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归途中的卫士:放心过年,我们的职责从不打烊

2019-01-27 10:12图文来源:解放军报

护佑。

山一程,水一程/拥挤人潮中,你们护佑这一程/春运执勤中的短暂相遇/和踏上归途的脚步一样匆匆

做“春运卫士”的你们/多想自己也能是那名回家的旅客/而视频那头军娃的点赞和加油/让你们的付出有了由头/让所有团聚/都如此珍贵

图为《迷彩影子》一文中的男女主人公葛东谋和吴建芳在看儿子发来的慰问视频。高旭尧/文 谭志伟/图

中国人一年一度的壮观迁徙,又一次随着春运来临拉开大幕。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间,攒动着一颗颗急切的心。

然而,对大多数人而言的幸福团圆,此刻在肩负护航春运任务的官兵身上,却意味着分别和思念。所幸的是,支持、理解和坚守让这些军人的“小家”洋溢着令人感佩的“大爱”,温暖了一路归家人,串起了一路年味与春意。

—编 者

站台重逢

所有站台都一样,不断见证着离别和重逢。对于父亲王碧涛来说,每次重逢都是精心计划的最后一个环节,但儿子王菲却不断制造计划外的惊险与精彩。

腊月十八,银川火车站。王碧涛拎着全聚德烤鸭和稻香村点心,跟随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上站台。从北京出发前,他买齐了儿子爱吃的食品,但没有给王菲打电话。年年春运期间,儿子都在银川火车站执勤巡逻。只要看见橄榄绿,就能找到儿子。这一点,可难不倒老兵王碧涛。

王碧涛18岁参军入伍,成为武警宁夏总队小有名气的“秀才兵”。1995年,王碧涛调入北京,多年后又转业到地方工作。他万万没想到,儿子王菲在考上首都师范大学后,毅然决定参军入伍,重返父亲老部队,成为武警宁夏总队一名大学生士兵。

入伍后,在给父亲的信中,王菲深情写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如今我沿着您曾走的路继续前进。请放心,我会延续您的荣光,一定会在部队好好干,贡献属于我的青春力量……”两年后,王菲考入军校,成长为武警警官。

思念之情难以排遣,王碧涛就主动向儿子“靠拢”:“哪怕不说话,远远看一眼哨位上的儿子,我亦心安。”

说巧也巧。正在此时,站台另一侧,武警中尉王菲搀扶着一位老人,疾步走来。“列车长,这位老人与妻子走散,误了车次。我刚刚跟他家人取得联系,帮他补了下趟车票,家人会在下一站等他……”王菲一边向列车长解释,一边把水和食物塞给老人。

列车启动驶离,王菲立正敬礼,转身发现父亲,一脸惊喜地喊:“爸,你啥时候来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王碧涛跟儿子开起玩笑。其实,重逢的惊喜年年有。连续四年春节,王碧涛和妻子都赶回银川过年,既为探望岳母,实也着实想见儿子。这是父子两人第四次在银川火车站相见。

然而,意外亦是年年有。

去年,腊月二十九,王菲带队巡逻。“发现可疑人员,请迅速支援……”突然,对讲机里传来命令,王菲飞奔到检票口。只见一名可疑人员正与铁路公安人员对峙。王菲一边手持防暴盾牌向前,一边指挥人员用防暴叉控制对方。那一次,搜出毒品20克。

前年,农历小年。“有歹徒企图抢劫枪支,企图抢劫枪支!”王菲听到警报时,距离安检口哨兵还有百米。他一路冲刺,飞奔向前,赶至事发地域,横脚踹倒歹徒。哨兵说,这名歹徒在哨位附近徘徊许久,不停打听哨兵手中的枪是“真枪?假枪?”因春运人流拥挤,哨兵怕引起群众恐慌,不敢鸣枪警告。“真的好险!歹徒已经抓住枪托,如果不是排长及时赶到,后果不敢设想。”哨兵告诉王碧涛:“排长老厉害了!”

