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记者观察:南京离婚调解项目遭遇“生存瓶颈”

2018-09-07 08:4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资金不足、人员收入低压力大

离婚调解项目遭遇“生存瓶颈”  

南报网讯 (记者 许琴 通讯员 马溧梅)“两位是想离婚吗?可以和我们聊聊吗?”昨天上午,在栖霞区婚姻登记处的离婚登记室,一名调解人员主动跟一对办理离婚的夫妻交流起来。据悉,2014年以来,我市部分区婚姻登记处陆续设立了婚姻家庭辅导室,挽救了不少濒临解散的家庭。但另一方面,不少辅导室却面临着资金不足、人员流失等现实困难。 

成功劝和上千对打算离婚夫妻

在栖霞区婚姻登记处的调解室,一对年轻的夫妻正在接受调解。从女方的抱怨可以听出,丈夫一直瞒着她在外借钱。坐在一旁的男方眼眶红红的,始终不说话。工作人员耐心地听女方倾诉……这场调解持续了2个小时仍没结束。 

辅导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刚调解的这对夫妻之间还有感情,男方不想离,他们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像这种情况,他们一般会从孩子着手了解情况、进行调解,毕竟双方都希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市妇联权益部调查发现,目前离婚的人群以“80后”“90后”居多,冲动任性离婚、逃避责任离婚等草率对待婚姻的现象很多。如果在离婚前有个专业人士为当事人提供婚姻调解和情感指导服务,给冲动离婚一个缓冲,很多矛盾纠纷可能就化解了。2014年,市区妇联、市区民政局开始指导社会组织在江宁、鼓楼等婚姻登记处设立婚姻家庭辅导室,进行离婚调解。 

“在一些区,不想离婚的一方甚至会主动预约调解服务。”市妇联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调解遵循自愿的原则,只要愿意接受调解的,调解成功的概率就很大,一般能达到一半以上。目前,已成功劝和上千对打算离婚夫妻。 

专业团队力量不足、项目经费不足

目前婚姻家庭辅导室大多由社会组织在运作,由民政局和妇联购买服务。这些辅导室一方面在全心全力地调解婚姻家庭矛盾,一方面也在为自身的生存问题担忧。 

在秦淮区婚姻登记处采访时,工作人员一直调解到中午才得空接受采访。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调解人员每天能为两到三对夫妻调解,一对夫妻的调解时间一般是两三个小时,有些复杂的情况,要一天。尽管每天只能服务两三对夫妻,但调解人员的压力非常大。每天需要面对各种家庭矛盾、负面情绪,有时哭诉有时对骂,也有些完全无法调和……这样的工作环境常常让调解员感到疲惫不堪。 

项目经费不足、与团队成员付出不成正比,是辅导室存在的另一个困难。秦淮区婚姻辅导室每年有7万元的项目资金,团队现有两名全职人员,其余都是兼职人员,7万元只能用作团队成员的交通补贴、误餐补贴。“付出多、压力大,有时还得不到理解,直接导致人员流动性很大。”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记者采访中得知,因为经费缺乏、人员流失等困难,一些社会组织只能采取“有限”服务,减少服务人员、减少服务时间、形式简单化等。有些提供工作日半天服务,甚至只提供3个半天的服务。还有个别社会组织在为明年要不要延续服务而犹豫。 

多方筹措经费,保障项目长期运营

据了解,这些辅导室的经费主要由各区民政和市、区妇联资助,年均项目经费5万—10万元。调解服务每人每次是30—100元的补贴,一般每天要安排两到三个人值班,这样算下来,一年数万元。如果再加上团队辅导、个案跟进、社区宣传、印发宣传品等成本,费用捉襟见肘。 

对此,市民政局、市妇联也关注到这个问题,将协调各方资源,调动各级公益创投、公益社工、基金会等多方力量,各区民政、妇联也将多方筹措经费,保障项目长期运营。 

此外,就提升调解人员的专业水平,市妇联定期开展培训。市妇联权益部负责人说,调解中涉及婚姻家庭、财产分割、共同债务、财产继承、子女抚养、老人赡养等一系列法律知识,给调解工作提出了较高的专业要求。如何安抚夫妻双方的情绪、帮助双方梳理问题等,也需要调解员具有专业的咨询能力。市妇联也会同司法部门,邀请高校教师、法官、心理咨询师、律师等专业人员,定期给调解员提供培训。 

 

作者:许琴责任编辑:刘全民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2020年还剩4个多月,在上半年环境提升取得显著成效基础上,治污攻坚这场硬仗还要怎么打?南京再次拿出一系列实招、硬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