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铁轨温度直逼60℃ 致敬高温下的南京西站调车人

2018-07-21 10:3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微信图片_20180721105330

微信图片_20180721105323

微信图片_20180721105314

南京西站调车工作人员。通讯员 苏阳摄

南报网讯 (记者 葛妍)进入7月中心以来,南京的气温一路攀升,一度达到36℃,暴露在太阳直射下的铁轨温度更是接近60℃,稍微走近就感觉热浪滚滚,被烈日炽烤的列车就像个桑拿房。正午刚过,才吃过午饭的郭亮穿着长衣、长裤,戴防护帽和手套,佩戴着电台等工具,带着他的队友,顶着烈日的直射,就开始了下午的作业。他们肩负着每天22趟始发、终到客车的取送,200个车厢的甩挂、编解及取送工作。因为客车的出发是要严格按照时刻表进行的,所以他们的作业时间必须围绕客车出发的点而开展,下午又正是客车密集出发的时刻,所以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同时正是他们作业最忙、要求最高的时段。同时,为了保障始发内燃机车的燃油供应,调车组还承担着油罐车的取送作业,在取送油罐车的时候,调车组的职工不仅要抓着被晒得滚烫的车辆,因为车辆构造的原因,在车辆上甚至无法完全站立,必须弯着腰跟车作业。

每个班承担着客车取送的作业人员有4个人,组成一个叫调车组的作业小组,负责人为调车长,负责作业中一些要求和安全关键的布置和传达。

“101检查完毕,停留车头部!”、“十车…五车…三车…一车…停车!”,“明白!”每一钩调车作业至少有6次呼唤应答、9道程序、18条固定用语,除了用语要执行标准,还要在复杂的线路中间穿梭,他们反复进行着列车钩管分离、解体对位、重新编组作业,全身防护服并携带作业设备的他们或小跑、或弯腰、或钻车底、连接、摘除车辆间的软管,挥汗如雨,厚厚的工作服被汗水反复湿透,上下车或跟车时,必须经常抓着发烫的扶手,手上起泡、皮肤晒得脱皮是常有的事。

因为基本上都是露天环境,车表皮温度在60度以上,为了防止被滚烫的车皮烫伤,调车员都要全副武装,安全带,帽子、手套、外套、长裤和胶鞋一样都不能少,在没有一丝树荫的站场内,穿着这些行头就是不工作,人也一样大汗淋漓。衣服汗湿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甚至是干完活以后,被盐黏在身上脱不下来。

调车员是12小时一轮班,在铁轨上来来回回,一天要徒步走7~10公里,但铁轨太烫,中途想坐下来歇歇都不行,因为不停地在行驶的火车上跳上跳下,注意力也要高度集中,稍不留神就容易发生危险,甚至危及生命。所以每到夏天作业,他们都会带上一包如十滴水、人丹等防暑药,避免因中暑而发生意外。

1985年出生的郭亮,从南京铁路运输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调车组工作,从普通的调车组制动员、连接员一直干到调车长,13年的调车组工作经历让郭亮显得非常沉稳,他平时话虽不多,但作业中的标准用语、安全提醒却反复挂在嘴边,在同事眼中就是一个“婆婆嘴”,但他认为这正是对他工作最好的肯定,“只有安全提醒到位了,我们的作业标准才能执行好,调车和我们自己的人身安全才可以得到保障,那样我的工作才算是尽职了,才对得起一同工作的兄弟”。为了照顾组内的老同志,郭亮在工作中总是说的多、跑得多,前几天因为作业太集中,脖子上的皮肤都被晒得脱皮了,他自己还开玩笑的说,在外面跑的多了,每年都要掉几次皮,已经习惯了,听似轻松的背后可以感受到其中的艰辛。

因为家住丹阳,又时常惦念着家中的孩子,郭亮必须经常往返于丹阳和南京之间,在上白班之前的晚上就要提前赶到南京休息,以保证上班时能有充足的精力,一个白班下来再回到丹阳家中往往都要到晚上8、9点钟。旅途往返的辛劳却一点都不影响郭亮的工作劲头,一旦到了单位,他总能全身心投入工作,为了调车组职工的人身安全,他们在作业期间不允许带手机上岗,每天下班后看看女儿发来的信息、照片是他最幸福的时刻。现在虽然是暑期,是孩子们最轻松的时候,但因为暑运是铁路比较繁忙的时候,调车组的比平时更繁忙了,郭亮不无歉意的说:“每当女儿暑假或者黄金周的时候,我们都比较忙,我们只能减少休息,等暑期高峰忙过了,一定要带着老婆孩子好好去旅行一趟,也让自己感受一下高铁发展带来的方便。”

作者:葛妍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