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死宠物狗被判刑”,误读中藏着期待

2018-09-19 09:35图文来源:光明网

辽宁某小区业主邹某因在儿子家居住的小区被狗咬过,便用氟乙酸类鼠药浸泡鸡肝,将毒鸡肝投放在小区草坪,小区5名业主饲养的六只宠物犬误食毒鸡肝死亡。近日,记者从法院了解到,邹某一审被认定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审理过程中,邹某辩称,其购买的老鼠药毒性也不是特别大,投放时未考虑毒鸡肝被人捡起来吃或是狗被毒死后被人吃了的后果。

报道该新闻时,不少媒体纷纷以“男子毒狗被判刑”作为标题。若是严格来说,这一表述并不准确。事实上,邹某并非是由于“毒死六只宠物狗”的结果被判刑,而是“投毒”这一动作被认定为“投放危险物质罪”才被判刑三年。就此,许多爱狗人士备受鼓舞,认为本案体现了“法律对宠物的保护”,实在是有些会错意了。在我国目前的法律体系中,很少有关于宠物权益、宠物福利的专门表述,与之相关的只有饲主的“财产权”。明确这一事实,无疑是准确理解本案的前提。

就在前不久,在几起极端的“恶狗伤人”事件发生后,一篇《遛狗要栓绳,异烟肼倒逼中国养狗文明进步》的爆款文章曾刷遍朋友圈。文中,作者曾自以为高明地介绍了一种名为“异烟肼”的抗结核药物,这种药物对人体无害,但对犬类具备非常强的毒杀作用……当时便有专业人士提醒,投放异烟肼,属违法行为,涉嫌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到底何为“投放危险物质罪”?透过本案,公众当有更清晰的认知。

从司法实践惯例来看,但凡当事人完成了投毒,具有主观故意,就可以认定为是“犯投放危险物质”。本案中,邹某在小区公共场所投放毒鸡肝,客观上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侵犯,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而定罪量刑上并不存在太多争议。与之相较,真正值得关注的,其实在于本案审理仅仅对“投毒”本身而并未对“毒死宠物狗”的后果做出判定,这对于那些爱狗人士来说想必有些难以接受。

即便不谈宠物权益,退一步讲,毒死宠物狗也明显侵害了狗主人的财产权,在判决上本可以加上“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条。可是在本案中,公诉机关并未提供该宠物犬胃内容物检验报告,无法确定死亡原因,所以法院对此未有表示……这起由宠物狗引发的投毒案,其审理过程和判决结果却几乎与“宠物狗”毫无关系,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如此删繁就简的处理,尽管对最终判决并无太大影响,但确实失去了以专业司法确立涉犬纠纷处置范例的宝贵机会。

“男子毒死宠物狗被判刑”,这一略带误会的表述,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一部分人对于法律主张宠物权益的期待。同一案件,各自赋义,若将此案置之于当前针对宠物狗产生的舆论对抗中,不难发现,无论是激动的爱狗人士,还是对“不文明养犬”深恶痛绝者,都需要以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判决,来为自身的主张增添有力论据。

作者:然玉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产能力,同时多渠道开展全球采购,积极组织货源,并采取平价销售、限购等方式,尽最大努力保市场供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