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历时整10年,江苏考古终获重大发现

2019-01-11 12:16图文来源:新华日报

鉴真第六次东渡起航地在哪

历时整10年,我省考古终获重大发现

1月10日,一年一度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苏州黄泗浦遗址考古发掘入围。历时10年的黄泗浦遗址考古目前仍在进行,发掘的唐宋河道以及疑似唐代寺院建筑,为实证鉴真第六次东渡起航地提供重要线索。

“鉴真东渡历时12年,史料记载双目已盲的鉴真从扬州坐船到苏州,在黄泗浦住了近一个月,然后跟随日本遣唐使的船队开始东渡”,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林留根介绍,“船队到达萨摩国阿多郡秋妻屋浦(今日本九州鹿儿岛县),鉴真受到日本政府的礼遇,唐招提寺至今保存着鉴真的木质干漆坐像。可以说,从黄泗浦出发的行程是中日交往史上的重要篇章。”

南京博物院、苏州考古所和张家港博物馆历时10年,在黄泗浦遗址发掘唐宋时期的河道,以及唐代大型建筑基址。遗址现场负责人、南博考古所副所长周润垦说:“目前可以肯定鉴真的出发地就在这一带。”

如今,南北向的黄泗浦河道不足10米宽,河上有一条修建于乾隆年间的石桥名叫“方桥”。站在方桥上,南北两侧都是抽干水的河床。周润垦介绍,古海岸线在黄泗浦遗址北侧仅200米而不是今天的14公里,唐宋时期黄泗浦是江南地区进入长江的主干水道,就位于长江入海口,桥下已经发掘的主要是宋代黄泗浦河,宽度接近50米,河底距河面深达4.5米。“南海一号”是目前已知的最大南宋海船,长30米,宽10米,高4米,这样的海船可以轻松进出黄泗浦。

在河道内,有大量的砖瓦、残破的瓷器、铜钱、铁钉等,此外还有人的股骨和三个头骨。周润垦说,方桥是唐代黄泗浦河道的拐弯处,当时河水自南向北流到这里后,拐弯向西流过100余米,再折向北汇入长江,而宋代多次对黄泗浦进行疏浚、拓宽、截弯取直,因此很有可能方桥以南为唐代河道,在宋代被拓宽,以北则是宋代新开的河道。与宋代相比,唐代河道宽约20米,由此也可以判断,黄泗浦最繁盛的时期为宋代。

就在唐宋河道交汇处,考古人员发现一座大型的唐代建筑基址。这座建筑呈南北走向,里面分布着房址、仓廒、灶址、水井等,并呈中轴线对称分布,这种布局常见于寺庙类建筑。更为巧合的是,已发掘的院落部分与日本的唐招提寺极为相似,而唐招提寺正是鉴真亲自主持兴建的,极具唐代风格。那么此处会不会是唐代尊胜禅寺的遗址呢?

说起尊胜禅院,它的历史与一座古镇——庆安镇密切相关。南宋宝祐年间《重修琴川志》记载,庆安镇上有一座建于南朝梁武帝时期的尊胜禅院,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被赐名为净居院。而遗址所在地,正是当年庆安镇地区,今天还有一个庆安村。比鉴真略晚的日本人真人开元公元779年所著《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日本遣唐使团预先抵达黄泗浦等待鉴真,鉴真抵达后在黄泗浦又逗留近一个月,按常理推测,使团船队补充给养、准备物资最理想的地点就是庆安镇,而鉴真一行安排食宿、诵经礼佛最理想的地点就是尊胜禅院。

考古发现也证明周边的确有佛教相关建筑,在唐代河道里出土了石佛雕像,宋代河道底部发现了天王雕像的头部,尤其是在方桥南侧,有两个跨度达24米的明代桥墩,里面出土了较多的铭文砖,上面有“释迦如来舍利宝塔、民舍钱施主悉当成佛”“……迦如来舍利宝塔……民安兵戈永息”等文字,与南京大报恩寺宋代地宫中出土的文字基本一致,这些均指向周边有一座带有“舍利宝塔”的寺庙。

然而目前就说这处建筑基址是尊胜禅院为时尚早。周润垦介绍,建筑基址的发掘还在进行,考古人员已在遗址南侧发现墙基,如果能发现山门之类的建筑遗迹,那么就可进一步证明这里是一座寺庙建筑。

虽已历时10年,黄泗浦遗址也被认定为国家级文保单位,然而考古工作仍然有太多的历史信息有待破解。 

作者:王宏伟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