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老师微信群互呛,没法好好说话了?

2019-02-10 12:49图文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据报道,2018年12月底,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博雅学校语文老师徐老师,在家长微信群“奔跑吧”布置元旦作业时,学生李青(化名)的爸爸提出质疑,于是双方在“奔跑吧”里互呛,然后李青的爸爸在群里用不文明的语言骂徐老师,结果被班主任移出微信群。学生文新(化名)的爸爸在“奔跑吧”对此提出质疑,也被移出微信群。

问题是事情还没止步于互呛。之后,李青的爸爸被告知:“因你无理谩骂语文老师,语言下流,在你真诚在群里道歉前,决定拒收孩子李青到博雅学习……收假之日,暂不到学校上课。”文新的爸爸被告知:“李青的爸爸无故辱骂教师,你站在了错误的一边……文新本学期正常读完,下学期学校不收文新,并退还下期的预交费。”

之后,“家长‘爆粗口’,学生被劝转学”一事引发网友围观。2019年1月30日,仪陇县教育局通报了调查和处理情况:确保两位学生2019年春季正常入学,依法保障其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约谈博雅学校主要负责人及当事教师,对劝说学生转学问题严肃批评。

其实这件事不过是特别小的一件事,不过就是一起口角,论其性质,根本就没资格进入公共舆论,但还是成了一个热点,这是为什么?

究其原因,大概是这类事件若不进入舆论场,根本找不到解决途径,双方没法好好说话。看微信截图,双方不过是就作业监督的事产生争执,另一家长帮腔,然后家长被移除群聊,并被告知转学等,随即陷入剑拔弩张的局面。

本来双方沟通即可,是老师霸道了,还是家长暴躁了,谁有错谁道歉,本应循着常见的冲突解决路径。但老师轻而易举祭出停课处罚,这样事情就发生变化了。

说白了,这事能看出家长与老师的权力不对等,话语权不对等。老师一言不合,移出群聊事小,关键是可以劝退,并且对站队的家长“一视同仁”,一并处罚,将教育权剥夺,且几乎不受制约。当然,家长爆粗口是错误行为,但相对于劝退这种强制性力量,实在构不成同水平的对垒关系。

而这种权力一旦滥用,家长、学生一方几乎无制衡能力。那么就只能外界力量介入才有解决可能,要么上网要么上级部门调查。一件芝麻绿豆的事,毫无转圜余地,只能弄成热点。

观察一下近期有关学校的新闻,几乎都顺着同一路径。前不久,广西百色一老师,因为学生家长在殡仪馆工作,便让全班同学孤立他,通过网络方才有了一个解决;河北邯郸一老师,和学生约定迟到剃头,网络曝光后被开除,家长又借助网络挽留。

再联想以往的事件,那么进入舆论视野的,有几个是够得上牵涉公共利益的大事?不过都是鸡毛蒜皮,却纷纷进入舆论视野,变成公共事件。

就是些这鸡毛蒜皮,却没有一个双方均能接受、成本可控的解决机制。这至少提醒着公众,家校的权力结构出现了某种问题。前不久,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加强中小学APP、互联网群组、公众账号管理的通知》提出,不得在互联网群组中批评或表扬学生,不刷屏问候、点赞,不得发红包。这则新闻,实在可以作为理解这种结构的注解。在一个有老师、有家长的群里,谁会给谁刷屏问候、点赞、发红包呢?

当然,老师需要权威,这在教育场景中也是常态。但权威的上限在哪,权力的边界在哪,正常的纠纷解决机制是什么,这是值得思考的,也是需要树立出规矩的。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