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民警史伟年被拖行致死”案今日一审 家属放弃赔偿

2018-07-31 14:16图文来源:紫金山新闻

2017年11月16日凌晨2时30分许,南京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七大队民警史伟年,在南京绕城高速六合主线收费站盘查车辆、制止犯罪嫌疑人驾车脱逃时,犯罪嫌疑人此刻突然发动汽车,车辆突然加速,将史伟年拖行数十余米后逃离现场。史伟年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最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7岁。

案发后,专案组随即在周边展开调查工作,经过连续追踪、布控,在当天下午,在某宿舍楼宿舍内成功抓获嫌疑人高某和王某。

2018年7月31日上午,该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建议对高某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但高某对此不予认可,认为 自己是“过失致人死亡”,而非“故意杀人”。

庭审直击:

2017年11月16日凌晨2时30分,高速七大队值班警组正在宁连高速主线收费站往南京方向新集检查站执行“冬季攻势”夜查任务。值班警务人员在对一辆号牌为苏AF***3的白色奔驰小型越野车进行检查时,发现该车车内人员行迹可疑,遂让驾驶员缴费后把车子靠边停车进一步盘查。此时,高速七大队民警史伟年巡逻回来交接班,了解事情经过后当即要求驾驶员提供驾驶证和行驶证。

案发前一天晚,高某和王某二人饮酒后从泗洪县驾车开往南京,据高某交代,当晚两人饮了酒,返回时,由王某开车,自己坐在副驾驶座。当时到达南京绕城高速六合主线收费站时,民警要求王某先将车开至路边,并将高某带去做检查。

案发时,王某系无证驾驶。对此,王某表示,案发前高某喝酒后身体不舒服,便由自己开车返回。面对交警要求出示证件,自己谎称“没带”。

然而,下车被带去做尿检的高某身体不舒服,导致大小便失禁。高某称,自己急着想去上厕所,加上受到检查,导致情绪比较激动,在警务室便和民警发生了冲突。随后,高某慌称证件在车上,便去跟王某拿车钥匙。见状,王某也上了副驾驶座位一起寻找驾驶证和行驶证。这时,情绪激动的高某一心只想逃跑,上了车后,发动车辆,踩了油门。这时,民警史伟年上半身探进车内,紧握方向盘,喊了句“不要逃”,高某一脚油门,几秒钟时间而已,民警摔倒在地。

高某当庭称,当时车子颠簸一下,由于漆黑一片,只感觉车辆压到了民警的腿。由于自己十分害怕,只好开车逃走。此外,高某表示自己2011年由于吸食毒品,留下狂躁症、抑郁症等精神疾病,长期服药。案发前,也就是11月14日晚,自己还服用了控制精神疾病的药物,当天凌晨接受民警检查时受到刺激,便做出过激行为,但是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是自己并没有想到的。

据王某交代,逃离后,自己感觉压到了什么东西,当时便要高某停车,但高某不予理会。路上,高某还打电话给朋友说了此事,朋友让其“明天看情况再说”。之后,王某便打电话联系到朋友,两人开车前往其朋友住处“歇脚”。

庭审中,辩护人认为,从视频监控中可以看出,两人一开始下车是配合检查的,高某因为大小便失禁导致情绪比较激动。辩护人认为,根据证人“交警被甩出车外”的证言,可以看出被告人并非故意。

公诉人表示,当时民警已经要求其出示行驶证和驾驶证,但两人拒不配合,在交警让其“不要跑”的情况下,二人却依旧驾车逃离,该行为并非情绪激动造成。此外,根据现场侦查,被害人史伟年身上多处存在轮胎印记,因此,被告人无视被害人的生命安全驾车逃离,导致被害人重度颅脑损伤和胸腹部损伤致死,性质恶劣。

法庭上,就嫌疑人高某的精神疾病问题,辩护人当庭向法庭呈交了高某2012年和2015年的脑科疾病鉴定书。双方也就民警是否规范执法存在争议。

检方认为,王某明知高某是犯罪嫌疑人,仍帮助其逃匿,应当以窝藏罪追求其刑事责任,建议判处2到3年有期徒刑。

对此,辩护人表示,虽然王某目睹了案发全过程,但去朋友家借宿只为临时起意,建议减轻量刑。

检方认为,高某为逃避检查,不顾民警史伟年的性命安危,致其被拖行数十米后被甩出并遭碾压,虽然并没有追求其死亡的直接故意,但加速车辆高速逃离,暴力抗法,作为成年人,应当认识到该行为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高某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建议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此外,由于高某在缓刑期内再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建议法庭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

而高某的辩护人认为,高某并无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论处,庭审中,高某愿意对受害人家属积极赔偿。

记者了解到,庭审前,被害人史伟年家属放弃对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赔偿。

由于案情重大,合议庭未当庭宣判。

 

作者:王娟责任编辑:刘全民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