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霸气”,才有望绝后“霸座”

2019-01-15 09:03图文来源:红网

与往年不同,今年春运将加强对“霸座”行为整治。为了给广大旅客营造安全有序出行环境,全国铁路公安机关近日集中整治“霸座”等扰乱站车秩序问题,452人因“霸座”等行为被铁路警方依法行政拘留。就力度和命中率而言,整治堪称“霸气”。

近日媒体报道,与往年不同,今年春运将加强对“霸座”行为整治。为了给广大旅客营造安全有序出行环境,全国铁路公安机关近日集中整治“霸座”等扰乱站车秩序问题,452人因“霸座”等行为被铁路警方依法行政拘留。就力度和命中率而言,整治堪称“霸气”。

日前,相关单位主办的“汉语盘点2018”在京揭晓,“霸座”荣登“2018年度社会生活类十大流行语”榜单。我不知道“霸座”既往发生率几何,仅就公开曝光率及引发关注度而言,2018年堪称空前。“霸座”虽属“小恶”,但对公共生态“大害”则不容小觑,可谓“一棵老鼠屎坏一锅汤”。如何绝后引发人神共愤的“霸座”像牛皮癣般发作,显然已成为新年公共治理试卷上的必答题。

发改委官员早先透露,2018年铁路总公司公布8批1793名,被限制乘坐火车严重失信人名单,起到了很强震慑作用,要求在春运中扩大影响和应用。老实说,包括上述行拘452名“霸座”者在内的强力措施,固然能让人出一口恶气,抑或能带来一定预后疗效。问题是,类似举措究竟性属事后惩戒,“霸座”对公共生态造成的损毁无法挽回。更闹心的是,对“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王大胆” 们而言,限制行拘之类杀伤力不见得能突破他们的耐受阈值,从而逼使其洗心革面“长记性”。想想看,类似劣行因为“好了伤痛忘了痛”而故态复萌的教训还少吗?

公共治理之要义,在于更倚重事先防范。反思2018年被媒体起底“霸座”行为何以高发频发,就事先防范而言,肇因无非有二。一则,在治理理念上,存在过度迷信道德约束和公序良俗作用的偏颇。其实,“霸座”早已量变引起质变,亟待由道德柔性约束上升为法律刚性规制。再者,“霸座”丑剧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上演,且未得到及时遏制和应有处罚,正是因为现行相关法律法规捉襟见肘,不足以对其造成精准毁伤。“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 法律是最低的道德,道德是最高的法律。当一种行为无法用道德规范调整时,理应及时擢升至用法律规范替代。防范“霸座”,相关立法显然既准备不足又慢了半拍。令人欣慰的是,为“霸座”量身订制,稍先出台的《广东省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给出明确法律“说法”,率先填补了立法空白,为全国性法律应对开了个好头。

“道高一丈,魔高一尺”。面对“霸座”,乘客公民精神觉醒不可或缺。一方面,赖于当事乘客对“霸座”不依不饶不忍气吞声的权益意识觉醒;再一方面,仰仗同车乘客“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公共精神自觉。因为,对违法行为无端忍让相当于变相纵容违法,须知紧急避险主人永远是自己,法律救济永远是事后救济;因为,“百年修得同车行”,同车客本是“连体人”,设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人充当麻木看客,总有一天会有一款伤害为你我他“量身定做”;因为,为公共利益挺身而出与其说是为了他人,毋宁说是为了自己。试想,当恶行畅通无阻,哪个沉默旁观者能够保证,自己不会是受害者“下一个”呢?

治理“霸座”,既要事后依法惩戒,更须事先立法防范,也离不开事中公众参与,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这便是我所谓的治理“霸气”。我敢断言,唯有治理“霸气”,才有望绝后“霸座”。不妨引用一位发言人名言打住小文:“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作者:陈庆贵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