又一年,大年初一。王碧涛回到岳母家三四天,还没等到王菲回家吃顿饭。一家人实在无奈,王碧涛带着妻子和岳父母,赶到中队见儿子。“爸,妈,今年我拿了嘉奖……”王碧涛仔细追问,方才得知,不久前,王菲执勤时,遇到歹徒持刀抢劫乘客。王菲面对明晃晃的匕首,毫无惧色,穷追不舍,制服歹徒,追回了被抢的手机和钱物。那一天,王碧涛高兴地多喝了一杯酒。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句老话是王碧涛父子俩的口令,见面总要对上一遍。今日也不例外。站台上,哨位旁,父子兵第四次在这里重逢,相视而笑……(记者 吴 敏)

有一种年,叫守望团圆

春节是什么?春节是母亲站在村头盼望孩子回家团圆时的眼神,是窗花映照下一家人边吃边唠的年夜饭,是无论多遥远多麻烦都要跟亲人“在一起”……

是的,春节是一次家对游子的召唤,是一种游子对家的眷恋。这个时候,回家是最深情的呼唤,团圆是最动人的交响。对“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的军人来说,当时光以加速度奔向除夕,当团圆的年味不断扑鼻而来,母亲的拥抱、父亲的慈语、亲朋好友的畅叙,都是官兵此刻最温暖的期盼;舌尖上的饺子、年糕、糍粑,都是大家此时最美好的回味;年俗里的春联、祭祖、炮仗,都是战友们当前最难忘的记忆。只因为,军人也是血肉之躯,也有妻儿老小,也懂儿女情长。

然而,看着浩浩荡荡的回家大军,目睹团团圆圆的亲情画面,大多数军人只能将思念悄悄收藏,而后轻轻打开微信视频说:“妈,今年过年孩儿不能回家。放心,我在部队挺好的!”而通话结束,却掏出口袋里的“全家福”,任凭思念漉湿双眸。

这“不能回家”4个字,饱含着军人对亲人多少的情与爱;这“不能回家”4个字,镌刻着军人对祖国的多少忠与诚。选择“不能回家”,是因为坚守战位的每一名军人知道,越是“万家团圆日,举国欢庆时”,越要“挽弓当满弦,将士带甲眠”;心甘情愿“不能回家”,是因为坚守战位的每一名军人明白,烽火烛天,和平树下,要想“情燃万家灯火”,就须“剑挡塞外胡风”。

还记得吗?因为战备值班,湖北武汉的武警战士王启龙过节又一次不能回家,急得1岁多的儿子嚷嚷“要爸爸”。无奈之下,妻子带着儿子来到执勤现场。王启龙身在岗位不便交谈,只能挥手目送妻儿离去。

还记得吗?在微视频《春节,回家是最温暖旅程》中,当超市的老板拉下卷帘门,对某部的哨兵说“打烊了,回家喽”时,哨兵祝福他:“放心过年,我们军人的职责从不打烊。”

还记得吗?他,是巡逻在北疆霍尔果斯某部的边防军人何伟光;她,是奋斗在南国某合成旅的女军人杨丽娜。去年腊月二十九,他们在各自值班结束后,不约而同给对方发了一张窗外万家灯火的美丽夜景。

是啊,万里边关万里寒,万家团圆万家暖。任何时候,军人永远都是祖国大地壮美山河的守岁人,永远都是人民群众幸福安康的守护者。阖家团圆的日子里,夜空绚烂的烟花中,蕴藏着军人对亲友的思念;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清脆的爆竹声寄托着军人对祖国的祝福。

“从军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美,这就是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之美;从军人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催人奋进;从军人身上,我们学到了一种责任,这种责任让人敢于担当。”有一种年,叫守望团圆。让我们给所有坚守在战位的子弟兵送上“大拇哥”,以无限忠诚作曲,以无私奉献填词,唱响祖国迎春曲,迎接神州大地和人民军队又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刘含钰)

春运这“站”,军嫂不来“队”

元旦刚过,北京地铁APP便推出了上一年度出行报告。同事凑过来,要看看任晓远的。任晓远笑笑,除了家、公司附近的地铁站外,她心底那一“站”肯定位列第三!

果不其然。同事的问题也跟来了:“呦,晓远,没见你请假出远门呀,咋去了那么多趟北京西站?”

