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2019,南京文艺如何创新突破

2019-01-11 08:26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专家建言影视、戏剧和文学创作

2019,南京文艺如何创新突破 

4

越剧《乌衣巷》剧照

频获大奖的电视剧《于无声处》、全国巡演反响热烈的话剧《雨花台》 、佳作迭出的南京作家群……近年来,南京在影视、戏剧、文学等领域成绩不俗,不断有叫好又叫座的作品问世。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也是人民奋进的号角,蕴含着我们共同的情感与梦想。2019年,在原有成绩之上,南京文艺界将如何突破和创新?记者采访了业内相关专家,请他们为南京文艺创作建言献策。

影视

南京要打造整体创作实力

南京聚集了诸多文化资源,有着发掘不尽的创作题材,又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作家,这些如果被充分盘活,应该能在影视创作上有所突破。 

位于江宁的江苏网络文学创意产业园一角。本报记者 冯芃摄

“在影视创作方面,放眼全国,南京有着非常突出的地位。”南京大学亚洲影视与传媒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安华在接受采访中指出,这其中又以电视剧和纪录片更为突出。

得益于政府重点扶持,近年南京影视创作涌现出不少有分量的作品,比如六集文献纪录片《延安十三年》,由南京广播电视台联合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单位制作,是第一部系统梳理中国共产党在陕北十三年历史的纪录片。《一号目标》则讲述了1946年5月至11月,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进驻南京梅园新村,与国民党和美国代表谈判期间发生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

南京影视创作的氛围、活跃度,以及在思想上所体现出的深度,都令周安华称道。由南京中天龙影视公司打造的国安题材剧《于无声处》,被他称作电视剧界的标杆之作,几乎包揽了国内所有电视剧大奖。

周安华告诉记者,正因为《于无声处》的成功,中天龙公司明确了自己今后的创作方向,以国安题材为主,“此举将大大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以及在全国同行中的辨识度。”基于此,他对中天龙公司在2019年将推出的电影《剃刀》充满期待。

周安华认为,南京聚集了诸多文化资源,有着发掘不尽的创作题材,又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作家,这些如果被充分盘活,应该能在影视创作上有所突破。在周安华看来,南京需要做的是打造整体创作实力,充分利用南京的影视基地、高校人才等资源,形成规模效益,“这样才能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最终脱颖而出。” 

戏剧

作家、剧团、高校可跨界联手

可通过作家、剧团、高校三者跨界融合,联手创作,培育戏剧观众和粉丝。 

现象级话剧《雨花台》、浓浓南京味的《民生巷11号》让南京市话剧团在戏剧舞台上表现不俗。江苏省文化厅剧目创作室主任李明华用“频频出新”评价南京近年戏剧创作。

《民生巷11号》是一台南京本土题材的原创话剧,剧中的糖粥藕、糖芋苗、盐水鸭等南京美食,南京民国建筑、地道南京话等元素,使该剧充满了浓郁的本土特色。南京老戏骨马小宁、肖明和于东江在其中多有精彩表现。

话剧《雨花台》全国巡演赢得热烈反响,有赖于创作中诸多创新之举,“没有走这类题材的老路,”李明华表示。基于南京市话剧团在创作上一鼓作气的探索精神,李明华表示,话剧团未来的作品值得期待。

南京市越剧团去年上演的大型诗韵越剧《乌衣巷》令人耳目一新,但是相比起市话剧团,“响声不大。”在李明华看来,“南京的作者还是弱了点”,他建议在后续发展上要立足于培养自己的创作团队,包括作者、导演等。

不过,据记者了解,作为南京各大专业剧团的补充,近年南京高校的戏剧创作非常抢眼。

2018年12月5日,赖声川戏剧研究中心在南京艺术学院揭牌成立,南京艺术学院的影视学院表演专业的学生也将赖声川的《红色的天空》搬上江苏大剧院的舞台。作家鲁敏此前与市话剧团合作了话剧《九种忧伤》,最终以读剧会的形式进行呈现。该剧本由鲁敏自己改编,除了马小宁、常小川等南京话剧名角,南京诸多高校的师生也参与了读剧的表演。

