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空调维修师陆中义:钻进闷热天花板,施展“壁虎功”

2018-07-21 09:0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空调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没有冷气的地方都是他乡。”夏季一到,修空调的师傅们每天忙得不分昼夜还是忙不过来。

南京工匠、空调维修师陆中义:

钻进闷热天花板,施展“壁虎功”

陆中义正在维修空调外机。 本报记者 许琴摄

“空调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没有冷气的地方都是他乡。”夏季一到,修空调的师傅们每天忙得不分昼夜还是忙不过来。昨天一早,南京美的制冷产品销售有限公司的空调维修师陆中义一大早就赶到卫岗一户居民家中维修空调。陆中义今年5月当选为南京工匠。19日,记者跟随他一起体验夏季空调维修师的辛苦与忙碌。 

上午7点多,陆中义来到报修小区,提着工具箱来到客户家中。“你们来了,快来看看,这台空调不制冷了。”女主人打开门,带着陆中义来到卧室。陆中义询问:“是突然不制冷,还是慢慢不制冷?”“是突然不制冷。” 

随后,陆中义跑到室外检查外机。卧室在二楼,空调外机离地面六七米高,陆中义并没有爬上去,只站在地面看了一会,然后告诉记者:“空调的风机不转了,但外机上有冷凝珠。”随后,陆中义又跑回室内,拆开空调机,一堆零件拆下来,然后又一个个装上去,不到20分钟,空调就喷出了冷气。“主板上一个小零件坏了,换了一下。”陆中义说。 

修完这一家,陆中义骑上摩托车,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点。这是明故宫附近的一家银行,一进门,陆中义便和客户沟通。客户说:“这半边整个办公区域都没有冷气了,大家都热得受不了,没法工作,麻烦尽快修好!”记者看到,坏掉的空调是中央空调。陆中义放下工具箱,快速检查外机、内机,确认空调管线的走位,检查了半个多小时,他告诉记者:“是氟利昂漏了,而且泄漏的地方在吊顶的夹层内。” 

那怎么办?要把天花板拆掉维修吗?陆中义说:“不需要,可以爬进天花板的夹层里,不过里面的管线复杂,我穿着绝缘鞋、戴着绝缘手套,外人不能进去。”他沿着梯子,从天花板一角的检修口爬进了天花板夹层,施展“壁虎功”,一点点地往前爬行。夹层约有三四十厘米高,记者从检修口探头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只看到陆中义手中电筒的光亮在里面闪动,他正在一点一点地排查泄漏点。记者站在洞口,觉得闷热无比,无法想象狭小黑暗的夹层里是怎样的感受。两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爬出来,脸上被汗水和灰尘糊花了,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其中一个节点处泄漏,我在里面已经焊接好了。”陆中义笑着说。     

陆中义是淮安人,1998年来到南京堂子街二手市场做驻店维修,他风趣地说,他的能耐靠的是自学成才。公司办公室主任钟玉平告诉记者,陆中义在整个空调维修业内很有名,很多同事和同行都叫他“大仙”,别人治不好的空调毛病,他能治好。他现在已是公司的维修技术主管。按理说,他只要负责指导一些疑难杂症就可以,但他和其他维修师傅一样,每天维修单子都安排得满满的。

本报记者 许琴

本报通讯员 鞠昌梅

作者:许琴责任编辑:杨闵怡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作为联接南京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双主城”的重要纽带,五桥无论功能、技术还是意义,都堪称南京拥江发展的新地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