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南京长江大桥通车仪式上 建设者站C位!

2018-12-30 09:4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剪彩后,9位建设者代表登上公交车,与其他建设者一起游览大桥全貌。开车的司机由衷地说:“我们都要感谢这些无私奉献、兢兢业业的建设者。今天,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9名建设者代表佩戴红花、热情洋溢地在大桥恢复通车仪式上剪彩。  本报记者 冯芃摄

阔别两年的299根玉兰灯再次点亮。 本报通讯员 何以文 本报记者 徐琦摄

9名“特殊人物”参加简朴剪彩活动——

“通车仪式上,建设者站了C位!”

南报网讯 没有彩旗飘飘、没有锣鼓喧天、没有红地毯……昨天中午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正式恢复通车前,只举行了一个简短朴实的剪彩仪式,9名胸前戴着大红花的剪彩人身份特殊——他们都是曾经以及现在的大桥建设者。网友们点评说:“今天的通车仪式,建设者站了C位!”

为“修旧如故”,1平方米墙面敲击15000次

在这9位建设者中,钟训正和董德根是50多年前参与大桥建造的功臣。钟训正院士今年已经90岁高龄,当年他的桥头堡红旗的设计方案从全国58个方案中脱颖而出,被周恩来总理亲自选定。董德根今年86岁高龄,当年他参与研制的“陶粒混凝土桥面板”成果用于南京长江大桥建设,这一成果还在198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我们研究的陶粒混凝土桥面板经历住了50年的考验。现在,新的钢桥面板顺应了新时代、新发展,都是非常好的!” 董德根高兴地说。

“我就是一名最普通的工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为长江大桥剪彩,这是我一辈子的荣耀。”53岁的吕传华是一线建设者代表,参与了桥头堡的斩假石墙面修复。“斩假石”必须采用“剁斧”工艺,简单说,就是拿着斧子在墙面上剁出石头的纹路,这手艺已濒临失传。在此次大桥文物修缮中,为了“修旧如故”,请来老工匠还原这一工艺。

每天早上开始,吕传华就和工友们拿着斧子在桥头堡的墙面上斩凿。别以为“剁斧”就是简单地重复敲击,每一下的力度都要讲究火候。斧头敲重了容易造成孔洞,敲轻了,就敲不出天然石头的纹路。每一个“斩假石”面层都要经过粗剁、精剁、再修整,每天一剁就是8个多小时。熟练工每人每天最多只能完成2平方米的斩假石修复工作,平均每平方米要剁上15000次。“斩假石能在长江大桥上重现,对于我们工匠来说,是一种荣耀。”吕传华说。

为保铁路安全,他们每天寝食难安

南京长江大桥为公铁两用桥,在维修过程中,每天铁路桥上都有至少150对列车开行。为了保证铁路的安全,需要在公路桥和铁路桥之间全程搭设防护棚架进行隔离。张武和刘光辉参与了防护棚架的搭建和拆除,作为负责人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稍有异常的火车声、一阵风、一声雷,都能让他们心神不宁、寝食难安。今年7月,台风一个接一个,每个台风到来的那几天,他们除了白天施工,夜晚也要不断巡查:棚架上的每块木板有没有固定好、螺栓有没有松动、有没有漂浮物……

除了保证铁路的安全,所有的施工都要在列车停运的“天窗点”内完成,而一天内最多只有两个“天窗点”,每段时间仅为2小时左右。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这2个小时,他们按照大桥1:1比例建造了一段钢梁模型,所有作业人员在这个“实训平台”上演练各种工序,熟练操作,通过考核后才能正式上岗。在整个大桥维修改造过程中,他们实现了400余次铁路封锁施工安全无盲点,每次铁路封锁后都安全正点开通,保证了过江火车的正常往来。

“马上我就要离开南京去另一个项目部了。每天住在大桥旁的宿舍,听着火车声音入睡,以后听不到了,还会有些不习惯。”张武说。

1978年出生的董艺乐是双曲拱桥拱肋加固班班长。双曲拱桥是长江大桥南引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这种桥型既要在外观上维持原有风貌,在结构上保持既有体系,又要增加拱桥的承载力,难度非常大。施工方案的多项技术都没有成熟的工程案例可供参考,需要团队进行技术攻关与科技研发,反复试验、反复比对。在整个维修中,多项自主研发的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

大桥维修改造项目的总监理工程师朱进,昨天在现场东摸摸西看看。这是大桥维修改造26个月来,他已经养成的习惯。在施工过程中,他们的工作就是最大限度地避免不当施工行为的发生,是一线施工质量和安全的“把关人”。工程刚开始时,总有建设者不喜欢他,认为他盯得紧、管得多。“如今高质量的大桥公路桥恢复通车,很多人说我帮他们锻炼了队伍,提高了水平。”朱进很骄傲。

为“管理”好大桥,他们未雨绸缪

还有两位建设者代表,这边刚为大桥剪完彩,那边已经开始为长江大桥乃至其他过江通道的下一步作打算了。

“在6000多名建设者的努力下,公路桥比原计划提前1个月回归。但我们不仅要修桥,还要考虑如何让这个桥更好地为城市服务,寿命更长久。”市公共工程建设中心副主任、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维修改造项目指挥部现场指挥郭建说。长江大桥公路桥维修在保证大桥原有风貌的同时,还兼顾了“科技修桥”的理念,在引桥、正桥、桥墩等多个关键部位安装了传感器,随时监测大桥的受力和变化,为养护部门提供依据,及时、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

“作为市交通运输局项目前期工作负责人,能够和老一辈大桥设计和建设工作者一起参加剪彩,深感光荣。”市交通运输局综合规划处处长薛海说,下阶段,交通人会继承并发扬老一辈大桥建设者的“大国工匠”精神,以匠心致初心,在“建设好”的基础上,更要按照城市精细化管理要求,把长江大桥公路桥“管理好”“养护好”“运营好”,同时加快推进在建的长江五桥、仙新路、建宁西路等过江通道建设,统筹推进七乡河、锦文路等道路过江前期工作,为促进南京拥江发展和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共建共享共融做出交通贡献。

剪彩后,9位建设者代表登上公交车,与其他建设者一起游览大桥全貌。开车的司机由衷地说:“我们都要感谢这些无私奉献、兢兢业业的建设者。今天,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本报记者 葛妍

 

作者:葛妍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