基于此,艺评人肖林指出,南京拥有优秀的作家、剧团和高校,三者可以尝试进行跨界融合,资源共享,并用联手创作的形式培养自己的观众和粉丝。

文学

打造网络文学精品展示地

大神级的网络作家要存有文学公益心,成为某种文学风气、风格和风骨的被效仿者。 

南京市文联签约作家李凤群的长篇小说《大野》上月荣获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授奖词写到:“李凤群的长篇小说《大野》,以双生花式的精巧结构叙写当代女性的成长,将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性别、财富流转等诸多命题叠合在人物个体命运的遭际之内……显示出熟练的小说技艺和人性认知的深度。”

南京的文学创作向来生机蓬勃,在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主任、文学评论家张宗刚博士看来,目前,南京一批1975年前后出生的作家,创作成熟稳健,已获普遍性承认,如鲁敏、李凤群、朱庆和等。朱庆和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在诗歌、小说两个领域同时彰显过硬实力的写作者。

“还有路东、周伟、顾前、赵刚等一批50后、60后诗人作家,虽不大红大紫,但实力出众。”张宗刚表示,相比之下,南京80后、90后作家,尤其90后一代作家,总体看相对薄弱,“我们应不遗余力地发掘本土的优秀青年作者。”

张宗刚表示,南京一些正处于创作旺盛期或上升期的中青年作家,由于自身性格性情等方面的原因或局限,距离爆发尚欠火候,非常需要来自外界的强力推送。

除了传统文学,南京网络文学发展也颇令人瞩目,已形成以跳舞、天使奥斯卡等领衔的网络文学作者群,年龄从60后到90后都有。

南京市作协秘书长张颖告诉记者,这些作者中有相当数量的网络文学作品通过孵化优质IP,出售版权进行影视、游戏等一系列改编,有着很高的社会关注度。在不久前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江苏20部优秀代表作品评选活动中,网络作家跳舞和天使奥斯卡分别以《恶魔法则》和《篡清》位列榜单的第一名和第四名。北大毕业的雨魔更是在2017年入选中国作家财富排行榜网络作家榜第十七名,同年被评为“南京十佳青年英才”。

更难得的是,这些被网友视为大神级的网络作家们也正积极为身处南京的网络文学创意产业园和网络文学谷聚拢人气。

据江苏省作家协会联络部主任、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吴正峻介绍,位于江宁的江苏网络文学创意产业园和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展示馆,将以网络文学原创为核心,汇聚出版、动漫、游戏、影视及周边文创等业态,逐步构建网络文学全产业链。由江苏省作协、南京市委宣传部与秦淮区政府共同打造的江苏网络文学谷,现已先后与10多位知名网络作家建立合作关系,与知名网文平台进行深度合作,“致力于打造中国网络文学精品展示地、网络粉丝向往地、风投资本追逐地、文学大神集聚地。”

在此过程中,知名网络作家的“经济转化率”非同一般。尽管如此,网络文学仍背负着“低俗”“粗鄙”等骂名。对此,批评家、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何平表示,网络文学作为大众流行文化,不能仅仅以文学既有的概念对其进行考量,但大神级的网络作家们要存有文学公益心,在和读者的交际中兑现网络文学的文学理想,影响读者,成为某种文学风气、风格和风骨的被效仿者,而不是一味依赖资本、迁就读者。

看台

上海试点将创新设计融入老城改造

——城市更新,柴米油盐与精致生活交织  

愚园路是上海的历史风貌保护街区之一,近日,更新了数年的愚园路又诞生一种新的生活体验:吃完热气腾腾的早餐,拎着买好的小菜,到小菜场楼上欣赏艺术展、选购文创衍生品,回家之前还能捎上刚擦拭得油光锃亮的皮鞋。

这是由一座老校舍改造而成的“愚园公共市集”。去年12月30日,位于市集二楼的“粟上海”社区美术馆正式开幕,一个愚园路居民参与创作的社区影像展和漂流书屋率先揭开“愚园公共市集”的神秘面纱。

