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假如”就是激励创新

2019-02-15 08:21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科幻片《流浪地球》已成为公共话题,激发出无限想象。有人问: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流浪地球”假如真的实行,地球能够承受吗?还有人联想到其他“假如”:45亿年前,假如月球不曾形成,地球会是什么样子?科幻电影最吸引人之处,还不在于视觉享受,而在于呈现了“假如”,打开想象空间。

“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说。”当初,“骨诱导功能”欲把无生命的生物材料变成有生命的组织,被称为“怪异想法”,但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兴栋没有动摇,潜心探索18年终于修成正果,用新型陶瓷仿制骨头植入人体受损部位,诱导断骨自动生长愈合,被誉为“划时代的医学材料发现”。在没有成真知前,“假如”差不多都是“怪异想法”。但“怪异”不等于谬误,往往是“见人所未见”。

大型跨国公司迪士尼有个不赚钱部门叫“幻想工程部”。该部门有100多名幻想工程师,他们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领域,主要职责就是“幻想”。上海迪士尼乐园奇幻童话城堡“漫游童话时光”,就源自于幻想工程部。之所以设“幻想工程部”,无非是深谙没有“假如”就没有创新罢了。创新之道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并非所有“假如”都能经过试验实证而成真,但没有“假如”肯定不会成原始性或突破性创新。

“假如”有着诸多不确定性,越是大成果越需要长时间沉淀,为了快出成果,“假如”往往只能让位于效率,“浅水区拥挤不堪,深水区乏人问津”成为现象,不少研究成果沦为功利主义衍生品,原始创新越加受阻于科研低端化。故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在基础研究领域,包括应用科技领域,要允许科学家自由畅想、大胆假设、认真求证。不要以出成果的名义干涉科学家的研究,不要用死板的制度约束科学家的研究活动。

南京科技新政指向很明确:推动引领性创新突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抢占制高点,争当全省创新策源地。借助制度创新鼓励“假如”,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了。无论是科研机构还是科学家也应多些定力,不被眼前功利所困。

作者:刘根生 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