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这家洗车行比别家便宜一半 但洗车时要戴防毒面具

2018-12-01 11:09图文来源:紫金山/金陵晚报

“我不知道槽罐车里面的东西有毒,如果有毒,我肯定不帮他们洗,我也担心对我的身体有危害。我也没想到,这样洗车是犯罪。”洗车行老板孙兴说道。2018年11月29日上午,在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大厂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污染环境的案件。

1

洗车前会询问

车内是否含有毒物质

案件到底是怎样的呢?原来孙兴是一家洗车行的老板,从2012年11月份左右,开始从事清洗罐车和半挂车的生意。妻子赵静平时帮忙打打下手,洗车行位于南京市六合区湛水路,整个洗车场地都是孙兴租来的。

李磊是做危化品生意的,他购买了8辆危化品运输车,车辆都挂靠在滁州一家物流公司。主要负责运输正丙醇、正丙脂等危化品。“在南京我主要会让驾驶员去两家洗车点洗车,其中一家就是孙兴老板的洗车行。不管运输哪种物质,都是我决定是否清洗,驾驶员是无权自己决定的。”李磊在法庭上表示。

每次有车来到洗车行要清洗,孙兴都会询问驾驶员车的罐子里装的是什么,确保没有毒才会去洗。孙兴表示,“因为2013年我在进入罐车清洗的时候,在里面晕倒过一次,所以之后清洗前我都会确定罐车没有毒,才会进罐车清洗。”

2

此洗车行比正规的洗车行

价格便宜一半

李磊多次安排驾驶员去孙兴的洗车行洗车。李磊在庭上表示,“有些比较难洗的,用水冲不干净的,我会让驾驶员去比较正规的一家蒸罐。用水就能冲干净的,我就让驾驶员到孙兴的洗车行去洗,因为那里比较便宜,我要考虑成本的问题。正规的洗车行,洗一次要600元,在孙兴 这 里 洗 一 次 只 要200-300元。”

每次洗车,李磊都会要求驾驶员给他发清洗车辆的视频,在视频里可以看到孙兴清洗时都会戴着防护罩、安全帽、胶皮手套,穿着胶鞋。

孙兴表示,“大多数驾驶员在洗车的时候会拿回扣,光洗外观的车收60元,开票开80元。洗罐内的收160元,开票开280元,多余的钱驾驶员回公司报销就自己拿回扣了。”

3

洗车时会戴防毒面具

有毒废水全部排入树林里

大部分的罐车顶部会有两个罐口,打开罐口后,如果有白烟冒出,孙兴就会让妻子赵静把排风扇放在罐口,插上电源让排风扇开始工作,把罐子里面的气体排出来。排10分钟左右,赵静会从下面把高压水枪递给孙兴,孙兴就进入罐车里,用高压水枪在里面冲,一般冲10分钟就能干净了。

在车辆旁会有一个洞口,清洗完罐内的水会从卸料口流出来排入洞口,洞口里面是管道,管道一直通到围墙外面的小树林,最后废水会流到树林里面。孙兴为了不让人发现洞口和管道,在洞口旁边铺了一块黑色胶皮,在洞口上盖了木块和旧衣服。

2018年5月24日,孙兴在清洗危化品并向外环境排放有毒废水的过程中被民警抓获。孙兴当时正戴着防毒面具进入罐内洗车,当问及为什么戴防毒面具时,孙兴表示,“担心里面有对人体有害的气体没抽干净,只要用排风扇抽气的,我都会戴防毒面具。”

4

洗车行没有清洗危化品资质

三被告当庭认罪

经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环境保护与水务局调查,现场排水设施为暗管,在现场抽样的暗管水样和正清洗的危险品槽罐车排口水样,均检测出甲基叔丁基醚等有害物质。经查证,孙兴开的洗车行没有清洗危化品的资质。

法院认为,被告人孙兴、赵静、李磊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处置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触犯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三被告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均表示认罪。

六合法院对该案没有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作者:朱佳玮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