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跨越时空,他们的人生在大桥交集

2018-12-29 11:3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res27_attpic_brief

这张《百万市民看大桥》就是当年任发德拍下的大桥通车时的经典画面。(中铁大桥局四公司提供)

● 1959年—1968年,时任大桥工程局摄影组组长的任发德,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大桥建设中每一个自主设计、自主建设的过程,见证了南京长江大桥的诞生。 

● 2016年—2018年,南京城市摄影队队员薛晓红,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大桥维修改造中对大桥精神的传承,新时代新技术的创新,见证了南京长江大桥的新生。 

● 1968年12月29日,李华从3300多名公交人中选拔而出,成为大桥线的一名售票员,在通车的那天,与车上近70名乘客怀着激动的心情,一同上了大桥。 

● 2018年12月29日,在长江大桥上开了32年公交车的汪强,随着大桥的恢复通车,再次服务两岸居民。 

他们在不同的年代,怀着对大桥同样的感情,做着同样的事情,在跨越半个世纪的时空里,进行着一场特殊的对话。

1959年—1968年“上天入江”,记录下大桥从无到有

“每次从南京长江大桥上走过,我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桥就和我家人一样。”说这话的是90岁高龄的任发德老人,被誉为“新中国桥梁摄影第一人”。当年,时任铁道部大桥工程局摄影组组长的任发德,参与了南京长江大桥从开工到通车的重要时刻,用相机记录下大桥从无到有的永恒瞬间。 

1960年,任发德接到一纸密令,要求他直接参与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全过程的影像记录,他立即赶往南京,拍下了第一张关于南京长江大桥的照片,而这张照片上并没有桥。“我当时的任务是将建桥之前的环境、桥址线等,都拍下来作为资料保留。”任发德说。 

南京长江大桥是我国首座自主设计、自主建设的大桥,很多技术没有先例可参照,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边施工边实验。任发德的任务之一,就是将实验的每个环节、操作的每一道工序全部拍摄下来,进行技术总结。

“国家高度重视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因此我也享有‘特权’。”任发德说。 

德国“林哈夫”相机、瑞典“哈苏”相机……这些在现在都让摄影爱好者羡慕的设备,全部投用在了大桥的拍摄上。在建桥总预算里,国家特意批了30万元的照片和视频拍摄费用。当年的30万是什么概念?任发德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可以组建一两个电影制片厂”。

为了从多个角度、不同阶段记录下大桥的身影,任发德带着这些设备“上天入江”。 

南京长江大桥共有9座桥墩,用了4种不同的基础方案,其中有一种是沉井加管柱的方式。将沉井打入江底的岩层,再插入一根根管柱,灌入混凝土。任发德当时下到60米深的沉井中,用镜头拍下施工的场面,机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工人们奋力干着,那一刻他深刻体会到什么是百年大计。“大桥哪怕是一根螺丝钉,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建设质量绝对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任发德还曾9次“上天”航拍,“那时候没有无人机,航拍都是用大飞机。”任发德说,每次航拍,都需要军区作战部事先做好航拍计划,包括飞行高度、航线等。 

在拍摄的众多照片中,让他最骄傲的是大桥通车那天一张《百万市民看大桥》的照片。在大桥通车典礼后,大批市民群众涌上大桥,任发德跑到桥头堡最高处,站在“三面红旗”的中间,对着人群按下快门。后来,这张照片多次获奖,成为南京长江大桥的经典照片。

退休后的任发德,还经常带着相机去大桥,也曾爬上桥头堡最高处,在当年拍摄《百万市民看大桥》的位置,按下快门,记录大桥两岸的变迁。

1968年层层选拔半年培训,首批驶上大桥

res07_attpic_brief

大桥木雕模型。本报记者 葛妍摄

“1968年的夏天,在南京公交公司各厂3300人中,选出100人,成立了大桥连。当时我只有18岁。”说起50年前的事情,曾经是大桥线售票员的李华至今充满骄傲。 

之所以骄傲,不仅因为这是一条经过长江大桥的公交线,而且,相比其他线路的驾驶员和售票员,上岗前,他们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培训。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公路桥全长4589米,铁路桥全长6772米……”李华声情并茂地向记者复述着,手自然地在空中比划着。