“愚园公共市集”代表着这个百岁街区最新的城市更新理念:在烟火气和精致生活交织的时空内,城市孕育出新的形态——既引领时尚的生活方式,也满足原生态社区的实际需求。负责愚园路整体改造的Creater创邑总裁方文将其概括为“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 

在市井生活中发现美

横跨长宁、静安两区的愚园路曾是上海的一张精致城市名片,仅长宁区段就有11处文保单位,串起了一部底蕴深厚的城市近现代史。但经过数十年岁月磨砺,街区被违建侵蚀,公共景观封闭,甚至连满足生活需求的中型超市也没有。

“愚园公共市集”试水将时尚达人和社区居民的需求汇集在同一时空。接手愚园路整体改造工程的方文和同事们选定富有生活气息的愚园路1088弄,打动他们的是弄堂内的一爿老旧修鞋铺,这里总能引来社区居民聚集。方文说:“城市更新最终是为人服务的,愚园路首先属于这里的居民,而弄堂空间是他们的公共客厅,应该通过设计保留这种生活方式。”

“愚园公共市集”这栋双层建筑的一楼引入了智慧菜场、便民超市、食肆等生活服务业态,也打造出别具一格的工作室,邀请弄堂里的修鞋铺、裁缝铺入驻。二楼则是刘海粟美术馆为愚园路量身定制的“粟上海”社区美术馆和文创集结地,让居民和游人尽享生活便利和美学体验。

柴米油盐和艺术空间的“混搭”正是里弄空间转型升级的关键。“公共市集会让生活变得更方便,却不像传统超市、菜场那般嘈杂,兼顾美观和有趣,柴米油盐里也一样可以追求精致品质。”方文说。 

以人为本打造跨界体验街区

愚园路经过1.0版的硬件改造和2.0版的内容更新之后,已升级到目前的3.0版——以人为本,重视人与环境、商业、社区的关系。城市更新中,一个兼具市井气息和生活美学的跨界体验街区呼之欲出。

愚园路整体改造的一大特点就是街区景观重构,提高公共空间使用率,打造精致的“街区广场”。比如辟出近400平方米的开放式耐踩踏草坪,还定期邀请艺术家以环保材料在草坪上搭建公共雕塑,希望艺术成为市民、游客触手可及的存在。今年,这里还将诞生一家“愚园供销社”,贩售愚园特色创意产品,比如由五金工具组成的伴手礼。 

社区成为城市更新的试验田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表示,从“愚园百货公司”、公共市集到未来的“供销社”,发生在愚园路的城市更新试验最为可贵之处就是将以往“见物不见人”的旧改转向以人为中心、关注社区里人们的生活方式,并从中引领商业商务模式创新。

去年以来,上海明确了“留改拆并举,以保留保护为主”的城市更新理念。在更加关注人文的新一轮更新中,设计扮演愈来愈重要角色,设计的内涵也在变化——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建筑、工业等领域,而开始转向非物质领域,比如服务设计、流程设计等等。

娄永琪说,创新设计有机地连接起城市更新与人的需求。从前,我们认为社区是生活产业链的终端;但实际上,社区提供了最贴近人需求的生活场景,它同样是创新的源泉,是包括商业更新、生活服务业态更新在内的城市更新的试验田。

据《文汇报》 周渊 王翔

观点

创新求变

古艺新传非遗传承应多些“驴敢当”   

以小毛驴为原型的香包“驴敢当”。 据新华网

刚一开年,在甘肃省庆阳市肖金镇肖金村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里,妇女们将花布、内衬和画纸平铺好,开始赶制“驴敢当”。现在,这款以小毛驴为原型的香包已经远销国内外,供不应求。

庆阳是中国传统香包刺绣发源地之一,庆阳香包已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是,在传承过程中,古老的香包遇到了发展瓶颈,因为造型呆板等原因,尽管当地人都是把香包当作小礼物来送,但年轻人喜欢的不多,而原始的小毛驴香包连小孩子都不喜欢。

