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的另一层含意

2018-11-10 14:12图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老百姓的联想力是挺丰富的,11月11日四个阿拉伯数字排列在一起,居然就能和未脱单的“光棍”联系起来。嗅觉灵敏的电商们,早已闻到了屏幕后面网友们口袋里的钱味儿,于是煞有介事地搞了个双11的狂欢节,现如今也就真成了个节日。电商们在网络上撒红包造势,网店老板们忙着囤货,网友们则把自己的“购物车”塞得满满当当,物流公司的快递小哥们也摩拳擦掌,都铆足了劲儿准备着多跑几单,在这个销售“旺季”里增加点儿收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狂欢过后,电商们忙着快乐地数钱,快递小哥们走街串巷传送着物品,网友们欣喜地打开包裹“验货”,不过,对于健忘的人类来说,一百年前的同一天,可是真切地结束过一场战争,而战后的世界也并不那么太平。

持续四年多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在1918年的11月11日结束的,而且是在这一天的上午11点结束的。在美国资深战地记者斯科特·安德森的著作《阿拉伯的劳伦斯——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中这样写到:“11月11日清晨,德国谈判代表在法国一处森林的火车车厢内与协约国代表签订了停火协议,协议将于当天上午11时生效。”而就在协议签署后到生效的这十几个小时里,又有数千人付出了生命,“这场最无意义的战争的结局也非常丑恶。西线德军的一些单位继续战斗,一直打到上午11点。于是,在战争的最后一个上午,有约4000名士兵阵亡。”

“阿拉伯的劳伦斯”本名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是英国牛津大学的一个考古学家,他对中世纪骑士的故事非常着迷。他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考古学者,却因缘际会,成为了促使现代中东诞生的一些最关键事件的目击者和参与者。作为英国军方的情报官员,他周旋于活跃在中东地区的冒险家与间谍之间,过着传奇的生活。在经历了那些波澜壮阔却又匪夷所思的历史事件后,现代中东的雏形得以形成。作为一个对该地区的历史比较陌生的读者,要想把握住其中的人物关系颇不容易,但这丝毫不影响该书的引人入胜,如今我们通过电视报道耳熟能详的那些国家,在其形成的过程中居然那样的跌宕起伏。比如,其时的阿卜杜拉·阿齐兹·伊本·沙特就颇为强悍,他绝不是一个只希望保住自治权的普通的贝都因人,他在一战前就已率领他的沙漠战士们凭借着宗教狂热,打败了一个又一个不服管教的阿拉伯部落。到1923年,伊本·沙特终于征服了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且为了纪念他的氏族,就将该地区命名为沙特阿拉伯,而这正是今天沙特这个国家的由来。现在我们除了知道那个地方因石油而异常富足外,对其历史还真是少有了解。

当时的人并没有预料到一战的残酷性,这和人们对武器的观念有关。当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费迪南大公及其夫人在萨拉热窝街头遇刺身亡,德国借机挑起战争时,参战的双方都以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人们都忽略了在过去40年中武器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机枪、长射程炮弹、带刺的铁丝网用来对付没有这些新式武器的民族时,自是效力无边,而当他们面对的是武器装备相当的敌人时,则完全没有意识到,“欧洲即将化为一个屠场,在随后的四年中,将有约1000万军人和约600万平民被驱赶着奔向死亡。”仅在1916年由英国将领道格拉斯·黑格发动的索姆河攻势中,战役当天就有5.8万协约国士兵伤亡。而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在宣布参战后,也有十几万华工曾远赴欧洲,为一战的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其中也有5000余人长眠于异国他乡。当战争结束后,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上就青岛、山东问题据理力争进行交涉时,其作为战胜国的原因也即在此。战争结束了,留给人民的创痛则是深远且难以弥合的。

战争期间,人们渴望和平,而当和平到来时,又可能因对战败国处置时智慧的匮乏而留下祸患。我们都知道,正是巴黎和会对中国的不公平对待,而引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其实,“战胜的协约国还向先前的敌人施加了不堪忍受的巨额战争赔款的重负,同时却基本上完整保留了它的统治结构,这简直是一手制造了未来冲突的最佳熔炉”,因为德国官员们很快就重建联盟和影响力的网络,为希特勒的崛起提供了条件,也为二战的爆发埋下了种子,从这个意义上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是在1918年的11月11日结束了,却很难判断孰胜孰败,因为当一场战争不能“以战止战”时,又有何胜利可言呢。

在一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纪念那场大战的结束时,才深感和平的重要。当我们宅在家里借着自创的“光棍节”狂欢购物的时候,一定想不起这个日子的特殊意义。沉浸在和煦的阳光中,享受着岁月的安宁与美好,这或许就是战争中的人所希冀的吧。

作者:马建红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