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明城墙:走向世界的有温度的纽带

2019-01-11 08:1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明城墙:走向世界的有温度的纽带

——看南京“五大城市标识”如何成为城市新IP(一)

1

一座明城墙,镌刻了古都沧桑  

一座紫金山,展现了绿城秀美

一条秦淮河,见证了文枢繁华

一位航海家,引领了开放通衢

一个制造局,开启了产业兴盛

一座紫金山,展现了绿城秀美

一条秦淮河,见证了文枢繁华

一位航海家,引领了开放通衢

一个制造局,开启了产业兴盛

【编者按】   

在日前举办的南京2035城市发展国际会议中,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用五个极具代表性的城市标识介绍了南京。 

在南京从倚重江南的“秦淮河时代”迈向拥江发展的“扬子江时代”的通途中,根植于这块土地的城市五大文化标识,见证了这座城市的生生不息,已然成为南京人最深的一缕乡愁。无一例外,这五大文化标识都有悠久的历史,有温度,有情感,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并在传播过程中逐渐印象化、符号化,最终演绎为独有的城市IP。

在感恩大自然的馈赠以及无数前人智慧的同时,我们如何传承好历史文脉,守护好文化遗产,把它们利用成可持续可再生的宝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 

西水关明城墙遗址。崔晓摄

绿树环抱中的明城墙。冯芃摄

清理杂生植物保护城墙。徐琦摄

明城墙上大红灯笼迎新春。吴彬摄

中华门。冯芃摄

它,穿越了650余年的风雨沧桑; 

它,是世界上现存最长、规模最大、保存原真性最好的城市城墙; 

它,尽得南京山川之利,成就了一个不可复制的大美南京; 

它正是蕴藏了南京丰富的文化历史和风土人情,并见证了南京城市兴衰的明城墙;它是南京人得以栖息的一处精神家园,它的存在,是对石城南京最形象最具体的补充和说明。

在650余年的时间河流里,城与人相伴而生,如影相随,在还城于民、走向申遗,以及不断融入市民生活的过程中,明城墙这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大IP形象得到不断巩固和广泛传播。

多重价值 为什么能成为文化标识穿越于颇具纵深感的古典城墙与繁华都市之间,会油然产生文明比较、历史认同与文化自豪。 

作为中国古代军事防御设施、城垣建造技术集大成之作,明城墙的历史价值、观赏价值、考古价值,以及建筑设计、规模、功能等诸多方面,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和发现。

正如著名学者薛冰所说,明城墙既是南京的都城标识,同时又是这个城市的文化标识,通过它,能了解到南京这座城市的文化灵魂。对今天的很多明城墙爱好者来说,环城七十里,沿途有南京的山水,有历史遗迹,更有这个城市的市井生活,明城墙为他们提供了“科学的、教育的、游憩的、高度美学的”种种价值。

始建于1366年的南京明城墙,全长35.3公里,现存25.1公里,被形容为“人穷其谋、地尽其险、天造地设”。它打破古代都城取方形或者矩形的旧制,在南京山水之间蜿蜒盘桓,这就使得,环城七十里内,一处处城市地标、风景名胜被串联起来,尽展山水城林、古今辉映之妙。

“作为明朝开国的文明中心,南京城墙可以说是当时国家治理、国家文明物化表现形态的集中呈现。”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表示,今天的人们穿越于颇具纵深感的古典城墙与繁华都市之间,会油然产生文明比较、历史认同与文化自豪,对城市历史心存敬畏,对民族文化满怀感恩。

在薛冰看来,虽然目前对明城墙的研究可以说已经是非常深入,但仍留有一些空白有待发掘和完善,包括城墙与城市、城墙与市民的关系,以及城墙对城内建筑群的影响:比如中华门所对应的中华路的繁华,以及对升州路的影响;比如,有人在清末有关南京的杂记中读到,按南京老规矩,初生的婴儿第一次进出城门,要丢“买城钱”,并且需说几句吉利话。

薛冰认为,只有把这些研究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深入到这背后的人当中,才能让古老的东西焕发出新的能量。

申遗之路

向全世界推介南京申遗的过程,本身就是加强对明城墙保护和管理的过程。  

2006年,南京明城墙走上了申遗之路。因为申遗,南京明城墙得以全方位地向全球展示自己的独特魅力。作为中国明清城墙申遗文本编撰者,贺云翱认为:“明城墙申遗的过程,本身就是加强对明城墙保护和管理的过程,是对中国城墙不断认知、保护管理、引入国际标准的过程,这也是向全世界推介南京的过程。” 

要将南京明城墙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使其能彰显出新的时代精神。基于此,作为中国明清城墙申遗的领头城市,南京在明城墙保护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世界文化遗产的要求,率先开展城墙监测预警平台建设,该系统会对城墙进行全方位监测,包括环境、气候、人为活动,等等,任何因素对城墙造成的影响,最后都会被记录,城墙的沉降、位移、裂缝等也都在监测中。此外,南京城墙博物新馆也正在建设当中。

