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考题风波

2018-08-04 09:1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陈寅恪可谓“文化所化之人”,素怀“续命河汾”之志。但他生活的年代,传统文化面临着西潮的碰撞和冲击,新文化运动之后,白话文流行,但陈寅恪毕生的写作,全部用文言文写就。金岳霖坦言“我非常喜欢作对联”,陈寅恪亦是如此,喜欢对对子。 

陈寅恪初任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就给研究生们送了一副对联,“南海圣人再传弟子,大清皇帝同学少年”。众人听了,不禁莞尔,会心一笑。不由得佩服陈师才思敏捷。因为四大导师中的梁启超是“南海圣人”康有为的弟子,王国维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读书顾问。这则对联,既有对学生的恭维,又有戏谑。 

1928年8月,南京国民政府正式接管清华学校,改称国立清华大学,直辖于教育部。9月,罗家伦受命任国立清华大学校长。罗家伦上任后,先去工字厅拜访陈寅恪,送上他编辑的《科学与玄学》一书,是张君劢与丁文江的笔战实录。陈寅恪看到这书的名字,微微一笑,送罗家伦一副对联:不通家法科学玄学,语无伦次中文西文。对联中镶嵌着“家伦”,罗听罢大笑。陈寅恪说,我再送你一个横批:儒将风流。陈寅恪解释道:你在北伐军中拜少将,此为儒将。你讨了个漂亮太太,正是风流。 

这两则对联,可见陈寅恪幽默风趣的一面。这两则对联是陈寅恪执教清华的佳话,而他出的清华新生入学考试的试卷中,有“对对子”的题目,引发一场风波,成为一桩学术公案。 

1932年,清华大学举行新生入学考试,国文系主任刘文典约请陈寅恪为国文考试代拟试题。当时陈寅恪匆匆草就普通国文试题——作文《梦游清华园记》;另一项为“对对子”:其中一个上联为“孙行者”;另一个上联为“少小离家老大回”。不少考生,一看到对对子的考题,傻眼了。绞尽脑汁,还是有一半的考生交了白卷。二三年级外校转学生考题中有对对子“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等,而研究生入学考题中有对对子“墨西哥”。 

考生面对“奇葩”的对对子题目,五花八门的答案就更“奇葩”了。不妨看一下当时记者的报道:记者探得考卷中之可笑者,兹摘录数则如后:对“孙行者”除“王引之”、“韩退之”、“胡适之”、“祖冲之”较好者外,普通皆对“陈立夫”、“郁达夫”、“王献之”、“周作人”,以“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应对极多,甚不通。亦有对以“赵飞燕”、“黄飞虎”、“郭沫若”者,最可笑莫如一部分考生,仅由字面上对以“翁坐乎”、“子去也”。有某生对“我来也”,下注古文盗窃人名,虽平仄不谐,但亦可见彼知对专名词及虚实字,仍得相当分数。其余尚有根本不明“对对”用意者,如某生以“少小离家老大回”为题作文一篇,有以原诗第二句“乡音不改鬢毛衰”塞责者,亦有以“城池依旧人民非”联句者。最可笑者莫如某生,于试卷上原对后涂改许多,后竟在“少小离家老大回”下书“金银珠宝往家抬”,而于“孙行者”下大书“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情急胡诌,窘状可想。

这份考题公之于众,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社会的争议和媒体的讨论。北平《世界日报》“读者论坛”版面,每天都有长篇累牍的争论,有的读者投书反对对对子,有的则表示赞成。每一篇文章都旗帜鲜明,笔战一连持续二十天多天,辩论得热火朝天。 

《世界日报》发表署名“春焰”的读者来信。他“百思不得其解”,何以会有“对对子”的题,以时代意义来讲,作对子就说不通。若要表示最高学府的新奇,不若作八股文来得干脆。并批评作文题,于黑漆一团的现实——多难的中国,对贫无立锥的无产大众有什么利益?署名“丁零”的读者投书,认为新旧人物都会注意到清华对对子的国文试题,测考生对旧文学的修养,很技巧;但评判的标准如何定则难,要求主考先生发表他自己的原对。 

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为大力弘扬平安志愿服务精神,推动平安志愿服务在我市持续深入发展,12月4日,由中共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南京市平安志愿者联合会组织开展第五届南京市“最美平安志愿者”评选正式启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