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人类终极未来的狂想

2018-09-12 16:13图文来源:南报网

《如果末日无期》 出版方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如果末日无期》是鲁迅文学奖得主王十月的烧脑科幻作品,描摹爱的顶级状态,狂想人类终极未来。世界离奇,人生曼妙,五个故事,带你走到 时间的尽头,世界的边缘,人性的黑洞,感受未来现实主义的魔幻与神奇……

在《如果末日无期》之前,王十月的名字跟“打工作家”像是同义词,他甚至自创了成功学的一个“门派”:靠写作上位的打工派。他曾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事过25份工作,他的笔下从来不缺少底层小人物的甘苦悲喜。

《如果末日无期》是由五个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的长篇小说。《子世界》想象生命是一串可以改写的代码,我们生活在计算机的虚拟世界,虚拟又会创造虚拟,于是爱情在中间穿梭,分不清前世今生。《我心永恒》写机器人有了情感,人工智能时代真正来临。《莫比乌斯时间带》写脑联网,蜂巢思维矩阵裁决生活,未来决定今天。《胜利日》写游戏战胜了现实,病毒统治了世界,芯片裸露了真相。《如果末日无期 》写人类终于实现了永生的梦想,太阳都变黑了,月亮不再发光,但人还活着,站在末日世界的废墟上……

每一个故事,都在“未来现实主义”的统照下,散发着神奇、鬼魅和人文的光芒… …对科幻而言,想象力、逻辑和人性,缺一不可;对王十月的科幻而言,这三者水乳交融,读起来让人思接千载,脑行万里。

如果爱情在前世,相遇在今生;如果时间不是一条线,空间是层层虚拟;如果生是一串代码的创造,死是永生的变体;那么,人该怎么办,人生的意义在哪儿?

爱因斯坦说: “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分别只不过有一种幻觉的意义而已,尽管这幻觉很顽强。”王十月,迎着这个幻觉走过去。他说,我写《如果末日无期》,小说中的罗伯特,活到了无限长久,天地间就剩他一个,这时他连求死都不能,他没办法死,那是多么浩大的孤独——我想写的,是万年孤独。一个原始人在苍穹下看星星的时候,坐看一朵花的时候,一定是孤独的状态,才发现了美。我在《如果末日无期》中没有更多地描绘科技带来的世界多么绚烂迷人,更多的是在探究科技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在我看来,科幻小说从本质上讲还是基于人类对自身状态的展望与反思。

他说,科幻小说写作无非有两种态度,对于科技大爆炸,一种是乐观派,一种是忧患派。我是忧患派,赞成科技要向前发展,如果不发展,我们还在山洞里面住着,但在大方向乐观的同时,更多的是忧患。我不太在意去描写未来世界里科技多么发达,一秒钟就能到达银河系中心之类,我更多的是考虑科技发展中,我们会失去什么?不能说因为有这样的忧患,就不要科技发展。忧患其实就是一种未来意识。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黄婧怡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产能力,同时多渠道开展全球采购,积极组织货源,并采取平价销售、限购等方式,尽最大努力保市场供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