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激发市场活力,提升南京城市首位度

2019-02-27 07:5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对南京来说,新时代新形势下,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是提升南京城市首位度的重中之重,也是决定南京能否制胜未来、实现引领性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南京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发挥企业主体作用,推进民营经济发展,促进科技与市场融合,激发市场活力,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政府为保障的发展模式。

全面理解“首位度”的内涵和现实意义

城市首位度本是一个与城市人口紧密相关的反映城市规模的人口地理学概念,通常是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生产要素特别是人口要素空间分布状况的重要指标,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城市体系在吸引外资、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运输成本以及集聚资本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情况。 

新时代,我们对城市首位度的理解应该更加全面,并回归城市首位度的本质内涵。第一,城市首位度的概念与城市要素集聚具有一致性。较高的城市首位度意味着生产要素在空间分布上具有向区域的首位城市集中的趋势,这种集聚在城市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追求速度和数量阶段)是有利于经济增长的。第二,城市首位度与城市发展质量并不存在直接的正相关关系,城市首位度并不能涵盖所有衡量城市发展质量的指标。城市首位度只能评析城市发展某一个维度上的发展状况,而且这种现状的形成可能有很多渊源。对于一个城市综合实力的理解和评判,应该结合城市发展的其他指标,更加理性地、全面地进行综合评价。第三,城市首位度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为非线性形式,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存在一个最优的城市首位度值以实现最大化经济增长率。在城市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要素向区域内首位城市的过度集聚,会带来城市交通拥挤、环境非正义、产业结构不合理、产出效益低等问题,造成城市集聚不经济,阻碍经济质量型增长。

在更广视域考量城市发展目标和规划

在中国改革开放早期阶段,东部地区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借助政策和地理优势成为吸引发展要素的首选之地,出现了一批新兴开放城市,这些新兴城市在市场力量的作用下,分流了首位城市的要素流入,并逐渐取代各省的省会城市,成为区域经济中心,使得沿海省域形成了以省会城市为代表的政治文化中心和以沿海开放城市为代表的经济中心的“双中心”格局,江苏的南京-苏州、浙江的杭州-宁波、广东的广州-深圳等,都是典型的代表,东部地区“双中心”格局的形成改变了区域内人口向省会城市集聚的传统。

南京城市实际首位度低于中西部很多城市,并不意味着南京发展质量低。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的一些城市首位度比较高,实际值远高于南京,这一方面客观反映出中西部地区目前存在要素向首位城市过度集聚的趋势;另一方面,这样的发展与繁荣却是以其他城市的经济停滞甚至塌陷为代价的,对区域整体经济增长来说,显然是不平衡,不可持续的。

因此,对南京城市发展质量的评判应该建立在更加全面、客观的框架体系内,而不应仅仅局限于一个“首位度”的概念上,应跳出“首位度”的单一维度,在更广视域下考量南京城市发展的目标和规划。 

充分激发市场活力,提升南京综合实力

对南京来说,新时代新形势下,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是提升南京城市首位度的重中之重,也是决定南京能否制胜未来、实现引领性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南京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发挥企业主体作用,推进民营经济发展,促进科技与市场融合,激发市场活力,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政府为保障的发展模式。

第一,“质”与“量”相结合,构建科技型企业梯队。紧扣主导产业,瞄准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重点企业,加大创新投入,确立企业在创新名城政策体系中的激励主体地位。“质”“量”相结合,加强科技型中小企业培育,加快推进创新企业培育,助推高新技术企业倍增,培育壮大领军型科技企业,打造创新型领军企业为龙头、高新技术企业为骨干、科技型中小企业为基础协同发展的企业梯队和创新集群,引导企业深度参与国际竞争、融入全球产业分工,加大对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重点行业国际国内标准制定、重大兼并重组、重大商业模式创新等事项支持力度。

第二,推行“创新街区”建设,引导中小民营企业发展。加快推进市级和区级“创新街区”建设,推动市域创新空间载体的迭代升级,引领新一轮创新发展。南京拥有两大战略空间:繁华的主城区和广阔的外围郊区。一方面,推进中心城区创新街区建设。中心城区应以城市内涵式发展为契机,以城市更新为抓手,以创新街区建设为突破口,提升中心城区创新功能。另一方面,完善郊区科技园区的城市功能。秉承生产、生态和生活融合理念,增强科技园区的生态生活功能。要调整思路,打破郊区原先城镇功能与园区的隔离,改变传统园区开发模式,建议在郊区工业地块的存量调整中,与周边实行联动开发,建设产城融合、城市化的科技特色小镇。或者,在已有国际风情小镇的优质生活基础上叠加科技创新功能,向科技特色小镇转型。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投入方面应体现全市公平,降低或取消对郊区基础设施的配套融资要求,避免人为提高郊区土地、人力等综合商务成本。

第三,产学研用多方主体联动,加强研发阶段资源共享。围绕南京建设创新名城的重点领域、主导产业和未来产业布局,组织产学研联合攻关,建设一批“多方共建、多元投入、混合所有、团队为主”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新型研发机构,通过共同组建研发团队等方式,增强科研机构与市场研发创新的对接能力。支持南京本土企业、高校与科研院所等联合共建研究合资企业,促进企企融合、社企融合,加强在研发阶段的资源共享,实现知识溢出效应。出台鼓励支持高校与科研院所科研人员进行创新创业的相关政策,直接催生大量中小微创新企业,构建与省产业技术研究院联动机制,鼓励国内知名新型研发机构在南京设立分中心,以项目经理制方式与省产研院共同筹建专业研究所。建立新型研发机构绩效评价体系,支持新型研发机构建设高水平产业技术实验室和科研平台,引导提升新型研发机构的服务能力。

第四,推动校企多种合作,打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通道。推动科技成果项目落地,构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新机制,推动科技成果项目化落地、市场化运作、企业化运营。推动高校和科研机构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改革,在科研立项、成果处置等方面,赋予高校和科研院所更多自主权,促进技术知识从高校和科研机构向企业转移。建立科技成果库、创新需求库,建设“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技术交易平台,梳理发布最新高校科技成果信息和南京企业技术需求信息。 

(作者为南京市社科院、扬子江创新型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吴海瑾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