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 正文

【暖新闻】排爆大队民警室外骄阳下演练 脱下排爆服,就像走出桑拿房

2018-07-18 12:0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身穿35公斤重排爆服的主排爆手用便携式超薄X光机对可疑物进行检查。 本报记者 朱静摄

排爆大队民警室外骄阳下演练

脱下排爆服,就像走出桑拿房

近40℃的高温下,身穿一件35公斤厚重的排爆服是什么感觉?昨日上午10时,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室外训练场上,安检排爆大队民警、主排爆手段兴维在同事的帮助下,正小心翼翼地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排爆服。

“这件衣服自重达35公斤,靠单人无法穿起来,必须由其他人帮助穿戴。”段兴维笑着告诉记者,这是他穿过的最贵的衣服,40多万元一件。

“这个天穿上排爆服,一两分钟时间全身就湿透了。脸上在流汗,腿上在流汗,身上每个毛孔都在出汗。排爆服包裹严实,一上身,压抑感、紧张感就出来了。即使是在冬天,脱下来时,全身衣服也会湿透。”已有15年排爆经历的段兴维在戴上头盔前告诉记者。戴上头盔后,他就完全与这个世界“隔绝”了。

昨天的演练科目是有人报警在某处有一疑似爆炸物,排爆人员到达现场以后,首先架设无线频率干扰仪,对排爆现场实施无线信号干扰。随后,主排爆手段兴维将用便携式超薄X光机对可疑物进行检查。

记者在现场看到,身穿排爆服的段兴维在走向疑似爆炸物时,略显笨拙却又不失敏捷。走到疑似可疑物后,段兴维缓缓蹲下身子,利用便携式超薄X光机了解可疑物内部构造。10分钟后,经过对X光图片仔细分析,确定为爆炸物,段兴维决定对其进行就地摧毁。接着,段兴维在爆炸物周边架设无后座力爆炸物摧毁器。15分钟后,段兴维瞄准爆炸装置内某部位,对其进行了摧毁。

“我好像从桑拿房回到了空调间。”在脱下35公斤重的排爆服瞬间,段兴维长舒了一口气,站在室外骄阳下给记者说。记者看到,段兴维身上的衣服已成了“水服”,随时可拧出水来。

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的一天,段兴维曾连续拆除了数十枚自制爆炸物。“那时室外温度是20多摄氏度,但是一天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只有中午把头盔拿下吃了点盒饭,喝了几口水,也没有脱排爆服。因此,我们平时不管什么天,温度有多高,都要坚持训练,要不一旦上任务,身体可能跟不上。”段兴维说,普通人在现在的高温天下,穿上排爆服不用工作,10分钟内基本就会虚脱。“我今天穿着了40分钟,脱下来立即感觉如释重负,身上有乏力、虚脱感。”

段兴维说,35公斤重的排爆服,看似坚不可摧,实际只经得起距离3米、1公斤TNT当量的杀伤力。而且为了精准操作,排爆手的双手必须裸露。所以,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可能是一次“生命对赌”。

“一根红线,一根蓝线,我该剪哪一根?这只是电影里的场景,其实哪有这么简单。”安检排爆大队教导员浦峥峥说,也许疑似爆炸物外部没有线,也许两根都是红线等,因此,要求排爆手在很短时间内,从很小的视角作出判断。

“排爆时,只有主排爆手在中心现场,其他人都在警戒线外,主排爆手要调整心理上的孤独感和压力,冷静专注地完成任务。高温对他们来说,只是外部的一个小考验。”安检排爆大队副大队长尹光春说。 

记者了解到,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建队15年来,共处置销毁废旧军用爆炸物25500余枚,处置涉爆现场120余起,拆解疑似爆炸装置260余枚。他们说,现实生活里并没有电影中“拆弹专家”那般潇洒惬意,更多的是用平凡默默守卫着南京城。

本报记者 朱静 本报通讯员 南特宣

作者:朱静责任编辑:徐智明

周刊

作为联接南京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双主城”的重要纽带,五桥无论功能、技术还是意义,都堪称南京拥江发展的新地标。[详细]