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专家谈探索中心城市带动区域一体化发展新模式

2019-02-27 07:4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探索中心城市带动区域一体化发展新模式——对话江苏省社科院原院长宋林飞教授 

宋林飞,曾任南京大学法政学院院长、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四、五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出版《社会调查研究方法》《“中国经济奇迹”未来与政策选择》《小康社会的来临》《自选集:中国转型经济的探索》《中国转型社会的探索》《区域发展理论与政策》等专著,在《中国社会科学》《江海学刊》《南京社会科学》等刊物发表经济学社会学论文200多篇。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江苏社科名家等称号,获原国家教委首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省部级优秀成果一等奖8项。 

长三角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也是我国万亿GDP城市最集中的城市群。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宣布,中央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将之上升为国家战略。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意味着新时代我国区域一体化发展总体布局已经形成。处于长三角承东启西节点的南京,要将自己定位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副中心城市,形成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新模式,进而推动长三角区域融合和高质量发展。”江苏省社科院原院长宋林飞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强化创新首位度

作为省会城市,南京是江苏的政治中心、科技中心、金融中心、交通中心、教育中心等,对周边地区与全省已经发挥了一定的辐射拉动作用。当然,这种作用还需要进一步增强,主攻方向是提高创新的首位度。

记者:刚刚召开的南京市对标找差创新实干推动高质量发展推进大会提出,把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作为今年对标找差的主攻方向。江苏省委常委会专题调研南京工作时也要求南京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南京的抓手在哪里? 

宋林飞:首位度是一个学术概念。上世纪三十年代,马克·杰斐逊提出城市首位度概念,将人口规模第一位城市与第二位城市的人口比值称为首位度,用来描述城市体系人口集中与差异程度。经济不发达国家地域差异大,大量人口和产业集中于首位城市,因此第一位城市首位度高。而在发达国家中,城市首位度值一般相对较低。城市首位度过大,是人口过度集中、结构失衡的反映;而较小则是城市结构正常、集中适度的表现。现在从本意延伸到第一位城市与第二位城市的GDP总量之比,这种首位度高低也并不能直接表明经济的发达程度与辐射拉动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江苏较早实施区域共同发展战略,目前区域发展协调性较高,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南通等沿江城市经济发展具有接近的趋势。南京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在全国省会城市中的发展是很突出的。中国内陆省会城市中,南京城市面积是最小的,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却处于第五位;人均达到14.1万元,处于第二位,仅次于广州(14.8万元)。作为江苏省会城市,它是江苏的政治中心、科技中心、金融中心、交通中心、教育中心等,对周边地区与全省已经发挥一定的引领与拉动作用。当然,这种作用还需要积极培育、进一步增强。 

评价中心城市应该用经济发展人均水平和民生指数,发展模式的领先性、科技创新的带动性,对要素流动融合拉动的作用。新时代南京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要淡化传统的城市首位度概念,强化创新首位度。上海社会科学院公布的《长三角城市群科技创新驱动力指数排名报告(2017)》显示,26个城市综合得分排名,上海第一,南京第二;长三角城市群科技创新绩效指数排名,南京第一。可见,南京的创新首位度在省内、长三角都是高的。但南京不能满足,必须以更高的标准对标找差。问题的关键是在哪里对标找差?应在科技创新及其引领方面对标找差,确保今后发挥更大的作用。 

去年,我担任“百城调研”南京调研组组长,觉得南京改革开放40年来的改革发展的最大特色就是创新。记得1997年我担任江苏省社科院院长以后,给省委省政府提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如何将南京科教资源优势转变成产业发展优势。现在看来,正在大力推进创新名城建设的南京,在发展史上已经到了腾飞时候,特别是创新进入到爆发阶段。 

新时代南京谋划发展,还是要多找准自身在国家战略中的定位。比如,在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怎样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认识和发挥南京的作用。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必须有南京这个副中心

南京城市群以至江苏全省都需要南京进一步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拉动作用。长江经济带中上游、中西部地区向海外发展,也需要南京进一步发挥区域航运中心的作用。南京作为长三角副中心,是不可或缺的。

记者: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南京的机遇在哪里? 

