赛人次突破100亿!

显示屏、鼠标、键盘……构成了令亿万观众热血沸腾的“战场”,一方虚拟世界中每天都在上演速度与激情。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初步确定了15个拟发布新职业,其中有一项与这些年轻人息息相关。

这便是电子竞技员。

2003年 南京有了首位电子竞技运动员

据《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在所有电子竞技(下文简称“电竞”)玩家中,有17.7%的人为骨灰级先驱用户,他们的游戏时间从1998~2008年。

郭媛便是其中之一,在与记者的交谈中,她戏谑自己从小就是一名“网瘾少女”。她15岁接触网络游戏,16岁正式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同年成为南京首位电子竞技运动协会会员。

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竞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

“那一年我与队友一起申领证书,又很巧拿到了电子竞技运动员资格认证的第一个编号。”郭媛说道。

据郭媛回忆,2003年南京市的电子竞技员基本都有申报,报名人数至少百人。

这百人便是南京电竞第一代电竞员,在所有人中郭媛的年龄最小。

“我当年才16岁,其他人至少大我三岁。”郭媛说道,“我当年在网吧中练游戏时,被一家公司发现,这才走上电竞运动员的道路。”

城北一家网吧 曾为电竞高手聚集地

在南京所有的职业电竞员中,郭媛所属的战队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

“南京就只有我们一支队是女生队,最好的名次是世界女子大师杯比赛中国八强。”郭媛的战队名为“金陵MM队(金陵美眉队)”。

2003年,电子游戏被称为“网络海洛因”,家长闻“电游”色变,社会对于电竞行业的宽容度不高。

“那个时候电竞发展真的太艰难了,每一个战队基本都是自发组成,然后自己再找赞助商赞助。”

同时,郭媛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当时上网是2元钱1小时,一次训练便是一天。如果参加团体赛,暑假学习完训练的话,一天开销在50~80元左右。一人一个月最少两千块一人,一个队便是一万。真的很费钱。”

想要提升自己的技术,郭媛便去南京最火的网吧上网。“城北有家网吧,它是当年在南京最大、电竞员聚集最多的网吧。从下往上共有五层。”虽然网吧有五层,但生意火爆到必须白天提前去:“夜里机位爆满,除非到了下半夜才会有空机器。”

当年学生与电竞员的双重身份怎么平衡?郭媛回答道:“我和爷爷奶奶生活,爷爷是老师,很开明开放,我自己成绩又很优异,所以只要不耽误学业就行。因为热爱,所以一定要达到爷爷的要求。”

从电竞投资遇冷 到电竞黄金时代

2006年南京的郭媛与2016年上海的Farway分处在两个电竞世界的辉煌期。

2006年,电竞涌入中国市场不久,资本向这个新兴领域试水。郭媛成为电竞员恰是在这时期:“在初期电竞的上升期,南京市的男队最高薪水是5000元。”但后来电竞的繁荣却如同浪打浮萍,展现出了颓势。由于没有符合预期的社会、经济效益,试水的公司似乎突然间都收回投资的触手。

郭媛的电竞之路也慢慢模糊,最终队员解散,大家回到平静的生活。

2016年至今,这段时间被称为电竞黄金时代,关注电竞的中国用户达到36.6%,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突破3亿。巨大的商业蓝海,吸引着资本进一步植入。

2016年,在一次游戏天梯排行中由于位置靠前,Farway被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教练发现后,开始了试训。电竞职业化意味着放弃学业,“当时父母极度不同意我放弃学业加入俱乐部,甚至以为我进了传销组织。”

为了证明自己,Farway请父母观摩自己的第一场比赛。

“俱乐部在上海,第一场比赛在福州。我为了这场决定我职业的比赛准备了好几个月,比赛便是爆发的时候。”他笃定道。当然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场比赛迎来胜利的同时,带来的还有父母的认同。Farway说道:“让他们支持我,打破他们几十年的思想,这是一段艰难的过程。”

作者:殷静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