贺云翱表示,依托明城墙的申遗,南京未来将大有可为,比如对其他遗址的保护和遗址公园的建设。这意味着,南京会有更多的宝藏,在合适的时机,用合适的方式捧到众人面前。贺云翱近年专攻于文化遗产的研究,在他看来,南京明城墙所围合的空间,虽然里面已是高楼林立,但城墙、城门、护城河,以及大的整体格局毕竟还保存着,尤其是在明城墙沿线,还分布着一系列重要历史遗存,包括明故宫、明孝陵、明东陵、明代开国功臣陵墓、明代黄册库、宝船厂,以及当时的宗教中心大报恩寺、朝天宫,等等,“这么多代表着明朝早期的国家机制和国家文明的遗迹保存在南京,这本身就是一个气势恢宏的大遗址。” 

城墙博物馆

勾连古代与现代博物馆的城墙元素将是对明城墙形象的不断巩固。 

那么,如何将明城墙这个超级IP具象化、数字化?勾连古代与现代的博物馆首当其冲。

在贺云翱眼里,将于2020年上半年建成开放的南京城墙博物馆新馆是“能够代表世界遗产水平的”,建成后将作为中国古代城墙历史与文化的专题博物馆,以及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展示地。由于博物馆身处中华门等历史文物中,届时将成为这一片历史街区的现代装饰品和艺术品。 

据了解,博物馆的城墙元素将是一大亮点,这都是对明城墙形象的不断巩固:外立面采用的是夹丝玻璃,从外面看是城墙和周围景观的影子,但从里面看又能清晰看到城墙;由于马道和平台是城墙的特色,届时,平台就在博物馆的顶部,市民可以从博物馆的马道上到平台,并且能够亲自登上平台,一览周边的风景;城墙上铭文清晰的城砖会被测量定位、拍照摄像和铭文释读,形成可供查询利用的资料库,市民可以领略南京城墙的砖文魅力;新馆落成开放之际,一大批散落于民间、深埋于地下的重要文物藏品将进驻博物馆,这其中就包括作为明代早期砖窑遗址珍贵样本的一座明代砖窑、用于城防的武器装备,等等。

此外,口述史是对一段历史的凝固,为此,城墙博物馆内会增设互动功能,在城墙记忆专区设录像电话亭,让游客录制自己的城墙记忆。这无疑将拓宽明城墙的内容延展性。

创意融合

走入每个人的生活它不再是一堵只能远观的石头墙,而是一条有温度的纽带。 

遗产要融入生活,这才是传承文化的根本。明城墙研究专家杨国庆曾走访了很多拥有古城墙的欧洲城市,包括德国的纽伦堡、诺德林根,意大利的卢卡,等等。他发现,这些城市的城墙都得到了合理利用:在城墙里面做展览,在城墙下开咖啡屋,在城堡里开餐厅,甚至还可以作为青年旅社进行出租。 

近年,南京明城墙也正积极融入众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中国人乐于接受的集体庆生、个性婚礼,“出砖入石”办公收纳、城墙八音盒、城墙拨浪鼓等文创产品也大受欢迎。为了让市民在阅读和运动中触摸到南京历史的悠远与厚重,南京明城墙还先后推出城墙书吧、城门挂春联,以及徒步城墙等活动。薛冰则建议,对城墙空间的利用应该引入评审机制,“要让它们能真正地服务市民。” 

与此同时,文艺作品也可以成为对一个城市最好的宣传,通过它们,可以把南京明城墙带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现居香港的南京作家葛亮,喜欢用“我城”来指称南京;“隔着水,远远望见一带苍紫的城墙,映着那淡青的天,叔惠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南京的美丽。”这是张爱玲在小说《半生缘》里的描述,一句话道尽了南京城墙的沧桑之美;1986年,汪曾祺来南京,站在尚未修缮的中华门城堡的最高处,他半天不说话,最后感叹说:“真是好地方,到南京就玩这么一个地方,已经足够了。”对中华门城堡,汪曾祺是大夸特夸,说它丝毫不比山海关逊色,甚至更好。汪曾祺说的是南京城墙的气魄与历史感,到了江苏原创歌剧《拉贝日记》里,南京的城墙被搬到了舞台上,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城墙本身同时也是生命力和民族精神的象征,见证了这座城市里发生的关于人性的较量。

城墙本无情感,却因有不同人的参与成为独特的生命主体。此时,它不再是一堵只能远观的石头墙,而是一条有温度的纽带,一边连接着这个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边连接着成千上万普普通通的群众,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论中外。

本版投稿信箱:njrbfyqh@sina.com  联系电话:025-84686260

作者: 王峰 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