“我爱人在北京西站。他是驻守北京西站的武警中队中队长嘛!”说着,任晓远觉得自己的心紧了一紧。春运已经开始一周了,丈夫谢玉贞忙得就给家里打过三四个电话。此时,也不知道他在干啥?

1个月前,谢玉贞申请了休假。春运就快开始了,到时候,身为中队长的他肯定是要上岗的,只能这时候陪陪宝贝女儿了。可与“小情人”相守的日子还不满一周,部队临时有紧急任务,谢玉贞必须归队。女儿听说爸爸要走,顿时别过了身子,嘟起了嘴,任谢玉贞怎么呼唤也不理睬。谢玉贞“埋怨”任晓远:“你倒是帮我说说话呀!”任晓远白了他一眼,嗔怪道:“跟自己‘疯玩’的爸爸,马上要‘消失’了,孩子能不生气嘛!”

“爸爸!”好在谢玉贞转身离家的时候,依依跑向了他的怀抱。“或许孩子也感触到了她爸渐绷渐紧的‘春运神经’,不想跟她爸‘僵着’。”说到女儿的通情达理,任晓远幸福地笑了,笑容里还流露着感动。

谢玉贞在中队任职的这10个月,任晓远逐渐知道,除了旅客日常所能见到的站岗、巡逻外,中队还是配合西站各部门工作的中坚力量。即使是平常的周末,她带着依依“站站穿越”来看爸爸时,谢玉贞也跟依依待不了多大工夫。对讲机里那一声接一声的“队长”,让他急着站里站外地奔忙去了。现在,春运来了,他的对讲机还不得忙到“爆”?

去年,父女俩每一次小聚后,任晓远都要去站外“遛娃”。旅客往来不绝,步履大多沉重而紧凑,而她的步调却一直轻舒而缓慢。行旅声声,汇聚于此,而后如波四散。远处的哨位上,武警官兵正接待着一批又一批前来问询的旅客。前一波旅客的满意,总能带动下一波信任涌来。这一幕幕,都被任晓远“翻译”给了怀里的依依。

这段时间,任晓远决定不带孩子去添乱了。她还给谢玉贞发了条微信:“春运这一‘站’,军嫂不来‘队’!”谢玉贞在下面大大地点了个“赞”。从前晚饭后,谢玉贞总会和家里视频通话,而如今即便能逮个空,他的身影也只能是“闪现”。给老家长辈们订购礼品的事,任晓远发了一些图片征求谢玉贞的意见,可过了大半天,他才回复:“媳妇的决定都是好的。”任晓远觉得好气又好笑。

身为军嫂,任晓远对春运有自己的理解。北京西站,分分钟都定格着各方旅客上一程的终点和下一程的始点。这些始始终终,为的都是那家的呼唤、人的团圆。任晓远曾听谢玉贞讲,去年国庆期间,有一趟列车晚点了,候车旅客的情绪有些失控,工作人员协调中队赶去处理。一群“橄榄绿”的几番劝慰,便安抚了大家焦躁的心情。“应对列车晚点等突发状况,也是玉贞他们此次春运工作面临的挑战。军人的崇高使命在于守护万家团圆。春运期间,每一趟正点出发的列车都是对万家团圆的一份可靠保障。这也正是我把他交给北京西站、交给春运,不去打扰的初心所在。”任晓远如是说。

除夕一放假,任晓远就要和婆婆一起带着依依回聊城老家了。问她为什么不去西站与谢玉贞团聚一下再走,她这样回答:“不只我,中队的很多军嫂这时都不来探亲。全国那么多火车站,有多少武警卫士在为春运保驾,又有多少像我这样的军嫂啊。我们因军爱站,我们是同一‘站’队的!”

虽说不能跟谢玉贞过个团圆年,但此次任晓远带着老小回老家还是要从北京西站启程。任晓远觉得,此行还颇有些爱神丘比特“发射”式的罗曼蒂克,因为去往“离别的车站”,怎么品都是动人的桥段。可这些年,平时见个面都不是易事,任晓远哪敢奢望谢玉贞能来送站?她脑补了无数与谢玉贞在车站偶遇的情景,说到时自己一定会笑着对爱人说一句“放心,我能行”,然后融入“春运大军”,化身普通归家人。

然而,浪漫并未发生。拥挤的人潮中,任晓远的眼前闪过无数的橄榄绿身影,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面孔。上车了,她掏出手机,向爱人微信报备:“已上车。”句号删去,她又补了一句:“放心,我能行!”

