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元钱看病”不只是“故事”

2019-01-09 09:3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当下,一元钱可以做什么?据报道,在浙江建德市乾潭镇梅塘村卫生室,一枚一元硬币既是诊疗费,还是药费、输液费、针灸费、包扎费……73岁的村医吴光潮,在这间乡村卫生室坚守了50多年,“一元钱看病”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

当下,一元钱可以做什么?据报道,在浙江建德市乾潭镇梅塘村卫生室,一枚一元硬币既是诊疗费,还是药费、输液费、针灸费、包扎费……73岁的村医吴光潮,在这间乡村卫生室坚守了50多年,“一元钱看病”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 

上山采药、下村走访、随叫随到,而且不管看什么病,每次都只收一元钱,对当地百姓来说,这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村医吴光潮坚持“一元看病”已达36年。但对其他很多地方的民众而言,这就像天方夜谭。尽管覆盖城乡的医疗保障体系已初步建立,但在很多地方,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然突出。“一元钱看病”的报道,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别人家的故事”。 

村医吴光潮为什么能够做到“一元钱看病”,从新闻报道看,原因至少有二。一是情怀使然,自从半个世纪前被推选当上“赤脚医生”起,他一直走村串户、治病救人、服务百姓,医者之仁、济世之情、为民之切、淡泊之心,这些叠加在一起,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只救命不图财”的乡村健康守护人。二是梅塘村卫生室“费用有政府的补助,即使不够,村集体也会支持”,保证了卫生室的基本运行,让“一元钱看病”坚持数十年成为可能。 

以往很多时候,我们在讨论乡村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时,或者只看到良心村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情怀,或是只看到农村医疗保障投入的问题,殊不知二者应该是一个相互支撑、不可独取其一的关系。如果没有“独臂村医”“孤岛村医”“一元村医”等乡村医生不计个人得失,深深扎根农村济世救人的情怀,很多农村百姓看病会更加不便;如果没有包括资金保障在内的政策支撑,乡村医生的情怀也会失去扎根的土壤。

中国现在有100多万乡村医生,他们分散在广袤的农村,是老百姓的健康守门人,是健康中国在乡村的最广泛延伸。对这些直接关系到百姓获得感强不强的神经末梢,有关部门应该给予更多关注,财政上应该多倾斜一些,让他们有身份归属感、价值认同感和收入保障。只有建立起良性制度,才能吸引更多人服务农村、服务百姓。只有制度有力支撑,“一元村医”的层出不穷才有土壤、才能扎根,乡村廉价诊疗才会在更多地方变成可能。 

“得民心者民敬之。”吴光潮有一次冒雨撑伞骑自行车摔倒在路边,被诊断为脑震荡。住院期间,先后有100多位梅塘村村民自发走五六公里路去看望他,这何尝不是一帧最美的乡村生活图景。希望更多的地方能够从这个故事里看到解决农村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方向,完善制度、培育土壤,让更多医者情怀得以扎根、生长和不断传承,让“一元钱看病”不再是天方夜谭,不再只是“别人家的故事”。

作者:李思辉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宫颈癌二价、四价、九价HPV疫苗进入市场后,市场供应一直“冷热不均”。近日,供应充足的二价疫苗宣布在我市秦淮、鼓楼等6区针对9—18岁人群“第三针免费”,而四价、九价疫苗仍“一针难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