“驴敢当”的出现就是非遗传承创新的结果。据悉,被评为“非遗”传承人的刘兰芳,2013年带领团队,对小毛驴香包进行二次设计,先后改版五六次,并为新款“小毛驴”香包取名“驴敢当”,其造型夸张,灵动可爱,并尝试将香包古艺和时尚新需求进行对接,从而赢得了市场。

“驴敢当”的成功之路,无疑值得学习借鉴。笔者以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当地政府的支持。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目前当地挖掘、保护、复制了500多种庆阳香包,年销售量30万余个,有超过五万名庆阳妇女从事这种手工艺制作。

二是坚持不懈的创新。当“非遗”遇上“创新”,才能让老手艺不失传,才能让非遗产品焕发新活力。正如,“非遗”传承人刘兰芳所言,“在互联网时代,传统香包要想在市场上‘吃得开’,必须要创新求变,才能避免人走技失,让古艺新传。”的确如此,抱着老观念、吃老本,再精湛的传统技艺,也有可能会式微,被时光湮灭。

三是离不开人才的不断注入。实现古艺新传,人才是根本。笔者以为,要让更多的人关注与参与,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经济效益是核心。而“驴敢当”也正是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比如,许多贫困妇女从中受益,而这也促进了手工艺制作的传播与传承。期待非遗传承中能够出现更多的“驴敢当”。          据东方网 杨玉龙

观察

票房突破600亿元大关

影视衍生品产业仍需“补课”   

随着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600亿元大关,中国何时超越美国升至全球影市票房第一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不过,不少影视从业者直言,相较于票房的提升,中国影视衍生品产业的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影视衍生品产业收入占比低

2015年,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推出的衍生品首日销售收入突破1180万元,创造了国内影视衍生品日销售额新纪录。电影产业评论人士表示,2015年也因此被看成是中国影视衍生品产业化的元年。

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尼跃红表示,随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影视作品和动漫作品在衍生品开发以及模式创新方面取得佳绩,中国影视衍生品产业迎来了快速发展。“从总体上来看,目前大的产业和市场格局已初步形成,不仅越来越多的影视企业开始重视衍生产品的开发运营,不少互联网企业和品牌商也进军影视衍生品产业的授权、设计、研发、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尼跃红说。

但是中国影视衍生品产业仍需“补课”。据统计,目前国内电影市场收入90%以上来自票房和植入式广告,影视衍生品收入不到10%。而在美国的电影产业中,动画、科幻、魔幻等类型作品的收入只有30%左右来自票房,其余都来自电影衍生品授权和主题公园等版权运营。 

影视IP授权体系亟待完善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影视衍生品不是普通商品,本质上属于特许商品,而特许商品的经营核心是知识产权的授予使用。因此,掌握知识产权的影视企业要学会充分运用IP授权并拓宽渠道,获得授权的生产企业则要放大IP的影响力,开发出更受欢迎的产品。

北京电影学院科研处处长刘军认为,“衍生的本质是版权的扩张,应该尽可能地把版权面拓宽。”品牌商应最大限度地获得IP授权,并通过IP授权延伸产业链。“包括将上游的影视剧改编为戏剧、话剧、小说等,以及对下游的主题乐园、游戏、玩具等进行开发。”

“目前不少国内电影的出品方、制片方缺乏将衍生品产业纳入整体运营框架中的意识,缺乏授权概念,但在美日等影视产业发达的国家,衍生品的开发伴随着整个影视作品的创作和制作过程,甚至在剧本阶段就已经介入其中。”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营销公司副总经理朱海荣直言。 

培养专业复合型人才是关键

多位影视产业一线从业者提到,国内影视衍生品领域专业复合型人才匮乏。“影视衍生品行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按照我们的理解,应该是一个‘超级IP经理’,这意味着这一角色要掌握非常多的知识,包括版权的采买、变现、市场营销、零售、电商、互联网等,这个角色的作用其实是串联整个生态中的各环节。”阿里影业阿里鱼市场负责人陶澍说。 

据《中国文化报》 于帆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