那时候,每天除了军训和售票技能的培训外,公交售票员还要掌握大桥的基本知识,以便向乘客进行介绍。天长日久,这些话已经深深地印在她心里。为了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他们还前往其他城市,学习当地的方言。“当时还学习了简单的英语,后面还真派上了用场,来看大桥的外国人也不少。”李华又和记者说了几句英语。 

1968年12月29日,是李华最难忘的一天。前一天晚上,公司领导宣布,大桥连的20辆公交车将在大桥通车后,一起开上大桥。那天晚上,大桥连的人几乎都兴奋得一夜没睡,8点钟集合,大家6点就赶到了车队,把车头的毛主席挂像和三面红旗擦了又擦。 

“那天我穿了一件最喜欢的红色灯芯绒衣服,还配上一朵小黄花。”李华说,20辆车排成5排,一同向桥上开去,李华在第二排,每辆车上都挤满了乘客。 

“快看快看,那就是桥头堡!”“前面是工农兵雕像!”“看上面,有三面红旗!”……车上的乘客都趴在窗户上好奇地望出去,李华也不例外。那天,20辆公交车在大桥上开了8个来回,每趟都是满载,乘客们争相目睹这座中国人自己的大桥。 

那时候的江北尚未发展,大桥线更多的是外地游客。李华说,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盲人。这位盲人虽然看不见,但也想来摸一摸大桥,她将盲人扶下车后,盲人顺着栏杆,仔细抚摸着一块块浮雕。 

听说此次维修,桥头堡、桥栏杆等都恢复了原来的样貌,李华说,等大桥恢复通车后,她还要坐上公交,去找寻当年通车时那份感觉。

2016年—2018年20万张照片见证大桥重生

res19_attpic_brief

薛晓红和大桥维修工人在一起。 (本人提供)

res23_attpic_brief

任发德年轻时在大桥工作照。(本人提供)

2018年12月14日,一场“‘又见大桥’——庆祝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50周年暨大桥维修改造工程胜利完工摄影作品展”在金陵图书馆报告厅开幕,130幅精彩照片讲述了大桥重生的故事。作品展的摄影师之一是来自南京城市摄影队的薛晓红。她与大桥同龄,在江北长大,从小进城都要经过大桥。对于大桥,她与任发德有着同样的感情,那就是“家人的感觉”。 

2016年10月24日,离大桥正式封闭还有4天,薛晓红背着相机走上大桥。在此后的200多天里,她平均每三四天就上桥一次,跟着修桥人一锅吃饭,爬防护棚架,钻检修通道,走遍了大桥维修的每一个作业面,拍摄了20多万张照片。 

“当初选择拍摄大桥维修这个专题,不仅是出于对摄影的热爱,更是怀着大桥同龄人的一种特殊的情感。”薛晓红说,两年多的拍摄,她见证了施工人员传承了不怕吃苦、认真严谨的大桥精神。寒冬,在桥肚里作业,顶着穿堂风,一天拧上千螺栓;酷暑,趴在70℃以上的钢桥面上,寻找那一点点的锈迹;为还原桥头堡的“本色”,一遍一遍地做试验;为“修旧如旧”,满城探寻老工艺匠人……如今,她对大桥最初的那份情感,早已变成了对修桥人的感念。 

2018年7月,南京迎来盛夏,大桥施工进入沥青摊铺阶段。上午10点的桥面,温度达到了近60℃,170℃的沥青料散在地面上,身体迅速就被热气所包裹。跟拍了4天的薛晓红嘴角都起了泡,她想过回家休息几天,但看到很多工人和她一样嘴角起着泡,却一句“职业病,习惯了”寥寥带过,始终坚持在桥面上,她也坚持了下来。 

冬天,桥面上的冷风吹到骨子里,忙碌了一天的工人们回到宿舍,用塑料桶打上热水浸泡冻僵的双脚。虽然苦、虽然累,但是他们仍然充满笑容。薛晓红将这一切都拍了下来。让她印象最深的是一名来自湖北的工人,两年没有回家,问他:“想家吗?”他说:“想家的时候,就看看大桥上通行的火车,想象这火车就是通往家乡的。” 

薛晓红说,有人重视结果,而她注重过程,“有的东西,不拍就没了”。

2018年相伴32年的“老伙计”回来了

res11_attpic_brief

汪强和他的过江线公交车。 本报通讯员 童雯倩摄

res15_attpic_brief

大桥通车当天公交车从大桥上驶过。(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提供)

