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我们老了你却依旧年轻 老桥工重聚大桥回忆激情岁月

2018-12-06 09:11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当年,十八岁的钢铁汉,严寒酷暑飘云上;汗水流下汇成河,架设长虹长江上。如今,弹指挥间五十载,大桥仍赋振兴道;试问当年建桥人,眼花腰弯两鬓白。”站在即将通车的长江大桥上,眺望滚滚东逝的长江水,冯永祥老人分外激动。2018年12月5日,来自中铁局二公司(原铁道部大桥局第二工程处)的一批老桥工相聚于南京长江大桥上。54年前,他们因为建造长江大桥而聚在一起;54年后,他们一起回忆当年的青春与芳华。

重聚南京长江大桥

老桥工追忆激情岁月

这一批老桥工中有装吊工、木工、锻工……老人们告诉记者,今年是大桥通行的50周年,他们还特地制作了纪念牌挂在胸前,在桥头堡、工农兵群雕前拍照留影,在大桥上见证这半个世纪的历史。“你们看,这就是当时与大桥的合影。”老人们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向记者介绍。

69岁的许俊华老人在18岁时跟在师傅后面学习,师傅徐品祥今年已经81岁了,师徒二人一起走一趟大桥,讲述着自己当年的造桥故事。“那时候相当辛苦,徒弟要表现好才行,徒弟干好了,才不会给师傅丢面子。当时一心想要造桥,技术学好,才能对得起师傅。”许俊华老人说,由于师傅是军人出身,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下钢梁的时候最为辛苦,最冷的时候,冬天戴的手套可以粘在钢梁上,夏天的背后凝结出盐霜。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必须按照操作规程干完活,再苦再累都得坚持下去,你不干完,后面的工人就没法操作下一步。“战高温,夺高产”“战洪峰,夺高产”“大雨小干,小雨大干,不下雨要拼命干”……当时流行的很多口号,许俊华老人还能脱口而出。

木工曹恒金老人还带来了自己与大桥合影的老照片。他说,五十载过去,他向年轻人介绍起哪一部分是自己建造时,感到十分自豪。“当年缺少吊机,在人提肩扛的情况下把大桥一砖一瓦建起来,当年只有一台吊机在桥头堡位置,想借个板车都没有,五六个人抬起一块木板。贴三面红旗瓷砖的时候,一块一块地往上贴,当年全凭肩挑人抬,黄沙、石子哪一样不是?连搅拌混凝土也都是全人工的。”回想起当年的艰苦,他都记忆犹新。

大桥是我的“媒人”

退休后常过去看看

1965年,王春义初中毕业后被招到了大桥机械修配厂,从事锻工工作,令他记忆犹新的是1966年亲身参与5号墩的封底。

“1966年要混凝土封底,把混凝土打下去,桥墩的基础才真正做完,上面还有墩身、墩帽,再上面才是桥梁的跨,钢梁放到墩帽上。最关键的是封底,当时组织了三千人的庞大队伍,水面上的大平台相当于一个人工小岛,六个混凝土工厂都是半自动的,因为混凝土打底的时候中间不能停顿,必须一次性打完,当时男女老少统统上,男同事戳石子,人工喂料,女同志戳沙子。1966年2月9日11点开始,施工相当顺利,到第二天早晨9点终,五号墩封底顺利完成,一片欢呼。”王春义老人告诉记者,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总共用了6万多吨钢材,大桥上的很多铆钉、螺丝、螺母、螺帽都是他自己亲手锻造,再送去精加工而成,至今他亲手锻造的这些零件还在大桥上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春义老人和长江大桥的缘分并没有因为大桥建设完成而结束,长江大桥还是他的媒人,他的妻子是当时参与大桥建设的师傅给他介绍的。从一片荒地到南京长江大桥通车,在桥上剪彩欢呼的时刻他还记得。他说,除了南京长江大桥,还流动到其他地方建桥,妻子一人带孩子,照顾家庭,条件十分艰苦。自从退休后,他会和妻子常到大桥去走一走,看一看大堡小堡,摸一摸老桥的栏杆,回忆当年的岁月。

现如今,经历了两年多整修的南京长江大桥即将通车开放,又一代人将会踏上大桥两侧的桥头堡、步行道去合影、拍照,大桥也再一次成为人们记忆的一部分。长留历史,这成了老桥工心底永远的自豪。

作者:王娟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受益于青盐铁路的开通,从盐城、连云港等地出发,前往青岛、北京等方向,行程时间也大大缩短。其中,盐城到连云港约1小时,连云港到北京5个多小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