宋林飞:意味着新时代我国的区域一体化发展总体布局已经形成。 

这个总体布局就是“一轴两翼”。一轴是包括长三角城市群在内的长江经济带。两翼一个是南面的珠三角,另一个是北面的京津冀。其他城市群,有些是南翼的组成部分,有些是北翼的组成部分。雄安新区是北翼的新布局,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全岛自由贸易港是南翼的新布局。 

目前,长江经济带这一轴城市群最多,经济实力也最强大,GDP总量几乎占“半壁江山”,而且还有占比扩大的趋势。2013年,长江经济带城市群GDP总量占全国的41.2%;2016年占43.1%,2018年约占44%以上。

在长江经济带城市群中,长三角城市群是龙头,GDP总量接近一半,已经占到全国的21%。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推动区域融合和高质量发展,需要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新模式。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意味着长三角区域融合和发展要提高到新的水平,即以上海建设全球城市为引领,共建全球科技创新城市群。在长三角城市群中,上海是中心城市,但只靠这一个中心显然不够。南京应发挥副中心作用,以科技资源转化为市场竞争力为支撑,推进周边地区实现一体化与高质量发展。同时,南京还要在更大的范围内思考自己的发展定位,即思考自己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中怎样发挥更大的作用。 

记者:为什么?

宋林飞:首先,南京在长江经济带中处于承上启下的位置,是长江航运区域中心,是南北交通枢纽,需要发挥南京作为重要节点城市的作用。 

当年,国家发改委征求《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意见时,我建议明确南京作为区域航运中心的定位。一是因为长江中上游运输船舶需要经过南京中转。在国家交通部支持下,江苏经过多年奋斗,南京以下负12.5米长江深水航线建设基本完成,5万吨轮船可以直达长江大桥,10万吨级海轮也可减载抵达,这是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的重大进展。但再向上就没有同样水深的航道了。二是长江江港最发达、吞吐量最大的一段,是包括南京港、苏州港、南通港等在内的江苏段,这一段的长江水运资源还有潜力可挖。重视长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就要发挥南京区域航运中心的作用。 

其次,作为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城市群的龙头,上海的辐射力从东向西是梯减的。乡镇企业兴起时期,上海对苏锡常通的拉动明显;经济国际化时,也有相似现象。南京和周边地区包括镇江、扬州、马鞍山、滁州、宣城、芜湖等,具有历史、人文、经济等方面的联系,拉动作用也是明显的。这些城市,原来同属江南省,后来江南省分成江苏和安徽两省,南京都是它们的中心城市。近期我去了南京周边的安徽两个市,见到南京的一些企业在那里投资兴业,见到南京的基础设施已经延伸到那里。从这种联系中,可以看到南京作为中心城市的辐射拉动作用。

所以,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需要上海作为中心城市的引领作用,也需要南京作为副中心城市,拉动南京城市群及长江中上游向海外发展。南京这样的副中心,是不可或缺的。 

南京要进一步优化与推进同上下游的经济关系,一方面自觉接受上海发展模式的引领,另一方面在创新驱动与经济国际化方面,更有力地辐射带动周边及中上游地区发展。这就是南京在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进程中应有的发展定位。 

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国家科学中心

南京作为长三角副中心城市,最能发挥作用的就是创新。一方面要构建产学研合作新机制,形成新的研发组织形式;另一方面要建设一批产业地标,以科技创新为动力,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产业向产业链中高端升级。

记者:立足这样的定位,南京怎样在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中扛起南京责任、展现南京作为、作出南京贡献? 

宋林飞:我们“百城调研”南京调研组在提交中央的报告中有两个建议,一是南京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需要上海这个中心,还需要有南京这样的副中心。南京有条件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有人认为距离上海近是南京的短板,其实这样看问题并不科学、并不合理,南京有它独特的区位、资源禀赋与发展潜力。二是建设国家科学中心,发挥南京创新资源丰厚、创新能力强的优势。南京作为长三角副中心城市,最能发挥作用的就是创新。江北新区获得批准时,我曾对媒体记者说,江苏乡镇企业兴起、经济国际化二轮发展,主要是苏锡常引领;这次创新驱动发展,南京将会引领,因为南京在江苏最有条件、最有潜力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前列。南京建设国家科学中心,会加大它辐射带动周边城市发展的能力。 

通过创新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一方面要构建产学研合作新机制,形成新的研发组织形式;另一方面要建设一批产业地标,以科技创新为动力,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产业向产业链中高端升级,进而引领带动周边地区产业发展。 

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南京要用一些国际流行的指标提升和评估自己的现代化程度。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目的,是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因此,我们可以参照国际上评价现代化的一些指标。联合国评价现代化,用的是人类发展指数,包括人均GDP、人均受教育年限、人均预期寿命。江苏小康指标体系、基本现代化指标体系、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都考虑到了人类发展指数的阶段性测量指标。 

南京要在科技资源整合与优化配置方面,突破行政区的局限,通过建设一个大南京市来辐射拉动周边城市发展。世界六大城市群都是跨行政区的,国际上特大城市、超大城市也是跨行政区发展的。它们以一个中心城市作为核心,和周围中小城市形成一个大的城市群,比如大多伦多市、大纽约市、大东京市等。

未标题-1

更多内容点击图片

作者:宋广玉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