“阔别26个月的‘老伙计’终于要重逢咯!”扬子公交高新公司驾驶员汪强兴奋不已。 

与李华一样,汪强也是大桥上的一名公交人。52岁的他开了34年的过江线路,其中32年开的都是大桥线路,“老伙计”是他对大桥的昵称。

2016年10月27日晚,汪强驾驶的551路公交车,成为大桥封闭维修前通过的最后一辆公交车。他还记得,那晚下着小雨,桥上的玉兰灯有些黯淡,车上坐着几名熟悉的老乘客,拿起手机拍着窗外的照片。为了多看大桥几眼,他的车开得很慢。30多年来,他在大桥上抓过小偷、捡过钱包、送过突发疾病的乘客去医院……大桥和他之间有过许多故事。 

“大桥确实太累。”汪强说,最初大桥两个桥头堡都有公交站,过大桥的公交线路也比较少,车子好开。这些年来,随着江北的发展,尤其是桥北地区多个大型小区的入住,大桥上的过江公交线越开越多。在没有地铁的时候,大桥是江北人民最主要的出行道路, 公交车上挤满了乘客。桥面上的私家车也越来越多,大桥不堪重负,路面破损日益严重。汪强每天在大桥上行驶,记得桥面上的每一个坑洞,“以前一到下雨下雪,桥面接缝地方就会破损,如不提前减速,就很可能造成乘客摔倒。”汪强说,两年前,听说大桥要修,他打心眼里高兴。他许下愿望,希望大桥修好后,重新开回大桥线路。 

自大桥封闭后,公交551路从扬子江隧道绕行,汪强常常想念大桥。玉兰灯亮起的那个晚上,他特地前往南堡公园附近,在桥下看到玉兰灯比分别那晚明亮很多,他对自己说,重逢的日子就要到了。 

大桥重新恢复通车后,一些原本经过大桥的公交线路将不再回归,幸运的是,汪强所在的线路将回归大桥。“一个阔别26个月的老友,将穿着崭新的盛装,迎接我的到来。”汪强满怀期待地说。

收藏半个世纪的集体和个人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即将开放 

res03_attpic_brief

大桥的前世今生、印有大桥的生活用品、复古的大桥照相馆、大桥栏杆浮雕的原始木雕模板……修缮一新的南京长江大桥南堡内,多了一座“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市民可以去那里寻找属于自己的时空记忆。 

12月24日,记者来到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时,纪念馆负责人、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鲁安东,正在对纪念馆进行最后的布置。“南京长江大桥作为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座长江大桥,既是新中国技术成就的符号,也记录了半个世纪以来丰富的集体与个人记忆。”鲁安东说。 

纪念馆内的一面墙上,摆放着印有南京长江大桥标识的各种收音机和乐器,两张黑胶唱片缓缓转动着,靠近时,可以听到《我为祖国守大桥》《桥工想念毛主席》等歌曲,瞬间将人们的记忆拉回50年前。 

正厅,在巨大的毛主席塑像的两侧地面摆放着20幅铸铁浮雕:钢都鞍山、抚顺煤矿、东北森林、长城内外……“当年大桥护栏上的浮雕一共制作了两套,这是一套副本。我们还找到了当年的木雕模板,十分珍贵。”鲁安东说。 

纪念馆内一间小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印有大桥图案的生活物品,一处复古照相馆格外吸引眼球,背景墙是南京长江大桥。“在过去那个年代,跟大桥合影在全国都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许多人来不了大桥,就去照相馆拍一张有大桥图案背景的照片。”鲁安东说,当大桥进入老百姓的生活时,它的含义慢慢地从政治的、时代的象征,转化成了温暖的、亲切的、熟悉的,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人与人关系的纽带。

一座长达16米的大桥木雕模型是纪念馆的“镇馆之宝”。这是由当时精挑细选出的几位桥工纯手工雕刻的。令人叫绝的是,不仅桥体的每一个部件,连玉兰灯上的每个小细节、桥头堡的雕像、桥上的行人都雕刻得栩栩如生。在大桥通车前,这座木雕曾经分为几部分用卡车拉着在南京城里巡展。 

鲁安东说,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的意义是为了“活化”大桥的记忆,“不同的背景的人、不同地方的人、甚至不同民族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情感。”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李芳 葛妍

作者:李芳 葛妍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