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老字号的店招 谁题的字最多

2018-12-26 09:27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南京是举世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几千年的建城史中,商业、文化繁荣,涌现出一大批以诚信为本,质量上乘,服务优质,文明经营的老字号店铺。

老字号门楣上那一方方各具风采、古色古香的精美牌匾,字体或端庄饱满,或清秀俊雅,或古朴拙正,或洒脱飘逸。那你知道,这些字都是谁题写的吗?

民国时期他题写的店招最受商家欢迎

牌匾书法艺术曾经是古城南京一道亮丽的风景,体现着古城的文化底蕴。在题匾的无数名家中,江东周琪无疑是老南京人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因为民国时,南京街头那些店招的落款最多的是“江东周琪”。

关于周琪的故事大多流传于民间轶闻,正规文献对其的记载非常少,《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补遗一编》倒是收录了周琪的词条:“周琪字仁廉,南京市人。楷书出自颜真卿、柳公权,尤擅榜书。民国时期,南京店铺招牌多出其手笔。”

周琪的字,之所以颇受当时工商界人士的喜爱,是因为周琪的字,字体丰厚,看起来有富贵气,十分迎合商家追求大吉大利与和气生财的心理。

随着声誉日隆,求他写字的人是越来越多。据说,连外地也有他的市招字迹。他的落款总是署“江东周琪”,所以这一名号便叫开了。

通常,名人题写招牌极有限度,轻易不肯出手,而周琪毕生以卖字为生,在升州路开字馆,这也是他的字满街的原因。

当时南京人有个民谣:“家有万石粮,不如江东笔大王,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滚进现大洋。”说的就是周琪润笔的价格,一元一个。

不过,如今已经很难在南京的街头巷尾寻觅到周琪题写的店招了。

南京老字号菜馆店招

尽是大师手笔

老字号历来与牌匾有着天然的缘分,但凡商号店铺都喜欢请名人、书法家题写牌匾。牌匾不但是店家的脸面,而且还向世人传递着店家的某种文化信息。

在南京众多老字号中,永和园先后得到林散之、武中奇两位书法家为之题写店名。而林散之更是先后两次为其题名。

“1985年之前,永和园还叫‘永和园茶点社”,这块店招便是林散之写的。1986年,永和园茶点社扩大经营,改名为永和园酒楼,林老又派人送来‘永和园’三个字。”古南都集团副总集团张志军告诉记者,林散之被称为当代草圣,而“永和园”是林老用隶书所写,十分难得。

四川酒家则是萧娴的字。萧娴是康有为的女弟子,因为名气太大,很多人千方百计地求她的字。叶兆言曾在《南京人》一书中说:“萧娴老人的字没有烟火气,只适合于写那些需要有些书卷气的市招,如文具店、庙寺,如果是为餐馆题字,就应该是素菜馆。”然而恰恰相反,萧娴老人并没有为素菜馆题字,而是为四川酒家题了字。

马祥兴是南京现存年龄最大的饭店,它的店招也颇有故事。张志军告诉记者,有位大师和他的女婿先后为马祥兴题写店招。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为其题写了店招,使得名声更加响亮。后来,于右任的女婿屈武也为马祥兴题写了店招。

南京的老字号餐饮还有很多,古南都饭店是启功先生的字,大桥饭店是费新我先生的字,安乐园菜馆是武中奇先生题写,原先新街口附近的六华春是胡小石先生的字……

怀念老一代书法家的风范

题字不谈钱

以前,真正的文人大师一般不轻易为餐馆题写店招,即使报酬再丰厚,大多是因为好吃到感动了,才挥毫泼墨。

像于右任便是这样。张志军告诉记者,于右任出生在西北,喜欢吃清真牛羊肉。一日,他在马祥兴一边品尝原汁原味的牛肉汤,一边与店家闲话牛肉汤的制作及所用的佐料,食后觉得马祥兴菜肴的味道异常鲜美。环顾四周,却发现店里没有一块像样的招牌,回到家中乘兴挥毫书写了店招和对联。

说到老南京那些书法家的故事,安乐园菜馆的总经理严正渝对他们赞不绝口。“那会儿社会风气很淳朴,书法家为商铺题字都不谈钱。”

上世纪80年代,安乐园菜馆还在莫愁路上,“1984年,安乐园的老房子翻盖,我们请武中奇先生题写了‘安乐园菜馆’这五个字。上世纪90年代他来安乐园吃饭,和我们的服务员闲聊,还说起了书写店招的事情。”

武中奇不仅很乐意为老字号题写店招,而且还乐意教人们写字。严正渝还记得:“当时朝天宫附近有个做大饼的山东人跟着武中奇先生学写字,每次去学习就烙块饼带过去,不像现在一些书法家经济意识比较强。”

多说一句

除了老字号,南京一些建筑外墙上的题字也是大师的真迹。南京文化艺术中心的后面一幢“长江贸易大楼”这几个大字则是由启功先生题写。

原南京军区政委杜平被誉为“将军书法家”,他也为南京不少机构题写了名称。像白下路上的“金陵老年大学”,太平北路上的“长城大厦”均是杜平的字迹。

作者:翟羽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