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父亲疏导旅客,儿子接发列车 爷俩各守岗位过了个年

2019-02-11 07:2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曾明亮和曾英伦是铁路南京站的一对父子,同在站台上工作,父亲疏导下车的旅客,儿子指挥进出站的列车。父子之间相隔最长的距离,也就是一列火车的长度。而春运期间,站台上旅客量大,他们哪怕近在咫尺,却也不常相遇。

父亲疏导旅客,儿子接发列车

春节的站台上,爷俩各守岗位过了个年  

图为曾明亮(父亲)和曾英伦(儿子)。 本报记者 徐琦摄

曾明亮和曾英伦是铁路南京站的一对父子,同在站台上工作,父亲疏导下车的旅客,儿子指挥进出站的列车。父子之间相隔最长的距离,也就是一列火车的长度。而春运期间,站台上旅客量大,他们哪怕近在咫尺,却也不常相遇。 

近日下午2点40分,从伊宁驶往上海的列车进入站台。这趟列车由曾英伦负责接车进站,曾明亮负责客运疏导。同一个站台上,父子俩相隔数十米,笔直地站在两端。列车停稳后,车门缓缓打开,旅客们蜂拥而出。曾英伦立即投入到紧张的车检工作,与驾驶员进行沟通,为列车的安全驶离做准备。曾明亮则融入到了人流之中,一边叮嘱旅客注意脚下,一边指引旅客到最近的出站口出站。

12分钟后,旅客上车结束,列车慢慢关上了门。当天,对于父子俩来说已经算是“幸运的一天”——他们有幸在站台上打了一个照面。“春运期间站台旅客多,一定要全神贯注,安全非常重要。” 曾明亮嘱咐儿子。仅一句话的相聚后,两人又匆匆分离。

“习惯了,我们曾家祖孙三代人都是铁路人,两个叔叔也在铁路系统工作,每到春运都是各忙各的。”趁着等车的间隙,曾英伦跟记者聊了起来。在他记忆里,因为在铁路上工作,父亲很少在家,尤其是春运那段时间,家里总是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受到家庭的熏陶,退伍后的他,也选择了在铁路工作。“以为和父亲在一个单位工作可以经常见面,可是因为在不同的岗位上,依旧是聚少离多。”曾英伦说,自己参加工作6年以来,全家排班恰好都能团聚的年夜饭,只有过一次。多数除夕夜,家中都只有母亲一人。 

“我在铁路工作了39年,放弃了很多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但是全家人都为铁路做贡献,心中感觉很自豪很快乐。”父亲曾明亮说,他的父母是铁路双职工,自己小时候也是和儿子一样过来的。让他欣慰的是,儿子很理解他的工作,也和他选择了同样职业。三代铁路人虽然令人自豪,但也充满了对家人的愧疚。“现在我爱人一个人在家带孙子,她身体也不是很好。还有两年我就退休了,退休后一定要把这些年亏欠她的都补上。”曾明亮说。 

正说着,又有列车要进站了,父子俩走向各自的岗位。也许在下一个站台,他们又会有短暂的相遇,也许他们今天都不会再相遇,但这对“父子兵”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保障春运中千千万万旅客回家团圆。 

本报记者 葛妍

本报实习生 闵宪直

作者:葛妍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4月18日起,宁沪两地将正式实现互联互通,双向结算,两地参保人可在对方城市直接刷卡结算门诊费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