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云锦技艺传承人周双喜:要守住云锦的根本

2018-09-19 09:5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南京云锦技艺传承人周双喜:

先传承后创新,要守住云锦的根本

周双喜握过来的手大而厚实,是让人忍不住要惊叹一声的。他坐着时雍容大雅,可他一站起来,又显得非常壮实魁梧……“云锦技艺历来传男不传女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从18岁到南京云锦研究所当学徒,期间从没有离开,作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63岁的周双喜至今仍在为南京云锦的发展与传承鼓和呼。

“比退休前还要忙”

南京云锦在历史上是几起几落。对于一个需要支撑整个家庭的男人来说,在云锦遭遇最困难的时候,周双喜并不是没有想过离开,结果却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走成。而这背后,周双喜对云锦的感情占据了很大成分。当时周双喜只能通过拼命工作,挣点奖金补贴家用。 

“寸金寸锦”的云锦终于等来了焕发自己特殊价值的一天。如今,周双喜已经成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国家又在全面复兴传统文化,当年选择离开的同事,现在反过来都非常羡慕他。

尽管早已办了退休手续,周双喜现仍在南京云锦研究所“发挥余热”:今年之前,云锦织造技艺的非遗保护单位和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仅有南京云锦研究所一家,周双喜“走”不了。除了给同事作专业上的指导,他还要到外面讲课,参加一系列相关活动,“比退休前还要忙”。正是这种角色的转变,让周双喜这样一个过去单纯的手艺人有了市场意识,有了宣传概念,同时更多了一份职责。

通过复制古文物恢复老技艺

众所周知,南京云锦最鼎盛时期当属清代,它成就了伟大的古典文学作家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其时,南京设有“江宁织造署”,拥有3万多台织机,是当时南京最大的手工产业,这一时期的云锦更是以品种繁多、图案庄重和色彩绚丽而著称。

1949年后,政府重力恢复和保护云锦,对古文物的复制工程让云锦老技艺得以恢复与延续,“因为可以看到实物。”老技艺成就了周双喜,也让他意识到云锦的传承必须以技术为重。从1983年起,周双喜先后参与定陵、故宫博物院以及湖南省博物馆等地的丝织文物的复制与还原工作,并多次担任项目主要负责人。通过研究和再造,那些足以让人眩目的丝织品被完美再现,而南京云锦研究所更是在1986年即被指定为文物局古代丝绸文物复制研究试验基地。

复制工作充满挑战,这也是周双喜至今颇为看重且耗时最多的一项任务:画图,做计算,上织机,参读实物,“有的丝织品金线还发亮,但丝都变成了灰,肉眼已经看不见;有的丝织品还能看出纹路,有的却看不到纹路……”周双喜和伙伴们通过过硬的技术,挑战了一项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堪称国宝的“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料”“黄地织金妆花缎过肩通袖直身龙栏袍料”的复制;最近他和同事又成功复制了举世闻名的文物“素纱襌衣”,其主人是西汉长沙国丞相夫人辛追,即马王堆出土的“美人”。

对文物的复制并不能带来多少收益,但周双喜认为,它体现了南京云锦传承和保护的权威性,“并不是所有的云锦公司都有资质、有能力进行复制。”目前市面上流通的有些云锦并不能代表南京云锦的真正水平,“成本低,实为机器打造……”这让周双喜颇为担忧,长此以往,粗劣的云锦势必会对“南京云锦”的品牌造成一种伤害。

希望南京姑娘结婚穿云锦婚纱

为了适应市场需求和当代人的审美趣味,云锦也在尝试创新,“但一定要先传承后创新,要守住云锦的根本。”云锦的根本就是老技术。除了恢复老技术,周双喜还成功改变了云锦的幅宽,大大提高了其生产效率,而在创新方面,周双喜认为,“云锦在衣服上没有作为。” 

周双喜说,外地一品牌曾与南京云锦合作,当时他们只是选了一块云锦料子,在胸前点缀了一下,就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云锦的那种美,那种大气,那种华丽,是一个有审美情趣的人无法抗拒的。

有云锦特色的婚纱一定会受年轻人的喜欢,周双喜对此是有亲身体会的。他自己的女儿结婚时,就穿了一件云锦嫁衣,是周双喜所在的那个车间赶制的,周双喜当时担任了监工。这件衣服后来被收藏起来,女儿的同学、同事结婚也过来借。周双喜说:“一个南京姑娘,如果能穿着一件云锦婚纱结婚,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要让人心无旁骛地去学”

2006年,南京云锦成为国家级非遗项目,2009年入选世界非遗名录,可是,南京云锦研究所的两次改制,最根本的传承人问题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早在周双喜学徒时,云锦的传承情况就比较紧迫了。在他之前的织工只会做不会说,到了周双喜这一辈,懂原理,懂技术,他去高校做讲座,会有不少学生感兴趣,可是讲着讲着总感觉深入不了,“必须有长期的实际操作才行”。

“云锦织造的学习周期很长,就算是完全扑到上面,也要学个两三年才能织出最简单的花纹。”在周双喜的印象中,很多耐不住性子的年轻人,学着学着就跑了。“传承一要看悟性,二要看体力,手脚并用,嘴上还要念着。”“云锦技艺历来传男不传女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据了解,也有上了织机做不动的,只好下来,换一个劲大的。另一方面,有一些胆子大的,想当然地去做,结果做着做着做不下去了,只得请周双喜过来收拾残局,“没有积累是不行的。”

周双喜偶尔也会畅想一下,他想有一块空地,置一台织机,有几个人。最关键的还是人,“要让人心无旁骛地去学。”周双喜说。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黄婧怡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