让任晓远没想到的是,这次,谢玉贞很快便回复了:“媳妇,你辛苦了!明年春节,等我休假,一定陪你们回家!”下一条是一个微信表情—一名武警警官庄严敬礼……(张小可 郝文斌)

迷彩影子

1月26日,2019年春运第三天。下午,刚从广州南站查勤回来的武警广东总队广州支队组织科干事葛东谋正在编写《执勤中的思想工作方案》。突然,手机铃声响起。葛东谋低头一看,是身为总队通信大队副大队长的妻子吴建芳的来电。

“东谋,你快出来!”电话里,妻子的声音那么清脆动听。葛东谋一个箭步走出办公室的门,一眼便瞧见了笑盈盈的吴建芳。为了备战春运,俩人已经十多天没见了。看到妻子的笑脸,葛东谋的心里像沐浴了一抹暖阳。

“哎呀,你怎么来了?”葛东谋问。“给你搞个慰问‘袭击’!”说着,吴建芳把手上的保温桶递了过去。保障春运的任务重,官兵常常熬夜加班,有时候一忙起来就顾不上吃饭。前几天,听说葛东谋的老胃病又犯了,吴建芳担心牵挂,又爱莫能助。正巧这天大队来南站检测执勤通信系统,她赶紧准备了软糯甜香的小米红豆粥和胃药,任务完成后来送给丈夫。

“你胃不舒服,给你熬了粥。这是胃药,喝了粥以后再吃。”吴建芳拉着丈夫的衣角,小声地嘱咐着。两个挺拔的迷彩身影在熙熙攘攘的返乡人流中,成为一道亮丽风景。

一个家庭有一个军人,团圆便常常成为奢望;双军人家庭里,夫妻俩要面对的困难更是不必言说。结婚7年来,由于任务周期不同,葛东谋和吴建芳很难凑到一起休假。家里的事情,都是吴建芳在忙活。可她极少诉苦,从来都是对葛东谋说“你放心”。七年七个春节,俩人总是谁临时有空谁回家陪父母,“团圆饭”从来没有真正团圆过。

两个月前,葛东谋的母亲突然患病卧床。等他急匆匆从蹲点单位赶到医院时,吴建芳已经在病床前熬了好几夜。春运安保任务在即,两个人的任务都很重。葛东谋只好把老家的大姐请来帮忙。即便这样,吴建芳也是一值完班就跑回家,忙这忙那。

葛东谋对妻子说:“你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家里的事多让大姐帮帮你。”“我懂,你也是。”吴建芳轻声回答。多年来,他们既是战友,又是伴侣;既是同事,又是知己。一句“我懂”,胜过千言万语。

15分钟,短得连坐下喝杯水都要省略,但也长得足够让两颗心感到温馨。临分别时,吴建芳拿出手机给丈夫看一段视频。那是儿子得知妈妈要来看爸爸,特意录的。方寸屏幕中,孩子左手比心,右手点赞,说:“春运爸爸,你最棒!”本是调皮可爱的样子,却让夫妻俩立时红了眼睛。

念兹在兹,无日或忘。望着妻子的身影渐渐融入人群,葛东谋不由得出了神。可一阵进站列车的呼啸声,很快将他拉回了现实。“车站军营春晚”的活动方案还未完成,他得抓紧。毕竟,很多00后新战士是第一次离家过年、第一次执行春运任务。如何让他们不想家,葛东谋还得费不少心。

总队通信大队作战勤务值班室里,偌大的屏幕全时监控着各地执勤点的实况。偶尔一瞬,广州南站的镜头闪过,隐约是丈夫葛东谋的身影。吴建芳难掩唇边的笑意,心里涌起一句“鸡汤”:“团圆很难,也很简单。你守着大家,我守着你,就是团圆。”

其实,那天在广州南站,傍晚的阳光透过楼柱间巨大的缝隙倾泻而下,将两人迷彩的影子拉得很长。那般心心相印的美好模样,十分动人。

作者:张海华 廖彬华责任编辑:刘全民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